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6/25

6月 20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夏天气,受到藏人组织的邀请,我到日内瓦来参加本年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第32届关于人权问题的一个侧会(Side event)。本届的定期会议是于6月13日至7月1日之间举行。由于全球局部战争不断,有关人权事务的议题相当繁多,要安排日程和会议场地是很不容易的,能排上这一天的日程,主办方的确煞费周章。

廖天琪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侧会1

电车停在万国宫前,这是联合国欧洲总部的侧门,一张高约12米的巨大木制椅子耸立在艳阳之下,它只有三只腿,左前方的那条残了的腿只剩小半截,这件瑞士艺术家Daniel Berset于2007年设计制作的艺术品提示着人们,战争即便过去,但遗留下来的地雷还不断地吞噬着人类的生命和肢体。看到椅子,我自然也想到了2010年奥斯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那张为刘晓波保留的“空椅子”,这警示我今天到会的目的就在于此。苛政猛于地雷,它生吞人的肉体,更摧残人的灵魂,然而灵魂不灭,精神不死,追求真理和正义的人前仆后继,三天前被分别判重刑的陈树庆和吕耿松就是明证。

早晨排了长龙办理了入场证,做为非政府组织,需要较早就提交申请,然后还是得当天现场排队办证,经过安检进入会场区。我们的会议安排在下午,场地很紧张,一场场的会,开完就必须走人,下一轮会议分秒必争,从主持人、主讲人到听众立刻就要涌进来,动作慢,就损失自己的会议时间。我们这场会议是由达赖喇嘛駐日内瓦的代表诺珠多杰(Ngodup Dorgjj)先生主持,两个主讲人是我和国际声援西藏组织的穆勒(Kai Mueller)先生。每人有15至20分钟的发言时间,事后有问答的讨论时间。这次中国官方也派人来,坐在听众席里,冷眼观察,他们很认真地记录,但在讨论时,并未发言。

廖天琪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侧会2

我的发言主要有两部分,现在陈述如下:

中国的人权状况每况愈下,众所周知,去年夏天三百多名维权律师被传讯,限制出境、软禁、拘留甚至失踪,这是极权政府的惊世之举。做为独立中文笔会会长,我只能择其重点报导中国境内言论自由受到打压,以及因言获罪者的情况。首先要提到的是三天前被判重刑的陈树庆和吕耿松两人,他们都因在网络上发表文章,同时具有中国民主党成员的身份,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曾经分别判刑4年,经历很相似。刑满释放,没有享受多久的自由,就先后于去年和前年分别被刑拘,如今再度被判10年半和11年的刑罚。

5月30日,7位公民在北京私人家里,纪念六四天安门大屠杀27周年,第二天天警察找上门,将他们带走,其中3位是我们笔会的会员,皆为自由作家:赵常青、梁太平和张宝成,被控的罪名是非常可笑的“寻衅滋事”。其中赵常青在过去的岁月里已经多次被拘押判刑,已经在狱中度过了10年多的铁窗生涯。1997年“煽动颠覆罪”收入中国的刑法之后,赵常青是第一个笔会会员遭受到此罪名判刑的例子。

除此之外,笔会成员尚在狱中的还有判刑11年的前会长刘晓波,他由于拒不认罪,减刑提前出狱的可能很小,他的刑期将持续至2020年。杨同彦判刑12年,朱虞夫7年,张林3年半,这都是他们第二次、第三次的刑期,这之前他们都分别有过多次入狱经历。

这里要特别提出几个例子:秦永敏这位人权斗士、政治学者几次三番因结社和言论获罪。今年63岁的他,已经在狱中总共度过22年的光阴。去年一月他又再度失踪,据说又被控以“煽动颠覆”之罪,尚在待审中。胡石根也是一个坐过16年牢的异议作家、维权人士,从去年失踪以来,也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之罪,同样在待审中。

值得国际社会关注的是去年秋天香港铜锣湾书店5名店主和员工被失踪的案情,这件案子不仅是打压言论出版自由的另一恶行,它也开启了越境逮捕,并逮捕非中国国籍人士的案例(以前有过王炳章之例)。目前4人已经释放,仅瑞典籍的桂民海还在狱中。通过最近刚释放的林荣基所透露的内情,让公众界了解了很多中方警察绑架以及刑讯和关押受害者的不人道情况。

刑满释放后的人往往依然无法享受自由,我们知道陈光诚当年的例子以及失踪多年现在被释放了的高智晟律师,虽然摆脱了囹圄,他依然每日全天候地受到监控。

目前独立中文笔会有12名成员因言获罪在关押之中。此外还有许多其他的例子如郭飞雄(杨茂东)在狱中健康恶化,开始绝食至今已数十天,性命危在旦夕。法律工作者赵威据说在狱中受到虐待和性侵。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被软禁多年、现在情况略好,记者高瑜判刑7年减为5年,保外就医,这两位女性都不准离境,不被允许到国外就医。

关于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由于时间有限,我只重点地谈谈西藏的情况,但是必须要指出的是北京政府以移民手段鼓励汉族人移居到蒙古、新疆、西藏地区,造成这些族裔的人往往在自己的家乡成为少数民族,备受歧视,像蒙古的例子特别明显。维吾尔经济学学者伊力哈木,观点温和理性,却被判无期徒刑,终身监禁。新疆地区是中国境内唯一对政治犯可以判处死刑的地方。

另外有几个法令的公布和执行也值得人们警惕:
1. 2005年公布的“反分裂法”
2. 2015年公布并于今年开始实施的“反恐法”
3. 今年4月刚刚颁布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
4. 2015年颁布实施的“国家安全法”

这些法律的公布和实施其背后的用意主要是用来对付异议人士、少数民族、宗教人士、国际支持中国民主事业及公益事业的个人和团体,将诸多政府的违法行为合法化。

下面谈谈西藏的人权情况

西藏地区的人权和宗教迫害依然严重。中国政府2011年开始在藏区推行《开展寺庙‘九有’工作实施方案》,要求各地寺庙要悬挂国旗和四位领袖像。这就如同西方对天主教、基督教和东正教教堂里不准挂耶稣和圣母的像而被要求悬挂希特勒、普京、贝鲁斯科尼、艾道宛(土耳其现任总统)的尊容一样,让人情何以堪。2012年藏族自治区书记陈全国开展在藏的“法制教育”,培养所谓的“和谐和爱国僧侣”。2015年又对寺院僧人进行“反分裂教育”,极尽压迫侮辱并洗脑的强制措施。2015年4月公布的《白皮书》里宣称中国政府有权决定灵童的转世,并称达赖喇嘛是“暴力的分裂者。此举是为了杜绝当达赖喇嘛仙逝之际,来破坏藏传的轮回转世制度,以便像1995年让转世灵童6岁的班禅喇嘛消失然后推出自己的傀儡一样,来设立北京的傀儡“达赖喇嘛”。失踪的班禅喇嘛和他的家人至今下落不明。
从2009年以来有140多位包括僧尼身份的藏人选择了自焚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北京压制宗教自由的抗议。自焚者的家人或协助者也逃不出受牵连的命运,有时候甚至整村的人都要受到责罚。截至2015年年底有2081名已知的藏人政治犯,其中有967名是僧尼。下面我列举几个最知名的受害者:

丹增德勒仁波切(Tenzin Delek Rinpoche),是位转世喇嘛,深孚众望、造福四方,被控参与爆炸事件判处死刑未执行,系狱13年后死于狱中,旋即被火化,尸骨骨灰无存,人们无法追思悼念。

恰扎仁波切(Chadrel Rinpoche)扎什伦布高僧,官方定的寻找十世班禅喇嘛灵童小组之负责人,后被判处6年徒刑,刑满后渺无音讯,2011年被证实死亡,据闻是中毒而死。

蚌日仁波切(Bangri Tsamtrul Rinpoche)转世喇嘛,从事公益,1999被捕,2001被判死刑,关押至今,下落不明。

阿旺久美(Ngawang Gyurmey)手工艺僧人,被控“危害国家安全罪”,关押15年后出狱,但健康极差,频于病危。

需要说明的是,凡是被长久关押获释的人,往往出狱不久就病逝死亡,因在狱中健康全毁。

西藏地区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破坏和污染严重,因时间关系,在此省略。

廖天琪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侧会3

向国际社会和国际机构提出下列的建议:

1.立即无条件释放一切政治犯、良心犯和宗教犯,允许国际团体对狱中死亡的案例进行调查
2.容许联合国人权专员进入中国和西藏进行自由观察和访问
3.跟达赖喇嘛或他的代表启动对话机制,维护西藏文化、语言和宗教、传统
4.停止汉人移民少数民族地区的政策
5.停止用法律条文和手段来恐吓威胁处罚少数民族的人民
6.立即实施已经签署了十数年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7.欧盟应在拉萨设立办事处,通过常驻官员来监督当地的人权和宗教自由的状况。

最后我以本会刚被捕的会员梁太平于6月6日狱中的一首诗做为结束语:

梁太平:我看你是要飞了

看守所厕所的蚂蚁最自由
看守所板床上的被子最锋利
我们就像沙子形成沙漏
我们就像原子形成铁
四围高高的墙壁
让整个天空塌陷
我打开一扇语言的窗户
管教说:我看你是要飞了

*发言稿原文是英文,标题是后来附加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