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邻居相告,我知道她已经搬了新居。她说那里人多店少,说我到那里做生意的话,肯定能赚钱。说起做生意真是令我不好意思,我就是在路边铺开一张大塑料布,放上拖鞋、袜子、鞋垫等之类的东西,让一些中老年的女人挑挑拣拣,买的时候再与我讨价还价,尽管这样,每天还能赚个几十块钱。根据生意上的说法,生意中的利润是为了扩大生意。但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所赚的利润只能勉强维持我与儿子的日常开销。本钱就那么两百块钱,进什么货除了计算好之外,更重要的在于我的眼光。只要我眼光一时不准,很可能就要压货,而我这点少得可怜的本钱是经不住这样的折腾。说来几乎令人不信,我眼光从来都很准,我想除了神明在暗中保佑我之外,实在是找不出第二个理由来了。本钱小与没有固定的生意场所,有时确实很糟糕,但有时也有好处。只是这个好处偶尔使我感觉到而已,这次使我感觉到了。我把所有的东西放在一个大包里,用行李车拖着,一早来到了我邻居那里。

我邻居一见到我,第一个表情就是惊讶,但马上转入了第二个表情是热情,接着出现第三个表情关心。她问道,“你这么早出来,忠忠没有什么问题?”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