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极权主义的国家的电影与政治,论专制文化与文化专制——看朝鲜老电影《无名英雄》有感

关键词:电影在这些专制的东西方社会主义的国家里,受到严密的控制,它承担着重要的意识形态宣教的功用,这种功用最得要的功能就是为政权的专制性提供一个证明其合法性的渠道。电影的说教为一党专制提供了所谓的“合法性”。这种人为的合法性所结出的最大的恶果,就是“感恩”,让它潜移默化地在老百姓善良的头脑中扎根。别小看了这种“感恩情结”,没有这种本来就子虚乌有的“感恩”心理,就不会产生出专制主义的一连串的恶果和恶行。最突出的恶果就是专制政权的官僚集团的特权化成为了一个可以理解甚至拥戴的原因和现象了,有了这种感恩心理,那么“我们的党我们的领导是如此地辛苦为我们的幸福而工作着,我们老百姓有什么理由不让他们过得好一点,让他们生活水平比我们老百姓高一点呢,这样他们才能够够更好地为我们服务和工作。”在这种感恩心理下的逻辑必然下,特权诞生了,特权便变得无止境地放大了,自然人权就变得小了,变得可有可无了,变得可以随便被“我们伟大的政府无私的官员们”漠视了剥夺了。专制制度下的政治电影无处不在暗示着这种让老百姓感恩的政治逻辑。这种表现特权的最极端的表现形式,就是对最高领袖登峰造极的“个人崇拜”,这种漠视人权的最极端的表现形势就是老百姓最后成为了一具具饿殍,生命象草一样贱。

网上的中国网民始终对朝鲜的现在和过去有一种很高的关注度,因为制度和历史的相似度很高,而且,因为同属一个东亚文化圈,中国与朝鲜的可比性也远比那些消亡的或正在消亡的社会主义国家要多得多,而且要有趣得多。中国有大干快上的大跃进运动,朝鲜也有日新月异的千里马运动,中国有饿死四五千万人的大饥荒,朝鲜也不甘其后,此刻饿死不知还要多少人的大饥荒仍在进行之中,中国造了两弹一星,朝鲜也要搞,并以此来讹诈国际社会并几乎得手,并且还不断地试射导弹挑衅国际社会。中国当局当初的动机又何尝不是如此,一方面要教育人民对那个万恶之源的美帝国主义要千刀万刮,一方面却暗地里拼着命的要投怀送抱,搞了个乒乓外交。文革时的中国人都要佩戴毛泽东的像章,朝鲜过去和现在都要佩戴金氏父子的像章。中国要搞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朝鲜也要搞有朝鲜特色的社会主义,这种所谓的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实质,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两国悠久的封建专制主义的借尸还魂,只是北朝鲜搞得更为出格,连父死子继的皇位继承制也没有拉下。两国的人民都很苦,两国的领导阶级都拼命(中国是“曾教育”,而朝鲜是现在进行时)教育人民要仇恨资产阶级,仇视资产阶级的腐朽生活方式,而自己的达官贵人却过得比资产阶级还要腐朽而无所不及。如果有不同,那就是中共维持不下去,进行了改革,这倒不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为了挽救自己的统治,而朝鲜却冥顽不化,不顾政权的亟亟可危,仍就在把国穷民尽的革命进行到底,而最无耻的是,那个伟大的金日成大将军朝鲜人民的慈父对当年东德的领导人昂纳克说:“让人民贫穷他们就会更老实”;中国有毛泽东思想,而朝鲜也有一个“主体思想”。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在中国人心里,朝鲜可以说是一个文革在继续的另类中国故事。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