严家祺北京『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是中国社会『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召开的,这是中国正在成长的一股不大不小的思潮,如果任其发展,当中国资本主义化与『马克思主义思潮』发生激烈冲突时,中国共产党将走向分裂。

二十多年来,由于实行市场经济,中国社会发生了重大变化。现在,贫富两极分化的程度,已经超过了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美国百分之五的人口,掌握百分之六十的财富,而中国百分之零点四的人口掌握百分之七十的财富。中国有近六百个贫困县,许多县的财政收入仅十亿人民币,而私人财产超过十亿美元的富豪,中国大陆内地就有近六百人。而美国超过十亿美元的富豪人数,还比中国少百分之十。从明清到国民党时期,中国已有资本主义的初步发展,在毛泽东时代,资本主义被完全铲除。物极必反,邓小平在文革後上台,开始发展资本主义,二十一世纪中国的现实是,真正进入了资本主义大发展的时期。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後,邓小平为了挽救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完全放弃共产党人早期建立『公有制平等社会』的乌托邦理想,在强化一党专政的同时,放手推行资本主义。但邓小平和他的继承者建立的『资本主义』,并不是今天欧美的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三个阶段

在世界范围内,资本主义萌芽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直到十八世纪六十年代工业革命兴起之前,手工工场一直是工业中生产组织的基本形式。从十八世纪六十年代工业革命以来,资本主义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❶ 十八世纪六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初的『老资本主义』。
❷ 二十世纪初以来,被『福利主义』丶股份制改造了的资本主义,马克思时代的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对立,转变成企业股东与企业经理人之间的矛盾。北欧的『福利资本主义』和美国受『凯恩斯主义』影响的自由资本主义,虽然有许多不同,但还是可以归为资本主义发展的一个『阶段』,这个『阶段』中,『中产阶级』壮大了,马克思主义就不能在这样的社会中起作用。
❸ 柏林墙倒塌以来的欧美的『金融资本主义』,资本全球流动的资本主义,金融市场的作用压倒了银行,全球流动性金融资产总额,现在接近全球各国GDP总和的四倍,金融的发展越来越『独立』于实体经济。
谁是动摇颠覆中共政权的重要力量

马克思主义和『老资本主义』

市场经济只有在承认和保障私人财产权的情况下才能有效地发挥作用,但市场经济和私有制的结合,一方面推动了经济增长,另一方面,造成了人们占有财富的不平等。一定程度的财富不平等,是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动力之一。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早期阶段,财富的不平等造成了严重的两极分化。正是资本主义的弊端,使一些人头脑中产生了消灭私有制,建立财产公有制社会的思想。

建立财产公有的社会理想,在马克思以前早就存在,马克思与那些『空想家』不同在於,一方面,给这些『空想』穿上经济学理论的外衣,另一方面,马克思要诉诸於行动,主张通过革命来实现社会经济制度的根本变革。

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说,马克思一生有两大发现,一是『唯物主义历史观 』;二是『剩馀价值学说』。从一八四八年发表《共产党宣言》以来的近十年中,他因谋生需要,每周为《纽约论坛报》写文章,介绍欧洲形势。一八五九年达尔文出版《物种起源》,马克思当时四十一岁,发表了《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当达尔文的影响传遍全世界时,马克思的名声和影响,只限于『共运分子』的一个小圈子中。伊赛·伯林谈到马克思此时的情况说:『马克思流亡在外,一贫如洗,在伦敦的一个惨淡角落里靠临时写些新闻报道来糊口。』当时他的《资本论》还远没有写出来。达尔文的成就对马克思是有激励作用的。马克思《资本论》出版後,恩格斯说,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生物界的现象是自然现象,存在不以人的意志转移的规律,达尔文发现了这样的规律。马克思是一个致力于推翻资本主义社会的人,加上他贫困的生活使他不可能有心思像达尔文研究生物界那样地研究人类世界。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是一种过分简化的历史观,他对历史大趋势的预测,与他本人的焦急盼望混合在一起,二十世纪的全部历史已经证明,马克思的『预测』并没有实现。

马克思『剩馀价值学说 』是建立在『劳动价值论』基础上的。所谓『劳动价值论 』,就是认为商品价值由劳动所创造。很多人以为『劳动价值论』是马克思的独创。事实上,在亚当·斯密前,威廉•配第丶约翰•洛克以及法国重农主义学者都提出过『劳动价值论 』的思想。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提到商品拥有『使用价值』及『交换价值』。他明确指出,假设不受市场状况影响,一般商品交换价值的多少取决於生产者投入的劳动量,两者成正比。在亚当·斯密後,李嘉图进一步完善了『劳动价值论 』。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 』,大多继承自李嘉图的理论。马克思增加了『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概念,提出商品价值量由生产这种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
马克思把劳动以外用於生产的原料丶机器丶工具等用『生产资料』概念加以概括,他的理论体系里,不存在『生产要素』概念。『生产要素』不仅包括劳动力,而且,还包括土地丶资本丶企业家丶技术和信息,马克思研究了商品市场,却没有研究『要素市场』,没有研究劳动力以外的『要素』在创造价值中的作用。马克思根据他的『剩馀价值理论 』,论证了资本主义通过掠夺『剩馀价值』剥削劳动者的不合理性,马克思因此得出结论,资本主义一定会走向灭亡,共产主义一定会在全世界实现。

马克思主义是继承了『空想社会主义』对『老资本主义』的揭露中发展起来的。如果说马克思有所『发现』的话,马克思在人类思想史上的发现,是摆脱以往的『空想社会主义』的传统,发现城市中的劳苦大众丶工人是颠覆资本主义制度的力量。当他在《共产党宣言》中宣布,工人应当组织成『无产阶级』来推翻资本主义制度时,工人和劳苦大众就不再视自己是『一无所有的人』,而认为自己将失去的是锁链,而赢得的是全世界。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丶无产阶级专政丶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一套说教,就成了动员穷人起来革命的『理论』。他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马克思倡导用暴力来摧毁现有的经济体制和国家机器,他是一位倡导『红色恐怖』的革命家。

二十世纪欧美资本主义的改良

马克思去世时,他的思想并没有多大影响。他去世的时候,《资本论》没有英文版。马克思主义的土壤是在一个没有法治的社会中越来越严重的两极分化,而股份制和中产阶级的发展壮大,社会福利的扩展,法治秩序的建立,使公司所有权分散在普通大众手里,资本主义这些变化,马克思所憧憬的资本主义崩溃和无产阶级革命,在欧美国家并没有出现,马克思主义在这些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失去了影响力和传播力。可以借用卢卡斯丶萨金特的『理性预期』理论来分析『社会制度变革的预期』,马克思没有想到的是,当他『预期』资本主义灭亡的时候,资本主义本身发生了重大变化。马克思在人类社会的『迷宫』中看到了一条通往『天堂』的出路丶并踏出一步时,『迷宫』本身发生变化。

在二十世纪的俄国丶中国等东方国家,尽管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十分有限,但整个社会的两极分化丶贫富对立十分严重,马克思主义传播到这些国家後,影响逐渐扩大,马克思主义成了贫苦阶级为改变现状丶暴力革命的思想武器。列宁把马克思主义『简化』为『打碎旧的国家机器』,而毛泽东把马克思主义『简化』为『打土豪,分田地』丶『造反有理』。在俄国丶中国这些有长期『帝制』传统的国家,马克思主义成了『穷人』丶劳工和农民起义丶改朝换代的旗帜,夺取政权後,旧的『帝制』传统从一家一姓的『家天下』变为一党专政的『党天下』。

改革开放使中国回到『解放前』

资本主义是在保障私人财产权基础上丶用市场来配置资源的社会经济制度,建立在这种社会经济制度上的国家政治制度,有专制主义丶极权主义和民主多种形式。资本主义是发展经济的必有之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造就的『资本主义』,特别是江胡时代的资本主义,是『老资本主义』丶『权贵资本主义』和『金融资本主义』中所有坏东西的『三结合』。中国的十个贪官污吏,往往比不上一个金融权贵。中国许多人说,改革开放使中国回到『解放前』,实际上,『权贵资本主义』丶『老资本主义』和金融掠夺的三结合,使中国的两极分化更严重,贪官污吏遍及全国,农民工和城乡贫民的生活状况,比所谓『解放前』还要差。这种状况,正是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产生和传播的土壤。中国全国遍地的丶此起彼伏的维权运动,是官方践踏法治丶『社会不公正』严重恶化的产物,有马克思主义作『后盾』,他们坚信自己行为的正义性和合理性,暴力镇压只能使维权运动更加强大。

今天中国的现实是,当马克思主义的影响在全世界走向衰亡时,马克思主义在『老资本主义』丶『权贵资本主义』和『金融掠夺』相结合的中国找到了生存的土壤。二十世纪的全部历史已经证明,马克思主义在揭露『老资本主义』弊端中起了重要作用,使欧美发达工业国家的资本主义得到了改善,苏联和中国毛泽东时代的历史也证明,马克思建设公有制社会的理想是实现不了的。一九八九年柏林墙的倒塌,为资本主义在全球的发展开辟了道路。然而,二十一世纪的资本主义,股份制的发展丶金融过度扩张和金融全球化带来了一系列新的问题,金融危机以多种形式产生。现在的趋势是,雇主支撑的社会福利体系正在瓦解,过去一百年减少不平等现象的主要办法——社会福利国家正在消退。现代资本主义仍然存在许多弊端,尤其需要从制定金融的全球规制来解决。这种情况,当欧美现代金融资本主义中金融欺诈丶金融掠夺还没有找到全球性的办法加以抑制时,中国要在金融体制逐步健全和加强法治的基础上丶循序渐进地开放资本市场,不能急急忙忙全面开放资本市场,否则将进一步加重背负在老大中国肩上的沉重负担。

全球化的大趋势

在解决『社会不公正』问题上,能不能通过提倡马克思主义来解决呢?这条道路,在中国就是毛泽东公有化的道路。现在,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发展,中国不可能回到改革开放前,不发展对外贸易,中国也没有任何力量能铲除改革开放以来的丶尽管很不完善的市场经济基础。毛泽东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是不可能实行的。就是限制民间私人工商企业的发展,也难于稍长时间实行。对今天中国来说,不利于市场经济和私人经济发展的措施,必将减缓中国经济的增长,甚至造成经济萎缩和大萧条。

那么,中国能不能在发展资本主义的条件下,仍然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官方意识形态』呢?胡锦涛『和谐社会』虽然不成『理论』,但没有法治的『和谐社会』有助于『权贵资本主义』的生存,有助于贪污腐败,有助于掩盖两极分化和阶级斗争。现在中国大规模的反腐败运动,把周永康丶令计划丶徐才厚丶薄熙来和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清除了出来,夺取了他们的权力。反腐败受到民众赞同,但也使中国官方的意识形态重新回到了过去,『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召开的。如果说,近几年的反腐败,是一场从上而下的丶在马克思主义旗帜下的政变或革命,实际上摧毁了近四分之一世纪以来江胡时代共产党的领导核心,那么,可以想见,

在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的今天,中国官方提倡马克思主义和推崇毛泽东,就是当权者自己挑起社会冲突,

马克思的『阶级斗争』丶毛泽东的『造反有理』就会死灰复燃,成为动摇丶颠覆中共政权的力量,这将最终导致共产党的分裂。当然,中国今天已不是毛泽东发动农民革命的时代,中国交通通讯联系的紧密,使中国也不可能产生军阀割据,不可能造成长期大乱。当社会剧烈动荡时,共产党的分裂,将把军方推上历史舞台。即使军队在大清洗後,高级将领没有什么『野心』,但在假借『马克思主义』旗帜的革命或『人民力量』的推动下,当军人介入政治後,政变和改朝换代仍将发生。

『非程序更迭』就是政变

毛泽东时期和以後,中国与最高权力更迭有关的重大事件,如『九·一三事件』丶逮捕『四人帮』丶华国锋丶胡耀邦丶赵紫阳下台,都是『非程序更迭』,实际上就是政变。面对社会动荡和以马克思主义或其他主义的革命,中国向何处去?中国的前途几乎没有选择,革命不能镇压,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镇压革命,只能为政变开辟道路。革命和政变可以避免,完善市场经济丶厉行法治丶推行宪政民主,这是一条康庄大道,这就是要在用宪法和法律保障私人财产权的基础上,用社会福利制度丶税收政策和其他政策,促进中产阶级的成长丶缓和两极分化,同时,使掌握国家权力各级官员的人,无法通过权力攫取财富。当然,还会产生贪官污吏,但厉行法治,实行民主就能减少贪官污吏的产生。走这条康庄大道,就可以避免革命丶避免政变。

(写于2015-10-28, Washington DC近郊)

来源:《前哨》月刊 2016年1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