啸宇公司之谜

(一)

话说庄育英拿下学府的公司操办权后,紧锣密鼓地准备开业。学府把办公大楼里的大部分房产划归啸宇公司;那个被撤销的民办大学带到学府的六十万现金和一部客货两用车转眼之间归庄育英所有。同时啸宇公司向银行贷款两百万,贷款的抵押是学府办公教学大楼(估价一千万元)。听人说,后来庄育英再度以大楼作抵押,又从另一家银行贷款两百万(一说她两次总共贷款一千万)。这就是说,学府的大楼被庄育英抵押了两次。四百多万国有资产到了庄育英的手,事情就这么简单。

庄育英获得巨额资金,腰缠万贯,她以啸宇公司总经理的身份坐上飞机,飞广州,飞上海,飞北京,当然是为了开展业务。她在天上飞个不亦乐乎,公司交给她手下的人去重新装修,那是一帮清源煤矿来的人。真是:乡里鼓儿乡里打,当方土地当方灵;死了驴子臭了地,学成道士老了鬼。

学府不明不白地把多半座楼给了庄育英办公司,明眼人一看就知她是给自己办,不是给学府办。但是老佛爷院长和老农民信任庄育英;看着庄育英的大手笔,他们深信庄育英是千里马,而他们是伯乐。他们不断地接受庄育英的邀请,出席各种名目的盛大宴会,喝得醉眼朦胧,打着响亮的饱嗝,在席面上和燕孝贵、银行的官员称兄道弟,互相吹捧。学府职工只能冷眼旁观看庄总经理的啸宇公司折腾办公大楼。整座大楼里电钻呼啸,电锯轰鸣,射钉枪嗒嗒嗒地扫射;浙江人叽里咕噜地叫唤,一拨一拨四川人、河南人呜哩哇啦地嚷嚷。职工们在弥漫的粉尘、刺鼻的香蕉水和散落的材料碎片里艰难地穿行上下班。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