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朗照,花好月圆,在雄壮的《保肾进行曲》中,今天阴曹丰都城在野鬼广场召开了“声援夜郎肾脏受害者大会”。

会场上空,飘浮十只黄白相间的彩色气球。气球下方悬挂各色标语,计有:尽管阴阳相隔,咫尺天涯,可我们都有一对肾脏!同是肾脏失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将卑鄙的夺肾扼杀于萌芽之中!没有肾脏,生命何来稳定!天赋人权,娘赋肾权!保肾无罪!守肾有责!保肾,是人生重中之重!肾脏不是猪腰子,请善待肾脏!热烈欢迎添晶羊贵青荣归地府!热烈欢迎地藏王、行者悟空首长们光临丰都!

主席台前放满了五彩缤纷的鲜花。两旁挂有标语:以听天由命,珍惜肾脏为荣!以偷盗窃取,抢劫肾脏为耻!

会场气氛活跃,许多听众的脸上绽开了含泪的笑。来自陕北米脂的死魂,他们扎起了羊肚巾、打起了腰鼓、吹起了琐呐,扭起了秧歌舞,还唱起了著名的信天游:“天上一个月亮,地上一对肾脏。”我们的耳朵也不时听到阵阵的鞭炮声与和平鸽的扑翅声。喷水池旁,一群美少年唱起了《世上只有妈妈好》。当稚嫩的歌声唱到“钻进妈妈的怀抱里,肾脏保得了”时,黎莲、钟海源、李九莲的眼里满是晶莹的泪花。当调皮的孩子们,扒开刚从奈何桥上走过来的羊贵青先生的肚皮时,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五脏殿荡然无存,像给东洋人实施了三光政策,只见一团带血的肠脏摇摇晃晃的挂在裤裆的中间,个个瞪出了惊讶的双眼。在场的孤魂野鬼,跟着黎莲、钟海源、李九莲,也哭得泣不成声。

今天大会主席台就座的有:地藏王菩萨、行者悟空、阎罗特使、兼法律顾问章士钊、地府科学院院长兼肾脏研究所所长华佗先生、著名歌唱家邓丽君小姐,就座的还有:肾脏受害者黎莲、钟海源、李九莲三位小姐,以及刚进入阴界的添晶羊贵青先生。大会特邀嘉宾有五位:林昭、遇罗克、张志新、刘宾雁、杨春光。会议主持者:阎罗首席判官、兼地府安全顾问王冬瓜博士。

会议开始,王冬瓜博士宣布向肾脏被他人觊觎而提前离开阳间的死鬼默哀!默哀三分钟!然后大牌歌皇邓丽君唱了一曲《奈何桥上无奈何,一片黄心献阎罗》。那感情充沛的一唱三叹,充分体现了地府社会的和谐,连在场巡逻维持秩序的、冷酷的牛头马面,听了都动了容。

王冬瓜博士传达了阎罗指示。阎罗认为,夜郎破坏了宇宙原生态,以权力、金钱、暴力为手段,利用科学技术,随意夺取百姓的肾脏,人为颠倒生死轮回的运行,无异于肆意涂改阴曹地府的生死簿。阎罗指名道姓举例,夜郎有个叫斧彪的,贪生怕死,仗着有几个铜钿,运用种种渠道,在最短时间内,用斧头连劈了两个人的肝脏,占为己有,自以为得计,只得请他来这里。阎罗认为,这种越权行为,是自行者悟空采取暴力手段,撕扯生死簿之后,又一起严重事件。而且此类事件旷日持久没有终止,其后果远远超过悟空的一次性破坏。作为地府的统治者不能等闲视之。阎罗说,照这么胡来,如果刚巧一个无辜平民的肾脏,与某位身患绝症的当朝大臣相配,难道也要用非常手段?钟海源的一条性命,就是坏在一位高干子弟手里。他希望通过这次会议,达成阴阳两界的共识:以听天由命,珍惜肾脏为荣!以偷盗窃取,抢劫肾脏为耻!阎罗还强调说,生死各安天命,生死簿神圣不可侵犯!

上级精神传达之后,已皈依佛教修成正果的行者悟空即兴发言。他满脸羞愧的说:早年迷途无知,破坏社会秩序,充当了恐怖分子的角色。尽管没用肉弹,但一根金箍棒抵得上无数个肉弹。在此,再一次向阎罗及众鬼魂表示歉意。如果由于他的胡行,而耽误了全体干群的轮回,使有的鬼不能上天堂,希望大家看在释迦牟尼的面上,对他原谅。说完,他翘起猢狲屁股,向全体与会者鞠了个躬!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之后,添晶羊贵青先生上前发言。他很腼腆的说,他无奈才被迫杀人。镇计生办利用他生二胎的过错,下手罚款,先罚五千,给人罚了款事情就了结的感觉。待我下水,再罚二万。我上有老下有小,叫一个种田的哪儿去搞二万?我东挪西借缴了一万,他们仍不罢休,而且还因我的伸诉拘留我,让我欲哭无泪,动了杀人念头……杀人那天中午,听说镇计生办在饭店吃酒,我才误闯进吃饭间。被食客镇长训斥后,我恼羞成怒,又觉得他们反正是一路货,才动手的。跑的最慢的财政所长,也被我一刀砍中。其他人早跑得不见人影,甚至有女的连鞋子丢了都顾不及。结果,他们枪击我的大腿,挖光肚里的五脏,还因此叫全县80万人每人缴了8块钱。在此,我向阎罗请求,请求查明真相,至少我要晓得,我肚里的那些东西给谁拿去了。

羊贵青先生发言完毕,阎罗特使、兼法律顾问章士钊上台讲话。他说:羊贵青先生所有的抗争,说明以暴抗暴不适用于夜郎。本来只要支付二万五,结果由于不能忍受,而支付了一条性命和所有的内脏,还连累了全县人民一起放了一次血,让衙门因祸得福。羊贵青先生的悲剧在于,忍耐则变成牛马,而暴力对抗又没有出路。我不是指路明灯,想不出什么良策,真不知道夜郎的草民如何对付衙门的穷凶极恶。章士钊认为,夜郎盗肾手段在升级,脸面也撕破了,过去隔着衣服打麻醉,比如对待钟海源,后来动刀硬剜,比如对待黎莲,现在干脆一塌刮子将肚皮清仓,既要心又要肝,当然更要一对肾脏。他个人看法,不代表阎罗意见,如果一方同意,本身又身患绝症,另一方付钱买只肾脏,还情有可原。他建议在座者托梦与夜郎国亲人,在住院开刀时,哪怕开盲肠炎,也要写好合同,证明肚内有什么什么,以免有的人出了院还不晓得身上少了只腰子。发言结束时,他说,希望阎罗给予羊贵青先生大额补偿,让受害者体会头顶三尺有神明,天理公道自在人心。

章士钊走回座位,主持人王冬瓜博士上台。他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说阎罗来短消息,待羊贵青先生满五七,让他重投人世,投入富贵人家。假如不图富贵,只图权力,也同意他投入权力世家。

王冬瓜博士说到这儿,全场一片雷鸣般的的掌声。

可谁知道羊贵青先生不领情,他跳上讲台,大声呼喊:死也不愿投胎,死也不愿投入尘世,投入那个可恶的夜郎。他愿意跟在座的兄弟姐妹们永远生活在一起,哪怕永远堕入漫漫黑夜、万劫不复之中。

江苏/陆文
阎罗三仟陆佰年肆月一拾肆日

地府说明:

本文授权陆文于阳间发布,具体范围亚洲一带,包括夜郎国及婆罗洲,网络范围全球华人圈;最终解释权归阴曹地府安全部;未尽事宜,由阎罗法律顾问章士钊负责。他的电话:YSDF00004444.如电话不方便,可亲往丰都城。阴曹地府安全部也愿意接待。之后,保证安全返回人间。不过,如人品不及格,有可能请你留下一只肾脏作为卖路钱。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