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美国的多数华人,无论过去曾做过什么,光彩的或不光彩的,都可以有一个很好的的托词,那就是为了孩子能得到更好的教育,这个借口可以随时挂在嘴边,成为任何时候,你向别人解释你来美国的原因。且不说美国是不是真有你想要的那种最好的教育,单就这一个说法,就可以挡住了许多可以不必再说下去的这类的话了。可是扪心自问时,你真的能说你是为了孩子的教育而来吗?不知道,至少我就不敢这么说,为什么呀?因为孩子是到了美国来才有的,而在没有来美国之前,我这个人压根没有想到,如我这种人连自已的生活都是5、6年换一个地方的人,从来也没有想到过自己也会有一个小拖累,到了今天事事都要以这个小家伙为准,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学习,全都因为有了她而要做重新的安排。我就是这样,在有了我的女儿Yuriko之后,才开始真正地无比关心起关于在美国的孩子的教育问题了。

大家都知道,美国文化意识体系的稳固,与美国学校里的道德教育分不开。我说的是美国主流社会的学校教育,不是纽约坏学区里的学校教育。在没有生孩子时,我曾有机会采访社区的学区委员,向她了解的学校的情况,并且参与学区委员和华人家长的交谈,这让我对美国的小学教育大吃了一惊,他们不像国内的小学生,每天学习多少字背多少词,而是在学一种学习的方法,用我一个朋友的话说,小学主要是玩,开放个性,能学多少背多少,并不是特别重要的。天啊!小学可是打基础的时期呀!小学不背,以后也别想再背了。如国内小学那样,延用幼儿园的做法,在学校课堂上两只小手背在后面的端坐的小学生,在美国根本就看不到。所以我朋友的女儿9岁时从国内上海的一所普通小学转学过来,本来功课平平的她,到了美国一下子一跃成了班上的第一名,为什么?因为她会得太多了,她的中文水平是6岁背唐诗7岁写毛笔字8岁写家信9岁写作文的水平,英文呢?因为爹妈早她一步来了美国,所以4岁时,她就上了上海的一所学双语的幼儿园,基本生活用语和单词不比在美国出生的小朋友学得少,当然才到美国时,小家伙同样也经历了要过国内学习英文的结果,就是不怎么敢开口讲的语言关,毕竟是小孩子,学什么都快,这之后,她一跃成为班上的前几名,尤其是她的算术,到了老师要说她是天才的地步,为什么?因为5岁时,她在上海学了那会儿很流行现在也是家长们的很喜欢的“心珠算”,她算什么都快也都不会出错,四位数的加减乘除都难不倒她,天啊,美国孩子那时连小九九还背不清哩!而她已经敢让别人用计算器她不动声色地心算,比那个用计算器的人还要快!我见到了那个小孩子,她是趴着写作,握笔的方法也不对,我问朋友,为什么不管管她女儿,纠正一下她的写字的姿式,她说纠什么呀,人家老师让自由发展,怎么舒服就怎么写,我觉得不可能吧,怎么会这样呀!她说,是真的呀!虽然这一点让我不太满意,当我听了这样的真人真事,我还是有一种下定了的决心,那就是将来我有孩子了,要让孩子去国内读小学打基础。

但是当我真的有了小孩之后,我又改变了主意,为什么呢?事实上,对于美国学校的教育理论和实践,老美自己也一天到晚喊叫教育危机。但我不能否认的一个事实,那就是美国学校的道德观念培养,如对生命价值的肯定,对正直诚实品格的歌颂,对独立人格的尊重等等,是非常优秀的。

有一次我去谢桠球埸去看棒球赛,球赛开始之前,都要唱国歌,一个歌手站在球埸中央带领大家一起唱,我旁边是一家人爸爸、妈妈和两人孩子,与他们交谈我知道,他们一个是5岁,一个是7岁,当音乐响起,歌手唱起时,两个孩子也学着大人的样子,面对美国国旗,右手按心,高唱美国国歌。5岁的那个男孩子可能还不会唱美国国歌,但也都学着样子,把小手按在左胸口。我身边站立的所有美国人,也都摘下头上的帽子,从球埸的四面八方面向美国国旗,立正站好,右手按胸,注视国旗,神情庄严,跟着音乐和歌手的领唱一起,大声地唱美国国歌。

我目视着美国国旗,唱美国国歌,心里充满无限地感动。美国人民热爱自己的祖国,完全自觉自愿,出于内心。美国政府从来不刻意做爱国宣传导向,如我们的那种爱国主义教育,更不会使用行政强制手段,在任何场合,任何人也都可以拒绝向美国国旗敬礼。美国法律甚至规定,当众烧毁美国国旗是一种自由言论的表达,不算犯法。就是你想把美国国旗做成装扮自己的服饰,如围巾、帽子、衣服、裤衩等,也没人管你。不过,美国人民对美国的热爱,至少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国家人民对自己祖国的热爱。比如在这个棒球比赛之前的国歌仪式上,大人们可能自觉地做,这不难理解,但一个才几岁的小孩也能够庄严地这么做,就不简单了;如果小孩子不起立,不敬礼,不唱歌,谁也注意不到,也不会说什么。可所有美国家长,都自觉自愿对祖国表达热爱和尊敬,这让那些年幼的子女们看在眼里,亲切自然,形传身教,潜移默化,远比那时如我在学校读书时每周上两节政治课,空讲一堆让小学生也倒懂不懂的假话,有效得多。我记得那时如果有关于政治上的文章,我都写不好,要爸爸帮忙,而爸爸帮我写的稿子,有时我连意思是什么都搞不清楚,那也不管,最后反正是交上了作业,完成了任务。

美国的爱国教育让我体会最深的是在9.11之后,那时一系列地采访,深深地教育了我自已。记得那天是去华埠的一所小学采访,那时才是10月初的一天,人们几乎还没有从9.11的震惊和伤疼中清醒过来,尤其是有的小朋友在当天曾看见了那最惨烈的一幕,就是飞机撞到了大厦,但是你再问小朋友,将来长大了要做什么,他们几乎全都说要去当消防员,只有一个小朋友说要当医生,说是可以救护消防员,这时我想起中东国家那些也是8、9岁的小孩子,那样仇恨的眼神,也想到如果9.11这事发生在中国,肯定会有小朋友说长大了要去报仇雪恨之类的话,就是在我小时候,所经历的战争就是自卫反击战,因为那时有一个住在同街的邻居大哥哥牺牲了,我也在作文里说过同样的话,长大了一定要为他报仇之类的话。为什么在遭受这样大的灾难的美国却没有这样的孩子呢?

美国人开车,除了醉汉,没有人随便抢道行驶,几乎听不到喇叭声,美国的高速公路非常发达,车速都很快,除了电影中演出的那些惊险镜头,在平时你根本看不到美国人压线行车,更不会过线逆行。凡有停车牌的路口,有没有车,美国人都会遵守路规,停下来一下,看过左右街道后才重新起步。这也是最重要的,有不少人在考试驾照时,就是在这上犯规了。在没有红绿灯或者停车牌的路口,四面车辆一定都会停止,按照先来后到和右手车先行的路规,依次过路口。极少有人不守规矩,乱闯抢先。这样的一些规则也让国内来的一些有十几年驾驶经验的老司机,到了美国反尔连驾照都考不出来,一般要通过好几次才能考试通过。我回到国内一是不敢开车,二是乘车也是怕怕的,为什么呢?因为我知道晚上九点以后,差不多那些吃饱喝足的全在路上了,就是那些喝高了的人也都夸口说自己有多能,喝了那么多,还是把车由哪哪哪开到哪哪哪了,我坐朋友的车,上了车就习惯性地系安全带带,朋友就笑说,你可真守规矩呀!我真是无言以对。因为我也听出那言外之意尽在我这无言之中了。

而在美国孩子从一出生就天天在车里度过许多时光,对于大人这样开车习以为常,守规矩便自然成为他们的潜意识了。美国有个规定,如果是孩子要乘车,一定要有个坐椅是用安全带梆在车坐椅上的,不然警察也会罚你的;而孩子在乘车时看着大人们的一举一动,你的遵守路规,不闯红灯,不闯停车牌,对孩子是一个最好的教育。尽管在美国也有许多还不太懂事的高中生,他们最爱胡闹,开快车也不看路,但是在小区的路口,他们也不会闯停车牌,而且,我常常推着小车带着孩子去散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会示意一个带孩子的你先行的。

美国人总是把谢字和请字挂在嘴边,不论在哪,认不认识的人,如果要问个什么,总必先说对不起,问和答的人都很有耐心,总是先听完别人说再开口,他们从不抢话,有次我们去一个小镇上问路,那个人很热心地听完了我们的话,想了一下说,他也不知道,但是他可以帮我们去问问路边小商店里的人,他为此去了路边小商店,我们只好坐在车里等他,一会儿他出来了,告诉我们怎么怎么走,然后,他向我们报歉说,他因为才搬来一周,对这一带还不太熟,如果下次我们再来,他就很熟悉这里的情况了。这下子是我们心存感激并对他一下子肃然起敬了。美国人就是这样,从来不争抢讲话,会耐心等别人讲完才说,这些礼貌都表示对他人的尊重。对于别人的言论行为,美国人批评得少,肯定得多。你的口语不好,可是如果你与一个美国人交谈,也总是听到他在说你good,good,他们是真心的,在他们看来,一个外国人能到这样一个新国家来生活,而且做得不错,他们认为是很了不起的事。在美国你通常会受到很多过去不曾想到过的鼓励,无论你做得如何,当受到那么多的激励,你也会更努力了吧,之后也真的会做好所有的事。我想,这也是美国人的不同,对人总持一种肯定态度。

我认识一个朋友的女儿,才在中国人开的康华幼儿园学习了半年,我问她,她的中文讲得好还是英文讲得好?她才不到5岁,竟对我说,她相信自己的中文和英文都很好,她小小样子的自信让我吃惊,我问她,为什么呢?她说因为她见老中就说中文,见老美就说英文,她还说自己会西班牙语,不过这次她谦虚了一下,说只会说吃的东西。母亲节时,我所在的电台搞了一个中文演讲比赛,由5岁到12岁的小朋友参加,让人吃惊的是,许多黑皮肤的、白皮肤的小朋友,中文的标准和流利程度,不比国内同样大小年纪的小朋友差,而且他们的演讲比较自然放松。本来我对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孩子学习中文一直十分担心,看着那些三、四岁就和父母一起来美的,如今也大都十五岁左右的小家伙,当老中们一起聚会时,只是闷头吃,一声也不吭时,我就很难过。而这儿的家长对小家伙们学习中文也是伤透了脑筋,只好每周送他们去中文学校学习,再许诺暑假时送他们去中国玩。过去在中国时,学习英文是一股风潮,在美国的今天,学习中文也是同样,只是不那么盛行吧。人们都知道上,从小说的话叫母语,象我们老大不小地来到美国,我们的的母语当然是中文,虽然说还是有上海话呀、广东话呀、福建话呀、东北话呀等等的各地方言之分,有时候就是老中们在一起时,嘴里冒出来的也不一定都能听懂,但还是一个汉语圈里的。可是对于像我女儿这样的,生在美国长在美国的ABC(指在美国出生的中国人)来说,他们的母语毫无疑问是英文,中文对他们来说是祖语。许多ABC都要问大人,为什么一定要学中文呢?我想,这一点与家长的态度也是很有关系的,家长那个样子,尽量不与老中打交道,在家都讲英文,周围的朋友也都是老美,自己以为进入了所谓主流社会了,你让孩子讲什么?以前我不太注意这方面的事,但常能听到,我的儿子或女儿可能耐了,在家一句中文都不讲,那时听到说这种话的人的口气,常常是很得意的,如果这种情况,搁在九岁之前与大人们一起来美的小家伙那,在才来时,这一点当然是了不起的,可是原本明明是在二岁月时已经一口中文朗朗上口了,怎么那么快就一点也记不得中文了呢?还是明明是记得的,可就是不说?要保持那么一点所谓的自豪感。好像最近不太见到这一类人了,也许是我在生了孩子之后,变得很关注这方面的事,也许是物以类居,我现在也交往不到这种人了吧。我自己是播音员,也盼望我的女儿能讲一口标准的中文,在怀孕时,我没有少念那些好听的童话,还把耳机放在肚子上,每天最少也要念5分钟,不知道这样煞费苦心的胎教有没有用,但至少有一点现在已经可以看到了,我女儿说话比较早,6个月开始喊爸爸、妈妈了,我虽然仍然不知道,如今才16个月的我的女儿将来会怎么样,但至少讲英文我是不用担心的,而要她讲中文就要好好化一番功夫了。

侨报的记者李杭告诉我,教中文更多的是要靠妈妈自己教。她的女儿如今8岁了,也能讲很好的中文,在学校里常上台去代表小朋友发言哩!按李杭告诉我的,可以说教小孩子学中文是一件大事,要很小就开始行动,也就是说,当小孩子会说话时,就要开始“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了,我一听就吓着了,这意味着大人们确实要为孩子放弃许多许多,一份播种,一份收获,而要做到这一点,可能要一个全职妈妈才行呀!我真的有了一种任重而道远的感觉。虽然,对于我女儿再长大一些的生活,我真的还没有完全想好要如何安排,但至少有一点,我已经知道了,那就是我女儿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对于心灵方面的锻炼是很强的,对于这样的个性,我当然是喜欢的。所以也就自那以后,我不想要送孩子回中国去上小学的事了。

现在中国的教育工作者和民众们也常讨论素质教育,可是我相信,一个小孩子要怎么表现得有素质是要看环境的,当我女儿才会说bye-bye时,那可真是要见人说,就是从这个房间到那个房间去,也不会忘了与还在那屋里的人挥手bye-bye一下,不管认识不认识的人,只要见到了,她就要全套表演一次bye-bye;在外面玩时遇到一些小朋友,当我要带她回家时,她就兜着圈子去和每一个她见到的大人小孩子bye-bye,一个也不会漏下,有一次在医院检查身体,她竟然要冲到洗手间去和一个黑人小朋友说她的bye-bye,为什么呢?就因为她要回家了,可是那个与她一起看病的黑人小男孩还不知道吧,她一定要这么做,我们赶时间来不及了,说了那几,她嘟着小嘴那个委曲的样子好可爱,她和谁学的呢?反正这一点我是没有教她,我想最可能的是和小朋友互相学来的,为什么呢?因为别人也这样对她呀!美国本来就是个移民国家,除了英联邦来的,大家都有祖语。即便是英国殖民地来的,象印度、巴基斯坦也有他们的民族语言。教育好下一代、说好父母一辈的母语,对各类移民来说都是个难题。不仅如此,在这样的环境中,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始,我希望我女儿长大了能知道对人要有礼貌,学会尊重别人的尊严,懂得怎样开车才是正确的,守着我这个播音员妈妈,能将中文说得字正腔圆,认字嘛,不敢太多要求,能看言情小说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要在各个方面表现得有素质。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