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类进入理性时代后,大国间的大规模战争和冲突不大容易在精心预防的地方发生。因为冲突带来的两败俱伤以及利益相关的他方压力,使得冲突双方会尽力采取措施控制冲突发生的烈度。那些带来惨烈后果的冲突更容易在那些初看不是最重要的话题和地区发生,中国在南海与美国发生的碰撞就是这类问题。

南海冲突三个危险热点

南海冲突主要是中国声称的主权领土范围与南海其他周边国家以及国际社会认定的中国主权范围之间的冲突。虽然卷入南海冲突中有中国、台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但在南海的诸多冲突中,有三个危险热点可能导致军事冲突:

一是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主权归属的冲突。相距菲律宾很近的海地发现了丰富的资源,在未来几年内,菲律宾会与世界各国签署天然气勘探和开发协议。现在,中国的船只越来越多地干扰和挑衅这些公司的作业及合同的执行。中国和菲律宾都已经表明强硬不妥协的立场,根据美国与菲律宾之间的协议,如果中国与菲律宾发生冲突,美国会站在菲律宾一侧干预。

二是中国和越南开发南海资源中的主权管辖领土的冲突。中越两国都试图在有争议的海洋区域勘探资源,中国已经展示军事或准军事的干扰的意图,虽然越南没有表示要军事对抗,但没有停止勘探活动,而是扩大勘探作业范围。越南已经表示要让美国军事力量进入越南,这显然是要针对中国采取军事对抗。

三是中国在南海二百海浬经济区内宣称国防管制并建构军事设施与美国强调自由进出南海区域的权利。在这三个冲突中,以中国在二百海浬经济区范围内行使国防权与美国要求南海充分自由航行的权利的冲突最为危险。目前,中国在南海建构准备打仗的军事设施,而美国频频派遣军事力量进出中国宣称的国防范围。据报道,已经有几次差点发生军事冲突,这些几乎擦枪走火的军事碰撞虽然会被控制暂时不会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但已经导致双方逐步形成战略判断,即中美之间最终必须通过一战解决问题并开始准备这场战争。

中国没参加战后主权国边界缔约

从表面看,南海问题是崛起的中国对领土采取强硬姿态引发,但实际上,南海冲突问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遗留的问题。尽管南海各方都声称对南海拥有主权并举出合理的依据,但各方都没有足够的理由否决其他方面的理由。在现代国际社会中,主权领土管辖范围与主权国家间的边界是通过国际条约确认的。

第二次大战结束后,世界各地都通过国际条约重新界定国界。通过这些协议,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的主要交战国也是世界大国间基本没有领土管辖的冲突。战后国际冲突主要发生在新独立的国家间,这些国家在战后缔约时因为不是独立主权国家,因此没有参与国际缔约。当这些国家独立时,原有的宗主国不愿对独立后的国家进行干预,因此在撤出殖民地国家时没有对新兴国家的国界作出令各方满意的安排。在冷战时期,这些冲突还被超级大国控制着,当前苏联帝国轰然倒塌后,这些国家立即围绕着国界陷入恶性冲突中。

南海问题有些特殊,这里冲突的各方不全然是新兴独立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南海周边地区基本上都被帝国主义列强瓜分完毕,只有两个国家还勉强维持独立:日本和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基本上肃清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占领。日本战败,中国又成了南海地区唯一的独立国家,老牌的帝国主义国家半是因为国力衰落力不能逮,半是出于国际正义观念的进步,放弃和撤出南海地区。战争结束前,这些大国承认战后中国对南海提出的领土要求并认可中华民国在战争刚结束时接管南海的象征性行动,这就是中国今天声称对南海领土要求的理由。然而,由于国共内战、政权易手和中共自外于战后国际体系,中国没有参加战后缔约,将战争刚结束时其他世界大国承认的中国南海领土利益通过国际条约正式确认。

战后南海周边国家获得独立。他们认为,战争结束前大国间对中国南海领土要求的承认是帝国主义的地缘政治遗产,在他们缺席的情况下确认领土边界的结果极不公正,从国际法角度看也极不合理。他们提出,应当依照现代国际法,由南海周边国家通过谈判缔结条约,确认领土边界。他们的要求得到世界多数国家的同情,放弃自己的殖民地的西方国家在此没有双重标准。

习近平的盲点和外交困境

如果南海争端中,中国完全没有理由,今天世界多数国家特别是美国就不会在领土冲突中采取暧昧立场。南海冲突升温也不全然是中国的问题,因为采取行动破坏现状的也不都是中国。然而,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应承担责任,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国力崛起迅速,不仅具有经济资源,而且很快就有军事实力按照自己的意愿解决南海冲突,除非美国军事介入并愿意付出与中国交恶的代价阻止中国。而美国至少在确保南海航行自由、不承认中国南海二百海浬以内的国防权方面划出不惜开战的底线。因此,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应当谨慎使用力量,应当在理解当代国家政治原则和解决冲突的常规的基础上行事。

中国首先应当理解战后国界政治趋势是,在新兴独立国家间按照国际法重新划分国界,并通过缔结双边条约方式确认。切忌在有国际冲突的时候,相信拳头大就是真理,滥用暴力方式解决与其他国家的冲突。

由于中共专制统治需要,中国的国际问题专家缺乏必要的系统知识理解国际政治规范,也许他们在专业上也知道国际法和国际政治的知识,但他们没有机制将其用于指导政府外交行为;相反,他们只能以这些知识服务于独裁领袖的指令,因此给中国之外的专家强词夺理诡辩的印象。在独裁专制体制中,中国问题就是独裁者的问题。目前,是习近平的知识盲点造成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外交困境。

就是因为中国是一个独裁政权,现在世界上多数国家以及所有中国以外的南海地区冲突的利益相关者都不相信中国。因为这个政权在处理内政上的残忍霸道,使得世界对其在外交领域中的一些辞令和姿态都做出令人不安的解读。中国的强词夺理和声色俱厉本想保全面子或避免冲突,反而招致更大的怀疑和不信任。

因此,只有中国结束共产党的独裁体制,让国家决策通过一个开放自由的讨论,然后由专业人士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才能为中国找到一个既维护国家利益,也兼顾国家形象的途径解决南海问题。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