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房”和电炊的故事

(一)

虽然学府职工在很长时期里对庄育英不甚注意,都没有把她当一个人物看,因为她相貌平平,文化程度又很低,在学府里也很少出头露面,似乎很低调;但是庄育英在执掌公司大权之前,却大大的露了两手,令学府职工惊诧莫名,不能不对她刮目相看。也许老佛爷和老农民也正是因为此,而格外看重庄育英的魄力与能力。

话说八十年代中期省上筹建学府时,学府和一个叫什么服务部的单位共同征用了一家破败皮鞋厂的地皮,然后各修各的楼,各盖各的庙。当时主持学府基建的是润德主任,为人干练,很有魄力。他领导着五六个职工,其中包括牛大侠和十恶不赦,一起照管盖大楼的事宜。草创时期,条件相当艰苦,工作非常紧张。仅有的一辆桑塔纳,只用于公务,谁跑业务谁乘坐,所以上下关系融洽。那些日子里大家都有创业的自豪感,心情很是愉快;尤其是润德主任身先士卒,和大家同甘共苦,很体恤下情。当然润德也不是白求恩张思德焦裕禄式的标兵人物,他偷偷摸摸在别处给自己弄了一套房子,以解自家的燃眉之急。

学府大楼快要落成时,上面派来老农民当副院长,主持工作。姗姗来迟的老农民一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接管桑塔纳小轿车。他成天坐着小轿车四处拜客,昭告亲朋好友自己终于荣升地级干部;他大摆官谱,对润德主任指手画脚,咿咿哇哇,横挑鼻子竖挑眼。劳苦功高的润德主任看不起老农民能力平庸却官瘾十足,也不甘心牛打了江山,却是马坐店的态势,因此对老农民爱理不理。两人尿不到一个壶里,矛盾日渐尖锐,以至于愈演愈烈。在上级那里告对方的状,成为他们的家常便饭、必修功课。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老农民是从上级机关外放出来的,是嫡系;而润德是从外系统调进的,和上面人头不熟,没有靠山,他用建楼款给自己买私房的硬伤被老农民适时地捅了出来,上级主管机关明显地偏袒老农民。学府教学办公大楼还没有竣工,心灰意冷的润德主任干脆撂了挑子,看无能的老农民如何收拾残局。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