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歌:《酒徒》的命运

Share on Google+

据说刘以鬯先生是个滴酒不沾的人,这点使我失望。当我第一次在中华书局看到《酒徒》,就与酒相遇了。因此,酒成了我人生的贴身知己。《酒徒》成了我的知己的媒人。我是无法忘却这本书了,我读它的时候,大概是在七年前的一个秋天。距离它初版的时间1963年,已经跨越了三分之一个世纪。这几十年里,中国和中国的文人,香港和香港的文人都经历了变化。当时的香港,一个被殖民的小港口,也许只能被定位为经商的地方,自然,文学是多余的,起码,是来不及被神眷顾的一种生活以外的精神物体。因为,庸庸碌碌的人们,除了生活,什么都顾不上。

这样,《酒徒》诞生了。刘以鬯以意识流的手法,以现代诗的形式,书写着这个生活乏味的香港。从一个有志于写出伟大作品的作家从而被生活逼向一个写黄色文字的写家,一个人的经历就是一个时代的经历。刘以鬯狠狠地记录了这个时代的侧面,那就是文人的命运是与这个庸碌无趣的时代相悖的。酒徒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而早二、三十年,郁达夫也正在《春风沉醉的晚上》,准备第二天到典当铺去当棉袄。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4,04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