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府的公司梦

(一)

俗云:每日清晨一炷香,谢天谢地谢君王;太平气象家家乐,都是皇恩不可量。

学府四大恶人之一的“无恶不作”评论走马灯似的“老农民”、“老佛爷”、“老秀才”等等院长是“老鼠下仔,一窝不如一窝”;四大恶人之首的“恶贯满盈”也常说,跟上狼吃肉,跟上狗吃屎,跟上一帮弱智的院长还能有何指望?一位处长给领导班子提意见:狮子统帅羊组成的军队可以打败羊统帅狮子组成的军队。我知道,这是拿破仑的话。这处长是委婉地表示院长们工作能力太差。

张公饮酒李公醉,皇帝不急太监急。学府的老百姓不满也罢,着急也罢,也只能死眉瞪眼地熬着,磨着,混着,一筹莫展地窝囊着。不过要我说,学府因此也有了一个非常宽松的人际关系环境。没有工作压力,利益冲突也就微乎其微,因此学府里人情味甚是浓厚。凡有婚丧嫁娶,生病住院,危困急难,全院同事大都能够尽力伸出援手。古道热肠,义薄云天,人人铭感在心。如此的人文环境历练出了一位出色人物:甘少侠。

甘少侠与我同事十数年,但是有关他的戏剧性的故事,我知之甚少;这并不是说他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机器似的人物,我以为“少年老成”这四个字,他是当得起的。甘少侠本是一个忠厚的农家子弟,上完大学,在故乡教了一段时间的中学。大概不甘心于在穷乡僻壤当老夫子,动了在省城谋求发展的念想。他因为和老农民有一点转弯抹角的亲戚关系,于是就进了学府当行政干部。他年轻,有学历,有点背景,因此在学府里很快得到提升,成为学府最年轻的副处长。与别的处长不同之处是,甘少侠和群众的关系搞得很活络,和不得人心的院长们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职工和院长之间那无形的对立,常常因为甘少侠的作用而被缓冲。例如他当教研室主任时,主管教学的老秀才和后来的滑头院长,动不动给教员压任务,不是写教案,就是交论文。而这些统统是折腾教员——写教案,却不安排上课,也实在没有课可上;论文发表了,听不到院长一句鼓励的话。因此教员们无所适从,瞎混日子。甘少侠在院长面前常常护着教员,有“为民请命”的立场;当然,他也给教员找一些可以做的事情,以搪塞好吹毛求疵的院长们。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