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真要推出个操作系统, 可以想见一定会漏洞百出,这可给全世界的黑客一个大练兵的好靶子了。而且基于心理学的道理, 你说得越好, 就越叫板世界黑客。这样的操作系统编不出来,编出来也不敢用,用了也无法推广。

路透社8月24日援引新华社当日的报道称,中国到今年10月可能会拥有一款与微软、谷歌和苹果等企业的进口操作系统相竞争的国产操作系统。这真是一个动人的神话。

即便是微软,一个系统升级(新版本)的研发也需要几年的准备和开发,而且有很大的失败风险。中国如果现在就能开发出一个供全国重要部门使用的系统并在一两年取代外国的操作系统,那么早干什么去了?可能有人说,早就秘密开发了,现在不过是亮剑了。这就是外行话了。任何一个软件在推出市场之前,都会进行无数次测试,检验,修改,可是一但交付使用, 就会发现又出来了无穷无尽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商业软件要成天打补丁,形成了一整套相当于汽车制造业的“召回维修”程序和方法。 你只要不交付大众,你就不可能够推出成熟的软件。据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大众使用是检验软件的唯一可靠过程。

操作系统相当于计算机的大脑中基本能力,人的大脑的基本能力有区别时间先后,判断方向,抽象思维,识别自我,记忆和忘却,语言,对外界刺激的反应,自身无意识协调,饥饿,眨眼润滑,泻肚排毒等等几十万种(由基因决定和控制),其中很多是其他动物不具备的,所以人与其他动物的区别相当于不同档次计算机操作系统的区别。 而应用软件,相当于学习得来的知识。作为人,学数学, 语言,物理,开车等等。没有上述的基本能力,比如白痴,就无法学习或学习不好这些应用知识或技能。这些知识相当于计算机的应用程序如微软的办公室,可以处理文字和计算,银行计息软件可以计算房贷。所以说,应用软件是依托在操作系统之上的。 而每个人仅仅有了基本能力,不接受正规教育,还是什么也干不了。 当年红卫兵都是人,可是没有学问,因为毛主席认为现有的应用程序不适合在已有的操作系统上运行, 所以他停了课,下放了知识青年,企图再造这些人的操作系统。所以出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这当然是比喻。

这还涉及一个数学问题:假设人的大脑的基本能力和这些能力组成一个网络,就会有几万亿个结点。那么几万个结点出故障是不足为奇的,等于说是出错率不过亿分之一,好极了。操作系统也是这样,也有几万亿个结点(在程序中基本上是用IF来处理),所以几万次的检验不可能穷尽潜在故障,但上亿万次的应用就会发现很多故障。这就是为什么任何大型软件不到大众中推广,就不会提升的根本原因。

再退一步, 假设中国的确不同凡响, 创造了人间奇迹, 真搞出来一个可以比美微软,谷歌和苹果等的操作系统,那么应用软件呢?现有的应用软件不可能在中国的操作系统上运行呀!这等于训练老虎爬树的教材无法用来训练人爬树,尽管都是爬树。 这样的应用软件有多少呢?全世界程序员干了半个多世纪,怎么也在千万数量级上吧?于是有人可能质问了:苹果操作系统不是后来才出来的吗?他能,为什么中国不能?首先苹果的系统就是因为缺乏使用的软件, 几十年推广不起来。其二到今天苹果系统的应用范围也是很有限的。其三,现在微软等公司开始出版兼容的软件了。其四,现在这些操作系统不是互相取代,而是互相补充,不同的应用软件在不同的操作系统上运行各有利弊。可中国为什么要搞自己的操作系统呢?是要取代现有的, 这在两年能有基本应用软件吗?中国有这样大的开发能力和管理软件开发的能力吗?中国能停下来等吗?人家不前进吗?

如果要逐渐过渡,就要兼容。要兼容,就要把源程序开放一部分。如果开放部分源程序,有心之人就可能(我是说存在这种可能)设置后门, 木马(间谍程序)甚至定时炸弹。那么搞中国独特的系统的初衷就被废了。写到这里,笔者想到苏联的铁路的轨距是独特的,是为了防止外敌开火车长驱直入的。但对今天的社会,除了给自己的火车和邻国的火车出入境添麻烦,耽误时间外, 对自己的国防毫无用处,因为现代战争不会按希特勒的方式打了。 寛轨只是前苏联的特色,到现代俄国就成了肠梗塞,这是无可奈何的鸡肋。

中国的前三十年,搞自力更生,不采用国际标准,至今受害。怎么能在信息时代又重回老路呢?信息时代的基本特点是开放, 湮灭了距离和地理差别。如果你的系统无法和世界兼容或交互, 或交互得不顺畅,受害的首先是中国自己。人家发给你的文件,也许你能看, 可人家就看不了你发过来的文章,照片和影视了,怎么传播中国的价值观呢?斯诺登说美国的软件有后门, 到底有没有, 笔者不知道。但过去闭关锁国,监视海外关系, 不就是防止这类的后门吗?现在改革开放,显而易见为间谍提供了某些锁国时没有的便利,可中国能为此因噎废食吗?

前些年,中国一些软件“专家”寄情于开放的和“免费”的Linux 系统,就是以为捡了个洋捞,能容易地, 不花钱地搞成一个独特的操作系统。这两个年好像不提了。 其实这样的开放系统, 对你开放, 对人家也开放, 更不安全。如果你要封闭, 对不起, 缴费!

不久前,不是有人要以国家力量开发搜索引擎吗?不是几十亿打了水漂吗?为什么不认真检讨一下失败的原因呢?有人说 “营造一个能够与谷歌、苹果、微软相抗衡的生态环境,这是我们成功的关键。”诚是言哉。可哪是个什么样的生态环境呢?学术导向?笔者从事信息方面的工作三十多年,深感美国之所以发明了计算机,发明了互联网,就是有一个宽松的学术研究环境,不但允许,而且鼓励人们胡思乱想。所以出了美国人的盖茨(微软), 成就了叙利亚孩子斯蒂夫(苹果),唤来了英国的蒂莫西·约翰·“蒂姆”·伯纳斯-李爵士(Tim Berners-Lee) (万维网)这些人和成千上万的信息人员夜以继日的劳动,改变了世界。而中国至今,没有出一个信息界的大V,没有在技术上有任何独特的发明创造。究其原因,钱学森去世前已经说了,可能就是这个生态环境。可那位先生却说:他希望中国的操作系统能在一两年内在电脑上取代外国产品。

中国真要推出个操作系统, 可以想见一定会漏洞百出,这可给全世界的黑客一个大练兵的好靶子了。而且基于心理学的道理, 你说得越好, 就越叫板世界黑客。可以想见中国经济,军事,环境和行政会在一夜瘫痪。 当然这是杞人忧天,因为这样的操作系统编不出来,编出来也不敢用,用了也无法推广。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