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肖鹰 2014年08月25日

肖鹰致《新京报》公开信

--兼谈我在《新京报》围剿中被遮蔽的采访

---------------------------

肖鹰:众所周知,两年多来,面对已经铺天盖地的质疑证据(或称“资料”),韩寒至今“不能自证清白”。在此次我中青报文章事件中,《新京报》的“不平衡表现”(众多人士向我表示,这是一家公共媒体对一个批评者的舆论围剿),已经引起我本人和关注我的许多人士的疑心。我可以期待贵报在追问“天才作家韩寒”真相中,割清与韩寒的利益关联,“自证清白”吗?

---------------------------

新京报》总编、社长:

8月19日,我在《中国青年报》发表《“天才韩寒”是文坛丑闻》一文,当天傍晚贵报记者孙炜婕对我作了电话专访。

8月20日,贵报同时刊发两篇针对我的评论: 《批斗文风已在公共空间过时了》(“第A02:社论·来信”版,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4-08/20/content_530176.htm?div=-1)和《文化批评不是大字报》(“第C02:文娱时评”版,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4-08/20/content_530096.htm?div=-1)。正如文章标题所示,这两篇“评论”文章的主旨是完全一致的:针对我19日中青报文章,指控我批评“韩寒丑闻”是对韩寒做文革大子报批判。

我注意到,当天贵报没有同时刊发对我的采访报道。

8月20以来,贵报这两篇“评论”,在媒体(尤其网络)流传轰动,已经在国内媒体搅动了一场“讨肖”狂风。但我却至今未见对我采访见报。我电话询问记者孙炜婕,她告知“报道已经交领导,待领导安排”。

今日(25日),我努力网上搜索,才知该采访报道已于19日、在《肖鹰:大字报想堵别人的嘴媒体:肖式檄文失市场》标题下悄然刊发于《新京报》官网。在这个标题下,除刊发对我采访报道,还配发了署名“西坡”的《肖鹰式“倒韩檄文”已失去市场》。

我注意到,与贵报不刊发对我采访报道不同,这篇《肖鹰式“倒韩檄文”已失去市场》在8月20日又以《批斗文风已在公共空间过时了》题名重复刊发在报“第A02:社论·来信”版。

就此,我以当事人身份向您和《新京报》提出如下置疑和期待:

(1)贵报是基于什么原则,在同期刊发两篇主旨一致针对我做批评的“评论”,却至今不刊发对我的采访报道?

(2)请您从媒体管理者的角度审视,贵报如此只允许主旨一致的批评声音重复见报,忽视被批评者声音的作法,是否有违新闻操守?联系到贵报所刊两文对我做“文革批判”指控,贵报对我的作法,与文革大批判“只许批判、不准回应”区别何在?

(3)请您以一个有资历的新闻人的眼光客观评价一下,贵报刊发的两篇“评论”文章,在文风和内容上,对我的批评,是否做了“摆事实,讲道理”?它们是否客观、理性和文明地对待了我文章?它们又是否尊重了2012年以来以麦田、方舟子、张放和赵鼎新等数以百计的海内外华人学者(相关领域专家和教授)对“天才作家韩寒”的质疑、调查和分析的事实?(如果您对相关事实资料不了解,我可以提供检索途径。)

(4)我是贵报不少重要社会事件深度报道的读者。我在贵报读到不少客观理性的社会批评和监督文章(报道),对贵报时常在追问丑闻真相中表现的“穷追猛打”报格,寄以钦佩。我和公众也见证了,针对我再度尖锐批评“韩寒丑寒”,贵报当天已经高调介入了。我可否期待贵报对2012年和今年两度震撼海内外的“质疑韩寒丑闻”事件做客观、公正并且负责的新闻追查,帮助纠斗不休的双方厘清真相,对“天才作家韩寒”的真伪,给公众(包括韩寒本人及其支持者)一个媒体负责的交待?

(5)坦率说,在此次我中青报文章事件中,贵报的“不平衡表现”(众多人士向我表示,这是一家公共媒体对一个批评者的舆论围剿),已经引起我本人和关注我的许多人士的疑心。我们猜疑,贵报不惜公然放弃既有的公正理性准则,表现出过激偏袒韩寒及其支持者,是因为与韩寒一方有深刻的利益(经济的,或精神的,或者二者兼且)关联。众所周知,两年多来,面对已经铺天盖地的质疑证据(或称“资料”),韩寒至今“不能自证清白”。我可以期待贵报在追问“天才作家韩寒”真相中,割清与韩寒的利益关联,“自证清白”吗?

(6)2013年,《新京报》“追打大师王林”,我和我的朋友都还记忆犹新!《新京报》会对“韩寒事件”恪守新闻操守和履行监督职责?

作为贵报的读者和一个关注社会文化的学者,我在此谨表示:不希望看到曾经建立高度社会美誉的《新京报》被坐实为“韩寒利益集团”关系报。

我期待贵报公开回复,释疑和批评!

此致

秋祺!

清华大学教授 肖鹰

2014年8月25日,于清华寓所

来源:凯迪社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