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假如向教育体系开刀,大幅降低教育补贴,放开市场办学,教育就会更加高效、公平。所以,湖北人民与其打条幅喊口号争名额,不如呼吁教育市场化吧。
  
你有几个孩子,应该给哪个孩子上学的机会?答案似乎很简单:当然让所有孩子上学!现在的城里人已经很难想象,过去农村穷人家常常会面对一个艰难的抉择:让哪个孩子上学?家里只有能力供养一个孩子上学,选谁都对另外的子女不公平。

曾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陶铸,小时候家里很穷,但是陶铸的母亲坚决要送她的一个儿子上学。由于陶铸脾气很倔,所以她选择了大儿子陶自强去上学,留下了陶铸在家辛苦打柴背树,供哥哥上学。这个选择公平吗?对穷人来说,只有无奈吧。

最近教育部调整各省招生名额,湖北、江苏各被调出数万个招生名额分配给中西部省份,两省群众意见很大。北京作为录取率最高的省市,却没有调出名额,这更让人们不满。教育部称保证两省录取率不下降,里面应该有计划生育造成生源减少的因素。但其他省份生源也在减少,为何要对湖北、江苏这样做?

但是两省人民要想一想:天下最爱子女的是父母,连父母都不能在子女间做到公平,你指望官员能在教育上做到公平?湖北人、江苏人有意见,广东人也有意见呢。广东是纳税大省,但率取率却不高,亏不亏?

不要说中国,就是美国,也同样不能做到教育公平。

1961年,肯尼迪总统签署的总统第10925号行政命令,要求政府合同承包商采取肯定性行动,为少数族裔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不得有种族、信仰、肤色、祖籍的歧视,这被称为“肯定性行动”。

1964年,联邦国会通过了民权法案,其中的第六条禁止任何接受联邦拨款的计划和活动存在种族歧视行径。

当时的美国,各种对少数族裔的照顾非常流行。1968年,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医学院成立,其招收的首批学员全部都是白人,教职员工对此深感担忧,学校因此开展了一个特殊的招生计划“来弥补遭受社会不公正歧视的受害者”。这一计划下虽然名义上对白人开放,但实际上没有录取过一个白人。

1972年,一个成绩很优秀的白人艾伦·P·巴基,一位工程师及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军官,向戴维斯分校医学院提出入学申请,被拒绝。他惊讶地发现,在医学院当年100名的录取名额中,有16个特别名额专门分配给了黑人等少数民族学生。在被录取的16名少数民族学生中,绝大多数人的GPA和MCAT成绩远远不如自己。

巴基申请两次被拒,就把学校告到法院,认为学校的做法是对他的逆向种族歧视,违反了1964年的民权法案。加州法院判学校败诉,学校又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这个案子引起争议无数。最高法院的法官们也是意见不一。有人认为,照顾少数族裔是对他们以前所受不公的补偿;但也有人认为,这无异于公开贬低少数族裔,认为他们不能参与公平竞争;还有人认为,根本就搞不清楚受到照顾的人,究竟是不是过去的受害者的后代……

这个问题放在中国,争议一点也不会少。比如北京考分低、录取率高,北京人自己认为是因为综合素质强,外省人却认为这是北京人不敢参与公平竞争。又比如对一些地区和族裔的照顾,其实不少照顾到了有钱的高考移民头上。

巴基案中,最高法院最后的判决比较鸡贼。一方面,法院裁决政府有强制性的义务来保障课堂上的多样性,所以肯定性行动政策通常是合宪的,并且也不会违反1964年民权法案;另一方面,法院又说学校为少数族裔强制分配16个名额的政策在多数大法官看来都有些过份,因此法院裁决该校应该接受巴基。

其实,很多中国人幻想美国最高法院发挥“保护宪法”、“维护公平”的职能,那是因为他们低估了最高法院的鸡贼。

错误的是那种期待政府官员或法官公平裁决公有资源正义的情结。不管是中国官员还是美国官员,只要是裁决公有资源,就不可能有符合各方期望的公平。他们不可能比父母更爱你。父母都做不到的事,难道把资源集中起来,由你根本就不认识的官员、议员来决定教育资源的配置,反倒能给你公平?

换个角度,如果学校是私立的、不曾接受政府补贴,那么它们愿意录取谁,就跟公平没关系了。它们只认成绩不认族裔、地区也好,考虑文化多样性照顾少数族裔、特殊地区也好,都是公平的。北京学生真的综合素质高吗?让私立学校自己来选择吧。即便有私立学校愿意只录取北京学生,别人也无话可说。但是在公办教育下,说北京录取率高是因为北京学生综合素质高,根本就没有说服力。

那么,中国应该推进教育市场化吗?好多人会冲口而出:“教育怎么能市场化?教育公平对社会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市场化做不到教育公平。”他们直觉地幻想公立教育会给他们带来教育公平,“只要改善体制、杜绝贪官,公平一定会有的”。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想过,无论怎么改善体制,官员都不可能比父母更公平。

减少公立教育对资源的浪费,有利于经济发展,而让市场提供多种多样的教育,教育资源会越来越丰富,如此方可大幅提高入学比例。效率和公平并不矛盾。在陶铸的时代,从小学就开始选择谁能入学,而到了今天,这一选择推迟到了大学,这就是效率大幅降低了不公平。这一教育效率的提升是因为经济的增长,是一种发展红利,教育体系本身其实还是非常低效且不公平的。假如向教育体系开刀,大幅降低教育补贴,放开市场办学,教育就会更加高效、公平。所以,湖北人民与其打条幅喊口号争名额,不如呼吁教育市场化吧。

来源:人文经济学会-微信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