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次拨号

最后仔细通读了一遍明天的讲稿,伍天明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把讲稿夹进讲义夹,轻松地舒了一口气。出去十几年了,第一次应邀回到故乡长沙来讲学,无论如何也不能搞砸。一个星期以来,除了接待单位安排的活动,他谢绝了一切可有可无的应酬,每天讲完当天的课,就一丝不苟地全神贯注地准备第二天的课。现在,这一切即将结束了,明天讲完最后一天,这次讲学就大功告成了。

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进入梦乡的妻子洪英姿,伍天明心里多少有一些愧疚。在国外整天忙科研、忙写作,没有时间陪她。妻子本来满以为“夫妻双双把家还”以后,可以痛痛快快地利用课余时间在一起玩一个星期,遍访亲戚、看望同学。没想到伍天明在这里也像在国外一样忙。不但没有陪她去探亲访友,连约请高中同班同学明天去凯旋门餐厅共进“最后的晚餐”这样琐碎而又麻烦的事情也交给她全权处理了。伍天明想向妻子表示歉意,更想问一问明天都请了哪些客人。但是他不忍心叫醒妻子。“我就不用操心了。”他对自己说:“早就交待好了,把所有同学都请到。英姿是不会误事的。”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