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7日

转呈
美国国务院
美国国会 人权委员会
联合国 人权委员会

我们,作为1989年民主运动在广州地区的组织者和参与者,写信给你们,恳切希望你们关切一起严重的人权迫害案。

于世文先生,作为广州民主运动的组织者之一,曾经在1989年入狱,遭中国当局关押一年半。2013和2014年,于世文先后两次在中国内地带头举办民间活动,公祭六四(天安门事件)死难者,缅怀支持民主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和胡耀邦,呼吁中国政府正视和妥善解决历史问题,抚恤死难者家属,实现国家和解,抚平民族创伤。这两次公祭活动,有十几人或数十人参加,参加者基于善心和善意,过程和平、宁静而有序。

然而,不久,于世文等10人,民间称之为“郑州十君子”,却遭到中国当局抓捕,罪名是“寻衅滋事”或“扰乱社会秩序”。在国内外舆论的压力下,中国当局先后释放了其中的陈卫等9人。但于世文却一直被关押至今。从2014年5月27日算起,于先生已经被关押超过20个月,属于严重超期的违法关押。

可以对照的案例,是与于世文几乎同期被捕的两名北京活动人士,资深记者高瑜和维权律师浦志强。或因高女士和浦先生身处中国首都北京,受到更多的国际关注,中国当局先后作出对高女士和浦先生的处理结果:高瑜被判刑7年,随后改为5年,并因病监外执行(2015年11月)。浦志强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已经回到家中(2015年12月)。

对照案情和“罪名”,高瑜有“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浦志强有“寻衅滋事”、“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煽动分裂国家罪”和“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罪”等。相比之下,于世文案则单纯得多,除了公祭天安门死难者,没有任何其他可供当局利用和强加的“罪名”。据了解,这也恰恰是中国当局伤脑筋的地方。如果开庭审判于世文,等于炒作天安门事件这一敏感话题,当局不情愿。如果放过于世文,当局又不甘心,担心会有其他更多人仿效于的举动。

同期入狱的高瑜和浦志强已经获释,但于世文却遭到无限期关押。中国当局之所以这么做,最大的原因是,于世文拒绝认错、拒绝认罪、拒绝与当局配合。关押期间,于先生在监狱中写文章明志,坚持民主信念,并写文章纪念胡耀邦,坚信民主化的到来。于先生曾在狱中声明,如果开庭,他将保持缄默,以示对法庭的蔑视。于的律师表示,如果开庭,于世文将为中国人民辩护,谴责中国政府在1989年的血腥镇压。

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最近声称,他当公安部长五年、当政法委书记三年,“从来没有批示干预过任何一个个案。”但知情者指出,此话不实,因为,就以于世文为首的“郑州十君子”公祭六四死难者案件,孟建柱曾亲自批示:“固定证据,依法处理。”只是,这“依法”二字并没有兑现。针对于世文家属和律师的质问,河南当局暗示:于案的所有卷宗都在北京,河南方面做不了主。

中国当局故意不开庭、不结案,无限期关押于世文。他们算计的是,相比于高瑜和浦志强,于世文知名度没那么高、国际舆论关注不够,因而中国当局可以无所顾忌、恣意妄为,以无限期关押的手段,报复性惩罚于世文。

我们必须指出,这种无限期关押手段,即便按照现行中国法律,也是非法的。是对人权的严重践踏,是对于世文的严重迫害。

于世文先生患有先天性脑血管疾病、曾一度在遭关押的郑州市第三看守所中风昏迷。家属每次接见,都带药给他。于世文的病情,完全符合包外就医的条件,但上面就是压着不办。中国当局的无限期关押,也严重地威胁到于世文先生的健康和生命。我们担心,中国当局随时可能制造出另一起狱中“被死亡”奇闻。于世文是否会成为下一个这样的受害者,这种危险性很高。

2016年度的中国新年即将来临,按照中国传统,这是一个阖家团圆的节日,基于人道主义和人权信念,我们恳切呼吁美国国务院、美国国会人权委员会、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关注于世文案件,与中国当局展开必要的交涉,促使于世文先生无条件获释,早日与家人团聚。

谨致
诚恳的谢意!
原广州八九民运组织者
陈破空、刘俊国、余厚强

来源:参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