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1

2013年5月,昆明民众反对安宁市草铺工业园区的1000万吨炼油项目引起的群体性事件。

2013年5月,昆明民众反对安宁市草铺工业园区的1000万吨炼油项目引起的群体性事件。(Public Domain)

近几年,或许是大国崛起必然带来的冲突,中美之间的纷争越来越多。但是,在某些领域也有难能可贵的合作的承诺,有关气候变迁问题就是一例。2014年11月11日,中美发表联合声明,美国承诺到2015年碳排放减少到2005年的26-28%.中方则估计碳排放到2030年达到巅峰,希望把这个目标提早,同时增加非化石燃料占全部能源消耗的20%.这样的承诺听起来令人振奋,促使其他146个和中美一起,在2015年底的巴黎气候变化高峰会上达成了空前性的全球性协议。看起来,这是中国在国际合作和中美关係发展上非常正面的举动。

然而,中国做出的承诺,真的可信吗?其实我并不怀疑中国高层对环保问题的重视,毕竟他们自己也要呼吸空气,他们没有理由蓄意抵制。但是问题一旦落实到具体的层面上,所谓的承诺很可能就会变成口头支票。让我来举例说明:

根据中国国内的媒体报道,中国的大连福佳PX项目年产70万吨,在2005年经国家发改委核准,在2009年建成投产。2011年8月因海水冲击,厂区堤坝发生险情,导致大连市民奋起抵制,展开所谓的“维权”行动,迫使大连市委市政府宣布,该项目立即停产并正式启动搬迁。但是事实上,当民怨稍有缓解之后不久,这个项目就静悄悄地恢复生产了。结果到了2015年1月,该厂再次发生事故,但至今仍然没有停产。同样的例子也发生在云南的昆明市:2013年5月,昆明PX项目也同样遭到抵制,昆明市政府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充分尊重广大群众意愿。但是到了3月,该项目原计划的100万吨年产炼油规模,已经上调至1300万吨。产能规模扩大,但环保并未再进行,而该项目目前已基本建成。中国的《财经》杂志的记者发现,近年来曾经遭到抵制的PX项目,基本都在全线开工建设或已经加快投产。针对来自上层和民众的环保目标的压力,地方政府采取的都是一直的招数:在抵制风波中,用“缓建”,“不建”,“停建”等名义避过风头,然后再悄悄恢复生产。中国重视环保问题可谓由来已久,但是问题越来越严重,原因很多,地方政府的这种应付和欺骗的态度就是重要的一个。如果中央政府无法遏制地方政府的这种作为,中国政府对全世界做出的承诺,又有什麽可信度呢?

真正的问题不在于中国当局是否希望解决环保问题──他们当然希望,而是他们能否做到这一点──他们当然做不到。原因就在于:地方的经济发展不仅提供了就业机会,也就是带来社会的稳定,同时也提供税收利润,养活庞大的地方政府机构。真正实现习近平在巴黎气候变化高峰会上的承诺,地方政府就会面对严重的政治和经济问题;因此,儘管中央政府三令五申,要求各地严格遵守各项环保政策,但是地方政府一定要想出办法阳奉阴违,进行软抵制。

更重要的是,难道中央政府不知道地方政府的这种做法吗?当然不可能。像《财经》这样的国内媒体都有报道,各类内参和情况汇报就更会提供真实情况给北京当局,显然,他们对地方政府的这种做法也是“睁一隻眼闭一隻眼”,原因无他,缺乏有效的现代政治制度支撑的中国政治稳定,只能依靠经济发展来维持,与全球合作进行环保的政治决策,因此被国内的经济发展的需要所“绑架”。这是政治体制的问题,也是政经体系结构性的问题,更是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问题,这些根本的问题不解决,中国的环保承诺就没有可信度而言。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