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2016-07-04

Thousands of protesters gather in Parliament Square as they take part in a March for Europe, through the centre of London on July 2, 2016, to protest against Britain's vote to leave the EU, which has plunged the government into political turmoil and left the country deeply polarised. Protesters from a variety of movements march from Park Lane to Parliament Square to show solidarity with those looking to create a more positive, inclusive kinder Britain in Europe. / AFP PHOTO / Niklas HALLE'N

7月2日,英国伦敦爆发了数千人的反脱欧大游行。图片来源:AFP

无论公投结果及英国与欧盟谈判结果如何,有一点肯定:无论表面形式如何,实质上英国肯定留在欧盟。英国追求的最佳出路是:所有情况照旧。但英国放弃在欧盟的立法权与行政权,以换取“欧盟其它国家的人不能无条件移民英国”的优惠。目前欧盟明确拒绝这一要求。如果最终谈判结果还是拒绝,则英国只能由议会或首相来否决公投结果。如果英国真的全面退出欧盟,对欧盟少了一块肉,对英国却是牺牲了全部,无论留欧派还是脱欧派都无法接受这样的残酷——脱欧派政治家在煽动民众脱欧时就向民众许诺:脱欧后,英国照样可以无条件进入欧盟市场。

欧盟,不仅是一个经济共同体,也是崇尚人权民主的价值观共同体,互助互爱的团结共同体。作为经济共同体,欧盟对所有国家都有利;但作为团结共同体,则富国就要付出,穷国就能受惠,这正是英国与欧盟产生矛盾的政治文化背景。

政客投机愤青误国

这次脱欧公投,确实有许多现实原因,也是许多政客玩弄的结果。首相卡梅伦上届大选时为了获得选票,提出这个公投方案。以为公投不可能成功,却表示了他对脱欧派的同情。没想到公投果然成功,他只能引咎辞职。脱欧派代表鲍里斯·约翰逊也以为公投不可能成功,所以在媒体特别卖力地叫嚷脱欧,想成为英国民众中的一位悲剧式人物,可以问鼎下届英国首相宝座。没想到公投成功,引起社会上对他的愤怒,他进出都要受到警方保护,他的党内朋友也疏远了他。这样的人怎么成为首相?所以他已经公开宣布放弃竞选首相。英国独立党主席法拉奇之前谎称英国每周给欧盟3,6亿欧元,却不说欧盟也资助了英国不少项目。过后他只能说,是民众“误解”了他的话。总之,脱欧派代表们让支持脱欧的民众失望,让反对脱欧的民众愤怒。

The Houses of Parliament are reflected in a woman's glasses as thousands of protesters gather in Parliament Square after taking part in a March  for Europe, through the centre of London on July 2, 2016, to protest against Britain's vote to leave the EU, which has plunged the government into political turmoil and left the country deeply polarised. Protesters from a variety of movements march from Park Lane to Parliament Square to show solidarity with those looking to create a more positive, inclusive kinder Britain in Europe. / AFP PHOTO / CHRIS J RATCLIFFE

英国脱欧公投后,人们担心会加剧英国的分裂。图为参加7月2日伦敦游行的妇女。图片来源:AFP

英国是欧洲统一的最早倡议者,1946年丘吉尔提出欧洲要建立“欧洲合众国”(United Europe)。但同时又认为,就如他1953年所说,“我们与他们(欧洲)一起,但不属于他们”(we are with them,but not of them)。英国起先拉了六个国家建立自由贸易区,想与欧共体竞争。后来实在撑不下去了,1961年英国申请加入欧共体,没想到两次申请都受到法国的一票否决。戴高乐的理由居然是:“英国与其它欧洲国家不同,英国始终认为它是世界级的帝国。”——自我感觉这么好的国家最好不要加入欧共体。事实也是如此,欧共体的最初六国中,荷、比、卢是三个小国,德、意、法是三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战败国(法国被德国占领,后来被英美解放),大英帝国怎么会看得起。

英国参加欧共体是德国全力促成,而且成为德国是否与法国缔结友好国家的前提条件。1973年英国才作为欧共体第一批新会员,与爱尔兰和丹麦同时进入。这对英国是一种历史噩梦,也是历史积怨,所以英国政界、尤其是保守党始终对欧盟不舒服,对英国民众都是作欧盟的负面宣传,以致这次公投中带有民族主义倾向的愤青比较多。欧洲各国都有反对欧盟的政治势力,但都是在野小党,没有执政党。就像这次英国公投后,荷兰极右代表基尔特·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向荷兰议会提案,要在荷兰也举行脱欧公投,结果只获得议会75位议员中的14票支持。在欧洲,只有法国的极左势力(共产党)和极右势力(民族阵线NF)都相当强,但也没有到执政的程度。

英国公投吓跑了英国内外的企业家和银行家。媒体盛传美国两大投资银行Goldman Sachs和Morgan Stanley已经在德国法兰克福寻找房子,打算将其欧洲总部迁离伦敦,而其总部在伦敦的雇员就高达11500人。如果英国脱欧,欧盟设立在伦敦的金融机构、也是欧盟制定金融政策、监督金融市场的EBA将撤离伦敦,前往德国法兰克福或法国巴黎。伦敦作为欧洲金融中心,是18世纪以来历史形成的,现今能替代伦敦的欧洲城市比比皆是。首先就是法兰克福,这座中世纪来神圣罗马帝国(相当于半个欧洲)的皇帝之城和钦定的货币发行中心。其次是巴黎,欧洲最著名的大都市,法国总统奥朗德已经疾呼,要将巴黎建成欧洲金融中心,似乎要与法兰克福并立。所以,伦敦一旦失去欧洲金融中心地位,即使英国以后再入欧盟,金融中心是不可能再回去了。

据英国市场研究所Retail Economics统计,英国或到英国投资的37%企业表示,已经中断了在英国的大规模投资计划,在观望英国将何去何从。今日的企业和市场都已经国际化,只要政治环境和社会环境合适,哪里都是市场,哪里都可以投资,至少公司总部不用局限在公司的发源地。英国具有象征性意义的两大企业伦敦房地产公司Foxtons和航空公司Easy Jet,已经于公投三天后递交公司经济预测报告,表示公司经济预测已经进入了警戒线。英国最大的电讯公司Vodafone公投后就在媒体表示,打算将公司总部迁往欧盟国家,具体地点未定……

An Easy Jet A320 aircraft drives after landing on December 26, 2014  in the Toulouse-Blagnac airport in Blagnac, southern France. Easy Jet's traffic was slightly disrupted  on December 26 with 38 flights cancelled due to a strike by its French  hostesses and flight attendants. The airline company's worker's unions announced a new strike to take place on New Year's Eve.  AFP PHOTO / REMY GABALDA / AFP PHOTO / REMY GABALDA

航空公司Easy Jet的飞机。图片来源:AFP

英国还没有脱离欧盟,就已经损失惨重,这就是现代社会,一个真实或虚假的信息都可以让市场崩溃,何况现在发生的事涉及到英国整个经济环境的改变。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近日表示,政府必须采取紧急财政措施,以保障经济稳定,降低由公投引起的损失。所谓措施,就是提高税收和降低国家开支。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担心听错了话,再问他一句。他明确表示:“是的,绝对的!”

英国愿望:比挪威模式更优惠些

英国进入欧盟后,确实处处作梗。撒切尔夫人当政时,一定说英国获得欧盟的农业补助少,所以1984年后,英国只支付其应当支付的1/3会费。但那是冷战时期,英国保守党绝对站在美国方面,撒切尔夫人提出:欧共体要继续扩大。1980年代欧共体接受了希腊、西班牙、葡萄牙。1989年东欧易帜后,欧盟向东欧推进,2004年一下接受了东欧10个国家,2007年最后一批接受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迄今,土耳其、马其他、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等巴尔干地区德国家都已经递交了加入欧盟申请。冰岛于2009年递交申请后,于2015年又撤回。挪威在本国全民公投中,以48:52没有获得通过。

接受了东欧国家问题就来了,因为欧盟内的贫富差异太大。欧盟最富的是卢森堡,2015年人均产值87600美元;最穷的是保加利亚,人均产值5900美元——英国39400美元,德国37100美元,法国32200美元。那些东欧国家经济较落后,进入欧盟后,它们的国民就可以到富裕的欧盟其它国家谋职、移民,仅仅波兰移民去英国的就多达85万,这就成为引发英国以及欧盟各国右倾势力的导火线。英国这次最想获得的,是继续留在欧盟共同市场,唯一愿望是不能让东欧国家的人再移民来英。形式上,英国退出欧盟,参加欧盟的外围组织“欧洲经济区”(EWR)。那里只有三个国家:挪威,冰岛,列士顿斯敦。

US Secretary of State John Kerry (L) and Norwegian Foreign Minister Borge Brende (C) make a tour of the Blomstrand Glacier on June 16, 2016, in Ny-Alesund, Norway. Kerry is visiting Norway's extreme north to view areas impacted by climate change with melting ice and the opening of new sea lanes.  / AFP PHOTO / NTB scanpix AND NTB Scanpix / Larsen, HŒkon Mosvold / Norway OUT

2016年6月16日,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访问挪威。图为约翰·克里(L)和挪威外交大臣博格布兰德(C)在挪威最北端查看气候变化、融冰和新的海上航线开通影响的区域。图片来源:AFP

欧洲的农渔业占总体经济比例很小,只有挪威情况特殊,所以挪威不希望在农渔业方面与欧盟各国“共产”。于是搞出“欧洲经济区”模式:在承担欧盟费用等义务、遵守欧盟法律基本都与其它欧盟会员国相同,唯有在农业、渔业领域不受欧盟法律限制。因为挪威没有参加欧盟,所以不能参加欧洲议会,即丧失其在欧盟的立法权;在行政方面,只能在各个委员会旁听和提出建议,没有决策权,即丧失其在欧盟的行政权。简而言之,挪威以丧失立法权、行政权,来换取农业、渔业领域的特权。英国想参照挪威模式,以丧失欧盟的立法权、行政权,来换取“欧盟国家外国人不能无条件地移民英国”这一特权。英国总认为,英国是世界强权之一,在政治、经济、国防等领域在欧洲举足轻重,或许能够侥幸地获得这样的特权。只是,挪威获取的只是经济的一个小领域,而英国想获取的却是欧盟根本性内容之一。

欧盟的基础是欧盟各国民众都享受四大自由:货物流通自由(即没有关税),资本流通自由(如投资或银行业汇款没有限制),服务业自由(如各类咨询服务、项目承包、医疗护理),劳工流动自由(如学业、谋职、甚至移民)。对英国而言,前面三大自由都没有问题,也是英国所希望享受的。要限制的,恰恰是限制劳工流动自由。前面三大自由都基于自由主义原则,唯有劳工流动自由体现了社会主义原则,即无论贫富,更无论来自贫国或富国,所有欧盟国家的国民都在政治上、经济上一律平等。

所以,英国的这一要求遭到欧盟国家社会民主党(工党)的断然拒绝。法国总统奥朗德(社会民主党)明确表示:英国要么接受欧盟的四大自由,要么就一个自由都不能享受!——在欧盟三个大国中,法国偏左,英国偏右,德国偏中——德国社民党主席、副总理西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甚至表示,“没有英国,欧盟可能有一个新的希望,我们要把欧盟搞得更好。现在欧盟西部、北部富裕,东部、南部贫困,德国等富裕国家要带头,将从贫困地区的市场上获得的赢利,再反馈到那些贫困地区,扶持他们尽快发展,我们要创造一个经济民主的欧盟市场。”欧洲议会主席舒尔茨(Schulz)(社民党)也表示:“欧盟要成为抵抗20世纪魔鬼(种族歧视、仇视外国人)的防疫剂,要消除所有这样的企图。”北欧各国几乎都是社会民主党当政,东欧各国——英国就在贬低东欧——显然也无法接受英国想获得的这一特权。只有各国保守党(基督教民主党),还是从政治、经济、国防、外交等方面考虑,希望不要放弃英国。但人们也担心,如果这样做,则许多欧盟国家都会学样,都形式上退出欧盟,取欧盟之利,避欧盟之害。

英国何去何从

正因为英国知道它的这一愿望会遭到欧盟内的社会民主党势力抵制——在欧洲议会的754名议员中,保守党占215席,社民党占189席——所以不敢马上正式递交退出欧盟的申请,而是想先与欧盟谈判,到谈判有了结果再作决定。一旦递交申请,则无论双方能否谈成,一到两年英国必须全面离开欧盟。欧盟似乎也看清了英国的用意,所以一方面催促英国赶快递交申请,同时明确表示:在欧盟没有得到英国正式申请前,任何欧盟机构和国家都不得与英国举行官方或非官方的谈判。所以,现在英国骑虎难下,尽管6月28日英国首相参加了欧盟28国高峰会议后表示,这次会谈是良性的,建设性的,平和的,达到了和谈目的。而且认为,英国应当有机会(在递交申请前)与欧盟沟通。美国外长约翰·克里(John Kerry)也赶去英国,认为英国离开欧盟很不明智,要挽救的方法还有很多。

Queen Elizabeth II speaks as Ken Macintosh, Presiding Officer of the Scottish Parliament, top 2nd right, and her husband, the Duke of Edinburgh, top right, listen, during the opening of the fifth session of the Scottish Parliament in Edinburgh, Saturday July 2, 2016. The monarch used her address to refer to "increasingly complex and demanding" times. The opening ceremony was held just over a week after the UK voted to leave the EU - but Scotland's vote to stay prompted fresh fears over the future of the Union, with a second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now a real possibility. (Andrew Milligan/PA via AP)

7月2日,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苏格兰首府爱丁堡出席新一届苏格兰议会会议开幕仪式。她冀议员们保持冷静与镇定,应对挑战与机遇。图片来源:AP

如果英国无法实现想要获得的目的,则仅剩下三种可能:

一、由议会否决公投结果,因为这次公投只是“民意测验”(advisory),没有直接的法律效力,而70%的英国议员希望英国留在欧盟。另一个方案是,按照一部分法学者观点,新上任的首相可以不得到议会的确认就否决公投。这也是议会的愿望,让首相一人做冤大头。但这样做,会使许多选民愤怒,政治上更倾向于极右组织,下次大选时可能都投极右组织的票,留下后患。

二、由苏格兰、北爱尔兰来否决公投结果。这点在宪法上没有明确(英国没有成文宪法,只有判例),大不列颠的四个地区对大不列颠的重大决策是否有一票否决权。哪怕没有否决权,英国也得考虑苏格兰、北爱尔兰希望留在欧盟的愿望,否则他们真的举行脱英公投,很可能会成功。

三、正式向欧盟递交退欧申请。这样风险很大,如果谈不成,就很可能至少在今后几年中正式离开欧盟,这将引起英国经济的更大动荡。

不知英国政治家是否有这样的智慧,圆满解决这个世纪难题。

很多历史无法回头

或许有人会问,英国自古以来直到1973年,从来没有参加欧盟,英国经济不也发展得很好?为什么现在就不能重新回到以前的状况?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参加欧盟,不也同样活得好好的?是的,许多历史就是无法复原。人们享受到了欧盟共同市场的甜头,现在突然说要失去,这种痛苦要比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国家还要痛苦。就像爱尔兰与北爱尔兰,两国之间的边界设立了上百年,两边鸡犬相闻而民众老死不相往来,也这么忍受过来了。到了欧盟时代两国取消边界,两国百姓可以自由地到对方国家去投资、谋职、就学、移民,对这样的自由享受都已经麻木了。四十年后突然又要重新设立边界,回到1973年前的状况,老百姓还能忍受吗?

近代例子如拿破仑占领德国。19世纪前的德国一直是封建专制国家,18世纪末拿破仑以军事手段占领德国,将自由、平等、博爱的法国大革命精神以及《拿破仑民法》强行加给德国,还建立了议会制度,让德国民众享受到了自由和平等权利(如犹太人首次获得公民权)。没有十几年拿破仑兵败滑铁泸,那些原有的专制国王重新当政。但在1814/15年的维也纳欧洲会议上,本来要讨论如何恢复原有的欧洲秩序。但欧洲国王们都看到,经过拿破仑这样一沖击,欧洲已经无法再回到拿破仑之前的专制制度了。所以19世纪的欧洲只能采用开明专制,即司法独立,立法权归于民选议会,政府只留下了行政权。19世纪后期社会主义思潮涌起,社会主义追求的是民主政治,连国王当政都无法忍受,一个个国家走向民主,现今欧洲只剩下十个没有国家权力的国王。

当今例子如希腊财政危机。当年希腊想加入欧元国。欧元国的关键是货币发行不在本国,而是统一由欧洲中央银行。如果国家财政收支平衡,就无所谓。但许多国家的支出特别高,钱不够就偷偷印钱,导致货币贬值,即物价上涨。所以欧盟规定,只有国家赤字不超过3%的国家才能加入欧元国。希腊为了混入欧元国,就做假账。当时德国议会讨论时,反对党基民盟坚决反对,说希腊的实际赤字远高于3%,早晚会爆发危机,接纳希腊是欧元国的自杀行为。果然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希腊财政收入降低,赤字很高,于是出现财政危机。照理希腊再退出欧元国,重新启用原来货币,马上印钱,至少可以度过眼前的困境。但希腊已经尝到了欧元的甜头,怎么可能退出欧元国,当时的总理Giorgos Papandreou声言要挽救希腊,其实是挽救希腊留在欧元国。欧元国只能伸出援手资助,但前提是,希腊必须削减国家支出,逐步达到收支平衡。收缩社会福利是很痛苦的,引来社会强烈抗议。不久后,以反对欧元和节俭政策而走红的Alexis Tsipras当政。他去欧洲各国游说,大有要退出欧元国的意思。直到国家财政枯竭,银行无法应付民众通宵达夜的提款潮。但就在这样的危机下,希腊也不愿离开欧元国,只能强行推行国家财政节俭政策。

可见,有些历史是无法回头的。人们自愿加入欧盟和欧元国,也可以自愿离开。但当人们尝到欧盟和欧元的甜头后,再困难,再“吃亏”,也不愿离开。这次英国不是想离开欧盟,而是想换一个形式,继续享受欧盟之利,避开欧盟之弊,即逃避参加欧盟应尽的义务。

WITH STORY Russia-Britain-EU  FILE - In this file photo taken on Wednesday, June 29, 2016,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gestures as he addresses students during his visit to German Embassy school in Moscow, Russia.  Putin has remained poker-faced during Britain's EU referendum vote to exit the European Union, but the shake-up could alter the status quo in Europe, and create new opportunities for Russia.(AP Photo/Alexander Zemlianichenko, file)

俄罗斯总统普京一直对英国脱欧公投保持静观的态度,观察家们认为,英国脱欧公投也许会给俄罗斯带来新的机遇。图片来源:AP

欧盟与苏联情况完全不同。那些本是独立的国家在俄国的枪口下被迫加入苏维埃联盟——苏维埃联盟(苏联)的表面形式与欧洲联盟(欧盟)一样,是邦联国,西文原文是同一个词Union——一旦加入,就根本没有退出的权利。所以一旦有机会退出,所有加盟的国家赶紧逃命,最后苏联就剩下了一个俄国,所以“解体”了。乌克兰逃慢了一步,就是为了申请进入欧盟,被俄国狠狠地咬了一口。俄国侵占乌克兰的克里米尼亚岛以及乌克兰东部后,吓得那些东欧国家、尤其是原苏联国家,更加担心害怕,更要抱着欧盟与北约不放,不仅为了经济,更是为了国家安全。近日,欧盟又作出决议,继续维持对俄国的经济制裁,与俄国断绝一切政治与经济交往。以致俄国在欧洲没有一个朋友,整个中东也就与叙利亚独裁政府为友。甚至许多俄国官员在欧美的银行帐号被冻结,不准他们再去欧美,俄国只能去亚洲寻找合作者——这些,就体现了欧盟也是一个价值共同体。

作者是德国媒体主编。本文是作者为橙新闻独家供稿,转载请标明出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