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恩列斯毛

网络图片

一、什么是思想霸权呢?

霸权一般是指人类的政治权力,政治强权,我把这个词移用至思想领域,因此有思想霸权一词、一说。

什么是思想霸权呢?我是指某一种思想在一国内或一些国家内取得了思想统治地位或说是被确立为一国的立国及思想理论基础或取得了意识形态的独占性、排他性统治地位。此种现象在历史上均屡见不鲜,如我国汉武帝的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及西方的天主教、基督教国家的宗教思想统治,此种思想统治是不容异端的,故有火刑对付异端者的悲剧。

在人类历史上,以一种思想统治国家的最突出者是所谓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这些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无一例外地尊奉马列主义,视其为人类至高无上的真理,并在此真理之下施行国家社会的政治及社会统治。马列主义在这些国家的思想霸权是勿庸置疑的。马列主义真理的绝对性、普适性被普遍认可并成为国家、社会、人民思想的唯一渊源,同时成为一种评判思想正确与否、行为正确与否的标准。马列主义被供上了神坛,马恩列斯成为伟大无比的思想与信仰之神,以至于那些奉行马列主义为至尊的各民族国家的共产党领袖也纷纷获得各自思想及信仰的神的身份、地位,如毛泽东、金日成等等。

马列主义的思想霸权是不容挑战的,因为对马列主义思想霸权的挑战被认为是对绝对真理的亵渎与可耻攻击、背叛,而亵渎、攻击、背叛神圣的后果一定是严重的、悲惨的,所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国家均有大量对挑战马列主义的思想霸权地位的严重迫害,此种迫害的极端形式是消灭生命,一般形式则是监禁、批斗、责令悔改、检讨等。

在我国毛时代,对思想犯的处置一般均冠以“反革命”的名义,此种名义不仅仅是中国式的,而是为各社会主义国家所习用,盖因为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以革命名义夺得政权,所以一切在思想、行为方面对现政权的不满、异议、反抗都被视为对革命的反对了。马列主义的思想霸权无疑已经造成十分严重的国家社会政治后果,己经造成十分重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即以对马列主义批评者、异议者的人命杀戮,已经是人类历史上最骇人听闻的罪行。在我国,那些质疑、挑战马列主义思想霸权而被插上标签、押上刑场的思想犯是马列主义思想霸权完全无辜的牺牲品,他们的冤魂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彻底伸冤昭雪的那一天。

马列主义思想霸权的另一恶果是极大地抑制了人民的自由思想、抑制了人民本应有的思想创新。人民在共产主义者的强权压制之下被迫成为马列主义的思想之奴隶。人民不得不接受马列主义思想的强制灌输,不得不接马列主义思想的强力影响。马列主义的思想幽灵无所不在,无法摆脱。他们的天神一样的画像、雕像时刻君临天下一样地存在着,时时刻刻象“老大哥一样看着你”。

马列主义思想霸权的中国版: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中国梦理论也被当成了无可怀疑、天然正确的霸权思想理论,人民必须接受这些思想、这些理论,霸权思想理论是不容挑战的。如果人民想要挑战这些理论,人民就必须付出代价,人民就必须接受全力维护这些霸权思想理论的专制政权机关暴力的惩罚。火刑柱是没有了,不是因为它不应该存在,只是因为它不是中国特色。子弹、刺刀、监狱、殴打、辱骂是有的,而且往往被运用到极致。思想迫害、政治迫害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消除对思想霸权从而是政治霸权从而是利益笼断的威胁,哪怕此种威胁仍然是和平的、带有天然正义性的。

二、马列主义的思想霸权是如何产生的呢?

马列主义的思想霸权是如何产生的呢?这个人类历史上的思想巨无霸、思想的邪灵是如何来到这个星球,又如何迈开它似乎无可阻挡的邪恶脚步的呢?

思想霸权的产生首先是思想的产生,然后才是霸权的产生。没有思想不可能有思想霸权,正如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就没有军事霸权一样。马列主义作为一个著名的可以说是臭名昭著的思想学说产生于十九与二十世纪。马列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与列宁主义的合称。马克思主义主要是马克思与恩格斯二个人的思想学说,这一内容丰富的思想学说确实强而有力,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与影响力,尽管它的基本观点具有反人类反文明反传统的强烈邪典色彩。

作为思想学说,只要它强而有力,它即具有强大的引力,影响力,可以吸引人们的关注并影响人们的思想。马克思主义是强而有力的,它的那些有问题的邪恶的思想观点是隐藏在表面正义的名义下的,如阶级斗争学说,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是以所谓的无产阶级的自由解放从而是全人类的自由解放为目的的。空洞、美丽的理想掩盖了残酷、无人性的阶级斗争的暴力恐怖。再如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为了达成建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美好社会的目的,必须实行无情的、残忍的阶级专政,一个阶级或以一个阶级为主带领几个阶级对其他阶级实行无情的、残忍的阶级专政,镇压反抗、消灭生命、剥夺自由与财产,在表面或声称的正义之下施行阶级专政的暴政,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

马克思主义如果只是一种思想理论,而不被人们用于社会实践,那么,它不会对人类世界产生那么大的危害,但是,不幸的是有二个因素促成了马克思主义这个思想之魔跑出了潘多拉魔盒。

一,马克思主义自身的“实践性”,马克思一再强调他的理论的“实践性”,他要求人们去实践他的理论,他并不将他的理论只作为关于人类社会存在与发展的一种建议一种参考,他强烈要求人们把他的理论付诸社会实践、社会实验。他在强烈呼吁人们使用他的理论改变改造社会的同时,他也实际采取了行动,他参与建立了共产国际,并竭力鼓吹共产主义。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的追随者的努力使马克思主义从理论走向实践有了一个开端,他们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放出了马克思之魔。

二,列宁,俄国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思想理论的继承人,马克思既邪恶又空想外表却极美丽的共产主义遗嘱的真正执行人,正是在这个身材矮小、智力超群的俄罗斯人身上,马克思的邪恶幽灵,马克思的呼吁得到了回应。不幸的是,这个回应不是“正能量”的,而是十足“负能量”并极具破坏性、灾难性的。可以说没有马克思、恩格斯就没有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同样,没有列宁也就没有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更不会有国家级、世界性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实践。列宁,就是这个知行合一的俄罗斯人,理解、认可了马克思主义,并将马克思主义运用到俄国的社会实践之中。列宁领导建立了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列宁并将马克思主义主义确定为苏维埃国家的正统意识形态,使马克思主义的思想霸权得以确立。列宁在将马克思主义送上神坛后,自己也被其后继者送上了神坛,而现在又被拉下了神坛。

三、政治强权是思想霸权的基础

如果我们仔细考量马列主义的思想霸权,我们不难发现如下几点:

一、马列思想学说确实强而有力,马列思想的创立者不单思想力超群出众,而且他们都很好斗,马恩列斯毛,都是这样。他们象是思想角斗场上的角斗士,总是在攻击,总是想着如何击倒对手,赢得胜利,赢得霸权地位。只是他们并不明白,人无论多么伟大、智力超群,人不是神,人的认知有错误,人无法笼断思想,独占真理。马列的思想霸权有它们原教旨主义者的强烈个性色彩。

二、思想霸权的建立仅有思想基础还不行,思想霸权还须有权力基础、政治基础,换句话说,思想霸权需要权力、政治强权的支持、支撑,没有权力、政治强权的支持,思想霸权既无法成立更无法维持。如果任由人们独立思考,自由选择,人们将不会只为一种思想所吸引所征服,至少所有人不会只为一种思想所吸引所征服。

三,要彻底清除马列主义的思想霸权,必须揭示马列主义思想霸权的危害,与此同样重要的是消解、摧毁支持支撑马列主义思想霸权的权力基础-极权主义政治结构-它既是马列主义思想霸权的权力基础,同时又是马列主义思想霸权的拙劣产品。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7/3/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