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将平等和自由对立起来,没有自由的平等那是监狱,不要将民主和自由对立起来,没有自由的民主那是专制。

最近听到一个新名词—-左翼自由主义,一小撮自由主义学者在香港开了个研讨会,说实话,看了他们的讨论,我还是不知道这个左翼自由主义,左在那里?

一,自由主义是左还是右

自由主义到底是左还是右,我想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白自由主义的自由是什么,这个自由就是对个人基本权利的尊重,按周宝松的话就是,自由、平等、权利和个人尊严,这些就是自由主义的价直,而这些价直是左还是右呢?我们都知道这些自由主义的价值首先是针对封建等级特权制度提出来的,他强调的是所有人在基本权利方面是平等的,因此我们可以说自由主义的自由本身就是平等意识的产物。

但到于今为止,我们似乎对要什么样的平等,却成了问题,于是就有人提出左翼自由主义这个概念,这个左翼是什么意思?用平等来平衡自由?这就带来我们要什么样的平等的问题,是权利平等还是分配上的平等?所谓经济上的平等,应该是财富上的平等还是机会和基本权利上的平等?在世界上所谓贫富差距最大,经济上最不平等的美国,却能产生象爱迪生,比尔盖兹,乔布什,戴尔由一个穷小子或一个学生靠自身努力走向成功,这样的成功过程是不是一个平等的体现 ?这样的美国梦是不是自由和平等的体现?

从这样的美国梦来看是不是可以说自由主义应该是天然的左翼呢?因为这自由主义的自由是尊重保障每一个人基本权利的,正是这种尊重和保障才有了现代宪政民主,法治的制度产生。

二,经济自由和政治自由

左翼自由主义之所以左翼是在于他们认为,现在的所谓新自由主义或说放任自由主义,资本的太自由,以致可能侵犯到多数人的自由,但至少在中国,就自由而言,这种分配上的差距,是新自由主义或放任自由主义的自由太大,还是权力的自由太大所造成的?

不管什么样的自由主义的自由的边界是他人的自由,但在人们追求自由的过程中,特别是在追求经济自由的过程中,这个边界很容易的突破,这个突破的结果,就是少数人的自由可能侵犯多数人的自由,但这种侵犯很大程度是人们特别是大多数人的政治不自由也就是参与政治的权利受到限制所造成的,在政治不自由的状态下,经济自由和思想自由都得不到保证,于是资本就会寻求权力的保护,这资本一旦和权力结合,就必然会对多数人的自由的侵犯,来取得资本的获利。

因此我们看到人们对自由的追求史首先是思想自由,然后是对经济自由的追求,进而是对政治自由的追求,拿破仑法典就是经济自由的结果,而宪政民主制度的确立就是人们对政治自由追求的结果,在这过程中,先是所谓的资产阶级在追求自己的自由权利,随后是所谓的无产阶级在追求自己的自由权利,先是男人在追求自由,后是女人在追求自己的权益,先是白人在追求自由权利,后是黑人及有色人种,最后扩大到所有人身上,整个世界的近代史就是人类追求自由的历史,而人类所有的这些活动都是基于自由主义提供的这样的信念即美国独立宣言所宣称的;我们坚信,人人生而平等。

自由主义的结果就是现代市场经济的形成, 在市场经济中必然存在这多远利益的群体,而宪政民主的政治体制为多远利益群体提供了和平博弈的环境,而社会是朝着多远利益中有着共同利益的方向发展,因此我们说那些现代民主国家的福利保障制度就是这样形成,其本质就是这些多元的利益群体在自由主义自由基础上博弈的结果。它反映的是多数人的自由意志。

三,自由主义的根

周保松很奇怪;为什么自由主义不能生出自己的根。我很奇怪周宝松的奇怪,他为何要寻找自由主义的根?其实自由主义不能说是一种意识形态,而是提供了一种基本价值观,因为自由主义的自由本身就是根,这个自由就是现今各种意识形态共存的的根,2000多年前古希腊的文化,中国的的春秋文化,他们产生的根本原因就是当时的人们具有了一定的思想自由,自由主义首先提倡的思想自由,这种思想自由导致了文化以及各种意识形态的产生,欧洲的文艺复兴其根就是来自2000多年的希腊文明,文艺复兴的先驱们将这个文明的基础—思想自由提炼出自由主义,并成为现代欧洲各种意识形态的基础,这也包括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自由主义所提倡的思想自由的产物,事实上马克思特别强调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他认为这是一切人的自由的前提。没有思想自由就不可能马克思主义,

周保松认为,”自由主义要在中国成长,就应该要有自己的根。”但在中国有没有追求自由的根呢?让我们回到2000多年的春秋百家争鸣时代吧,老子的无为而治的道德观,孔子的和而不同的包容观,孟子的民贵君轻的民权观,这些都包含有自由的理念,但我们没有将这个自由的理念提炼出自由主义,这是因为,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最缺乏的是权利平等意识,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对自由的追求不是体现在对自身权利的追求,而是体现在对权力的追求,而欧洲基督教的原罪说有着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意识,这个平等指的是人格上基本权利的平等,正是这种权利平等意识结合古希腊的关于自由的思想产生了自由主义。如果说一定要找自由主义的的根的话,那么权利平等的意识就是自由主义的根。

因此我们说自由主义本身就是平等意识的结果,只要大家都尊重自由主义的自由基本价值,在解决社会经济问题方面,不同的看法和方法之间,就不存在什么左右之分。如我们不能说凯恩斯主义就是左的,而哈耶克就是右的,他们都是针对不同时期的社会经济问题提出不同的解决办法,并都产生了相当的历史作用。如撒切尔夫人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并没有触动英国人的福利。

由于 自由主义本身就是权利平等意识的产物,从这个角度上讲自由主义就是天然的左翼,自欧洲文艺复兴以来到至今,就是一部自由和专制斗争的历史。因此没有必要在自由主义前面加上”左翼”二字。当然在欧美那些国家,近些年的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对资本的过度自由所造成的贫富的差距,一些自由主义者加上左翼二字来抗衡所谓的放任的自由主义这是可以理解的。而在中国这贫富差距过大是资本的放任的结果还是权力过大的结果呢?

我想香港的那些左翼自由主义者,不必当心中国的那些所谓左派的光环,作为自由主义的反面就是国家主义和极权主义,而在现代中国许多所谓的左派,其本质根本就是国家主义,那位何新干脆就直接打出新国家主义的旗号,他们意识到,马克思主义含有自由主义的根 ,因此他们甚至将毛泽东与马克思主义之间做了切割,那位韩德强不就自称批了20多年的马克思主义吗?他的大象理论是典型的极权主义。那位卢麒元甚至认为清政府的垮台是洋务运动导致中央集权的衰落的结果,在他们看来孙中山是乱臣贼子,而老蒋的垮台不是因为他的独裁专制,而是他企图走民主自由之路。他们根本就是否定人的自由,进而否定宪政民主,进而甚至否定十八大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进而甚至否定马克思主义。这样的左派还是人们通常所认为的左派吗?

不要将平等和自由对立起来,没有自由的平等那是监狱,不要将民主和自由对立起来,没有自由的民主那是专制。相对国家主义和极权主义来说,自由主义是天然的左翼。对于自由主义者来说,他们之间不管什么样的观点,个人的基本权利的尊重应是基本的共识,而对于中国今天所谓的左派来说,不管什么样的观点,所谓的国家和权力是他们的基本共识,这两种共识是对立的,在当今的中国,谁是左?谁是右?这是一个问题。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