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在自由市场中,价格信号正确反映了供求关系和消费者的偏好,是企业家对消费者欲望判断的重要依据,可以引导企业家正确的投资。企业家精神只有在自由的市场机制中才能孕育并得以有效发挥。

经济的发展到底源于什么?数理经济学家常常构建经济增长的函数,强调经济的发展源于资本、劳动等要素的积累。从这种观点出发,人类的进步就可以机械地通过资本的积累、人口的增长来获得,然而,如果资本未投资到边际生产力递增的阶段,更一步说,资本未投资到满足消费者最迫切之欲望的手段上,资本的投资便是一种浪费而无任何进步;如果人口的增长未能实现充分地就业,抑或,人力资源未能实现合理有效地配置和自由之发展,经济的发展便不能源于人口的增长。经济学家凯恩斯强调,收入的增加来源于有效需求的增加和边际消费倾向的提高,他因此提出稳定经济的对策,即扩张性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然而,靠不计后果的投资和盲目的信用扩张,能带来经济的持续发展吗?答案是否定的,这些行为的结果是短暂的虚假繁荣和经济泡沫的累积。人之本性决定了在安逸稳定的环境很难思图进取的,信贷的宽松、货币的超发以及政府的大规模投资,导致了产品与服务价格的上涨,使企业拥有了高额的利润,抹杀了企业家创新的动机,并扭曲了市场中的价格信号,从而他们依靠套利、简单地生产以及不善的经营,就可以赚取利润并维系企业的发展。可悲的是,这一过程是不可持续的,当市场无法消化过多地并不需求的产品,生产错误所造成产能过剩在所难免,错误的投资被证实,一场经济萧条随之而来。

长久以来,人们对经济发展一直存在误区,经济发展并不是在原有经济均衡的无限循环,或者在原有循环过程中增加要素的积累——经济的发展本质在于创新。经济学家熊彼特指出,创新是企业家基于消费者的欲望而创造的新产品,或者基于提升合作效率而创造新的企业组织或管理方式,这将打破原有的经济均衡,进而走向新的经济均衡。经济的发展过程是价值不断创造的过程。人类的首先进步是源于对自身体力和简单自然资源的使用,随着技术的改进,生产力水平提高,人类利用自身和资源的程度不断加深,人类创造价值的能力不断提升,从而,物质丰裕而经济发展。衡量经济是否发展的根本标准在于生产力是否提升,而促进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源自人类追求更美好生活的努力,源自人的内心基本欲望。众所周知,亚当.斯密在《国富论》论及分工深化对提高生产力的重要作用,而促进分工深化则有赖于市场交易规模的扩大和深化。因此,提高生产力的手段就是通过市场交易的扩大和深化来满足人的内心欲望。

由此看来,促进经济发展的手段就是通过扩大和深化市场交易来满足人的欲望而实现的,经济发展应该以人的欲望满足为归宿,而欲望得到满足的人又是经济发展的动力。促进市场交易必须依托自由市场的价格机制和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体现在企业家在追求利润过程中所带来的利于社会的行动中,主要通过企业家的功能实现。企业家的重要功能在于:(1)对深藏于或未被有效满足的消费者欲望做出明智而准确判断;(2)通过筹集资本创造高效率的合作平台;(3)通过对员工有效地管理而实现组织的目标。企业家通过创建企业这一产业组织,降低了人们合作的成本,促进了人们之间的分工合作,这些合作是技术进步或效率提高的基础。企业家不仅是市场产品或服务供给者,而是市场交易的搭建者,企业家在供给产品或服务时已经深刻判断了消费者的需求。企业家的成功的前提在于他对消费者未来欲望的判断,而他是否能将自己的判断付诸现实,则取决于他的意志和组织能力。在自由市场中,价格信号正确反映了供求关系和消费者的偏好,是企业家对消费者欲望判断的重要依据,可以引导企业家正确的投资。在自由市场环境中,不会出现整体企业家判断失误的情况,只有在干预扭曲的市场价格信号,才会出现大批企业家判断失误的现象,从而导致产品滞销,经济萧条。因此,企业家精神只有在自由的市场机制中才能孕育并得以有效发挥。

建立自由的市场机制,必须建立法治的社会。建设法治社会是自由市场的保障,是企业家涌现的必要环境。法治社会的重要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1)企业家的产权可以得到有效的保护。利润是企业家最重要的追求和激励因素,如果政府的征税权力不受限制,企业家的利润必然遭到侵害。在法治的条件下,可以有效界定政府的权力,政府的征税的权力禁锢在法律的边界内,企业家的产权可以得到有效保护。(2)企业家的预期建立在市场变化基础上。法治社会可以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消除政府寻租空间,使企业家的预期不因政府的过多审批而改变。(3)契约得以有效地执行。法治社会的建立,减少了企业交往之间的交易成本,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对方有意违约而带来的风险损失。因此,促进经济发展,充分发挥企业家精神,必须建立法治社会。

建立自由的市场机制,必须树立以人为本的发展观。经济发展不是目的,只是人追求幸福的手段,通过经济的发展而生产力提高,人们创造价值的能力不断提升,人的生存、发展和享受的欲望得到满足。人的生存欲望容易得到满足,而人的发展和享受欲望则是无穷无尽的,几年前,我们通过QQ、短信联系着亲人和朋友并乐此不疲,然而,今日我们体会到微信和智能手机的移动互联网之便捷后,一旦失去变痛不欲生。人的欲望的满足,是人发展的基础,而人的发展又为经济发展提供了人才的保障。没有卓越的企业家和追求美好生活努力工作的人们,经济便不能发展,反之,即使一时的经济发展,而没有健全人格不断努力的人,经济发展也是昙花一现,不可持续。因此,通过教育培养健全人格的人,实现人的全面发展,激励人们努力追求更美好生活,经济自然发展。

建立自由的市场机制,必须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经济发展指标本是人们从事经济活动综合的结果,它是过去的历史中各种复杂因素而自然演化的,政府不必费心竭力追求某一指标的实现而实施各种产业政策。市场充满不确定性乃是市场之本质,经济时而萧条时而繁荣乃是经济之固有特征,然而,政府不能忍受经济萧条而制定各种产业政策,事实证明,产业政策只会扭曲资源的合理配置,创造不利于企业家产生的安逸环境,误导了企业家,造成了其判断失误进而生产错误,终致产能过剩。如果依靠政府政策才能获得发展的企业,不会产生真正的企业家,没有企业家的企业终究难以获得长久发展。依托单一的“需求侧”刺激来促进经济发展,必然带来产能过剩,企业家在投资时必须明确项目的预期回报,在供给时必须深刻判断消费者需求,消费者在消费时必须依据自己的收入预期,经济活动持续良性的循环本就是供给和需求有效地衔接,而消费和收入能够恰当地匹配。因此,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政府的立场应该是中立的,实施更多的减税,给予企业更多自由建立、发展和破产的权利,不必推动“需求侧”的刺激,不必推动“互联网+”政策,企业家必然会依据对未来发展最有利原则而做出抉择。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