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只要法律有牙齿,连思想极端者也知道谨守法律的边界。

美国互联网生态多样性令人叹为观止了,什么奇葩网站都有。比如,有一个叫“羞辱项目”(shameproject)的网站。根据其介绍,Shame是双关,一是羞辱,二是其宗旨“Shame the Hacks who Abuse Media Ethics”首字母的缩写(S.H.A.M.E)。

Hack用来指人不是一个好词,例如party hack就是党棍,tabloid hack就是小报蹩脚写手,隐含着人品劣等或做出来的东西质量劣等之意味,这是对hack本意“供出租的骑用马”的引申,好马怎么舍得拿出来出租任人骑乘呢?所以这句话大致可以翻译为“羞辱那些滥用媒体伦理的走狗”。那么,捍卫媒体伦理不是好事吗?

这个网站自称所致力的“S.H.A.M.E媒体透明项目”,发起一场战争,以打击“资本巨怪”与为资本摇旗呐喊的“媒体界托儿”。目标是“揭露腐化的媒体界人物,记录新闻欺诈,并且让那些操纵公众、劣化民主制度与协助维持寡头权力的秘密宣传者不好过”。维护民主啦,反资本霸权啦,民粹主义的阴谋论霉味儿扑鼻而来。

网站创立者是雅夏·莱文与马克·埃姆斯俩哥们。这两位仁兄原来均为小报The eXile的创始编辑。这份小报双周英文出报,出版地在莫斯科,目标读者是居住在莫斯科的外国侨民。编辑方针是“We shit on everybody equally”(我们让所有人平等受屎)。经常开恶意的玩笑,诽谤各界名人是常态。蔑视与践踏媒体伦理的事,这两位干得太多太纯熟了。

他们回到美国之后,创立了“羞辱项目”网站,摇身一变成为“媒体伦理”的捍卫者,令人大跌眼镜。不过,那只不过是美国人能够理解与接受的理由罢了,这个网站的标志性产品,就是把他们认定的“资本走狗”相片在自己的网站上挂出来游街示众,并自撰这些“走狗”的“罪行条文”与逐项列举“罪行”的大字报(他们自称为“报告”)。

在网站首页及“立此存照”(profiles)中,目前已挂出了8位“走狗”。其中7位是支持自由市场与私有产权或偏保守的人士。另有一位女性,居然是自由派(左派)大名鼎鼎的阿莉安娜·赫芬顿,在线报刊《赫芬顿邮报》的创立者,其罪状是什么呢?“奥巴马时代新媒体的完美符号,标榜为新式、后意识形态的模范,但实际上还是同样的旧式剥削与背叛。”是不够苦大仇深的意思?从反对的东西看,这个网站的意识形态不难猜出。

这里举一个中国读者熟悉的人:斯蒂文·列维特,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教授,2014年刚刚去世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的高足,写了两本非常有名的畅销书:《魔鬼经济学》与《超爆魔鬼经济学》,用经济学与统计学来解释日常生活,文笔佳,道理透彻,长期热卖。这样一个有趣的学术呆子位列网站第七号走狗。

列维特罪状:(1)“芝加哥公立学校教师的敌人”,列维特设计出一个方法,能逮到对标准化测试成绩做假的教师,被芝加哥公立学校系统采纳后,证据只是足够强到让十几个教师被开除,不过其他许多人受到了警告。那就侵犯了教师工会的利益。(2)“种族主义”。列维特写了论文,认为美国1970年代堕胎合法化,黑人妇女自由堕胎,可以部分解释1990年代犯罪率大幅度下降,潜在的犯罪分子被堕掉了。

列维特其他罪状还有:(3)否认二氧化碳导致气候变化的科学性,这可是砸烂左翼全球气候变暖的圣杯;(4)写论文证明扑克是技能而非运气的游戏,分明是为博彩公司找科学根据;(5)身为加里·贝克的弟子本身是一桩罪,因为芝加哥学派给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提供过经济自由化方案……

不过,网站将“走狗”游街示众,也挺有分寸的,没有把相片画上叉叉或脖子上吊索之类,也没有对他们搞诽谤与人身威胁,比这两位仁兄在莫斯科搞的The eXile文明太多了,看来网站非常清楚法律的边界在哪儿。

马克·埃姆斯曾在The eXile写了一篇文章《民主没劲透了》,内文说:如果The eXile出现在任何西方民主国家,我们就会面临大量诽谤之诉,几周之内这个报纸就不存在了。但是这儿是俄罗斯,是“盗贼统治”,权力精英忙于“偷盗”与“厮杀”,没有时间关注我们,让我们可以绕着首都低飞,像巡航导弹一样,他们的雷达就探测不到了。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绝不会容许我们飞离地面(get off the ground,双关,又指创办这份报纸)。阐述了西方虽然“民主”,但媒体可没有俄罗斯那样“自由”,诽谤真有法律后果。

【点评者说】看来,只要法律有牙齿,连思想极端者也知道谨守法律的边界。

来源:南方周末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