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圣地亚哥
来过无数次美国东岸,但这次赴美才第一次见识了美国的西岸风光。从北卡的夏洛逖,飞机与纬度线几乎是完全平行地向西飞去,隔着机窗下望,东岸浓绿得化不开的大地渐渐被无边无际的乾旱荒漠所吞没,终於起伏的大地有了一点绿意,但土黄色的山坡上的绿色斑班点点就像大地长满了癣一样,犹如癞蛤蟆疙里疙瘩的绿色皮肤那样难看。翻过癞蛤蟆样的山岭,闪入眼中的是太平洋的蓝色波光,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最南端的海港城市圣地亚哥到了。後来才知,那些难看的绿癣,原来是散布在乾旱原野上一丛丛耐旱的仙人掌

蔡咏梅-圣地亚哥1东岸的大华府地区闷热难耐,但一到圣地亚哥即感受到气候的乾燥凉爽,舒服无比。与友人在科罗拉多岛望不到尽头耀眼的白色沙滩漫步,头上是直射的烈日,但从太平洋吹来的海风却是冷飕飕的凉风,大概是烈日穿透不了深不可测的寒冷的太平洋海水。

圣地亚哥是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母港之一,西班牙人最早来到加利福尼亚的聚落,一界之隔就是墨西哥边境城市迪华娜。在圣地亚哥十日,我怀着最大的好奇心,探索着这个美丽的海港城市:参观了《中途号》航空母舰,与亲友去逛了充满墨西哥风情的圣地亚哥老城,到美国最大的动物园坐车观看野放的动物,甚至看了一场猎豹的奔跑表演,在拉霍亚海滩见了成群的海狮晒太阳冲海浪,在美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城市公园巴尔博公园首次听了一场露天管风琴音乐会,还和亲友花了一天时间过境墨西哥,包了计程车沿着墨西哥的下加利福尼亚海岸南下………当然,也拍了许多照片。

第一辑照片:中途号航空母舰 

蔡咏梅-中途号1中途号航母是为纪念二战时的著名,参加过韩战丶越战和波斯湾战争,1992年退役,後美国海军捐给民间机构,停泊圣地亚哥海港,供大众参观,中途号上的许多志愿服务者都是当年的航母老兵。参观者有越战後逃亡美国的政治难民,特别亲热後裔,他们与这些美国老兵有说有笑。

蔡咏梅-中途号2美国太平洋舰队的航母多次访问香港,可惜香港海港太浅,航母只能停在外海,而且只特邀一些人士坐接驳艇去参观(开放杂志老总金钟曾受邀),因此我一直未能见识过这种海上军事堡垒。终於有幸得以一见,心情特别激动。
蔡咏梅-中途号3 蔡咏梅-中途号4 蔡咏梅-中途号5 蔡咏梅-中途号6 蔡咏梅-中途号7 蔡咏梅-中途号8 蔡咏梅-中途号9 蔡咏梅-中途号11 蔡咏梅-帆船

这艘帆船急驰而来,绕中途号半周,从海上仰望这个庞然大物。

蔡咏梅-中途号12

蔡咏梅-中途号13中途号的舰桥。排队上去之前,一位老兵志愿者慎而重之地要大家排排坐,听他做了一番安全指示,说楼梯陡斜,特别要求有畏高症和心脏病的人不要上去,说得我心五心六,差点不敢上去了。鼓起勇气,结果这个被过度形容的恐怖铁梯,仅止四十多阶而已,而且分成数段,左右都有扶手,一点都不恐怖。这些战争英雄把平民的心脏想得太脆弱了。

蔡咏梅-中途号14 蔡咏梅-中途号15 蔡咏梅-中途号16 蔡咏梅-中途号17 蔡咏梅-中途号18 蔡咏梅-中途号19 蔡咏梅-中途号20蔡咏梅-中途号21 蔡咏梅-中途号22 蔡咏梅-中途号23 蔡咏梅-中途号24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二战结束,消息传出後,全美民众奔上街头欢庆。在纽约时代广场,一位美国水兵拥吻一位护士小姐,被摄影师拍下,成为著名的二战胜利之吻。中途号傍边一具巨大的胜利之吻塑像。蔡咏梅-中途号25蔡咏梅-中途号26 蔡咏梅-中途号27

第二辑:海湾丶海岬丶海岛丶沙滩和游客禁区

蔡咏梅-圣地亚哥2 蔡咏梅-圣地亚哥3
西班牙航海家加布里罗(Cabrillo)1542年抵达圣地亚哥,这是欧洲人首次来到美国西海岸。今天在圣地亚哥海岸的洛马海岬上有一座白色的加布里罗纪念碑。加不里罗虽然是受西班牙王国派遣探险,但他本身是葡萄牙人,所以在碑下有葡萄牙政府送出的一块纪念铜版。
蔡咏梅-圣地亚哥4
洛马海岬上的灯塔
蔡咏梅-圣地亚哥5
灯塔旁的蓄水池。一块倾斜的白色四方水泥池,下面是空心的水窖。雨水可沿斜坡而下,经红色箭头所示的铁闸流入水窖,需要时从中间的隆起的洞口取水。

真是好巧妙!来到加州,才知这边水的珍贵。加州是地中海气候,半乾旱地区,每年11月到4月的雨季,即或下雨也不会淋湿头,所以这里的居民是没有雨具的。因为缺水,水特别贵。一个朋友家因为有个花园,草还没浇水,是黄色的,但每月水费就已400美元,他的邻居因为又浇花又浇草,水费竟然高达1000美金。朋友笑说,小时候父亲教训他,不上进以後没得食,如今在加州食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没得水喝。

站在海岬上眺望整个圣地亚哥海湾,对面是科罗拉多岛,右边望不到之处是美国海军基地。当年珍珠港遭日本偷袭後,美日开战,美国以为圣地亚哥即刻会受到日本的攻击,在这个高高的海岬上建有许多防御堡垒,现在已成废墟。

蔡咏梅-圣地亚哥6 蔡咏梅-圣地亚哥7 蔡咏梅-圣地亚哥8
一列美国海军军舰正在进入海港,激起的白练将湛蓝的海水一分为二。蔡咏梅-圣地亚哥9

 在科羅拉多島上,面向海港的是一望無盡的白色沙灘。頭上是炙熱的太陽,但海上吹來的風卻是涼的。香港盛夏時候,海灘邊的海水是溫暖的,而這裡的海水卻是冰涼的。

拍照差点闯入禁区。科罗拉多岛北面是美国海军基地,游人禁区。我和朋友沿着沙滩走去,走到尽头,突然被一道铁丝网拦住,前面沙滩有告示说游人不得过界,我不明所以,依然举机拍照,一个看来无人的岗哨走出一个军人向我发出警告的手势,我才知道这里已是海军基地边界。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