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解放”和土改

我妈妈叫卢凤仙,生于1922年农历正月初十,是邻村城家里人。城家里在我们西河西边,相距2华里,从窄木板搭成的便桥上过一条小河,走一会儿就到了。我外公叫卢念伦,外婆叫周义音,他们和我大舅章池都是朴实忠厚的农民,家境一般,虽然不算富足,却也衣食无虞。本来我还有个小舅,名叫章和,早年在我父亲的汽车连里当兵,后来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四处寻找和打听了很长时间也没着落。我还有个大姨,是我妈妈的姐姐,嫁在我们西河东边十里处的大村镇李宅,也是一个普通农户。

妈妈小时候只读过几天书,认了一些字,没学什么知识。但是她很聪明,跟我父亲结婚后随汽车连跑南闯北,见了许多世面,也积累了不少学识。回到故乡,重新当了农民,她基本上是独力肩负了维持家计的重担,被贫穷和艰难困苦压得气都透不过来,却一直顽强地挺着,决不向生活低头。插秧、踏水车、割稻,无论什么农活,她都是一个人干,从不请人帮忙——事实上也没钱请。日复一日地光脚在水田里劳作,她的双腿经常爬满蚂蝗,收工后用鞋底拚命拍打才能清除,结果双腿总是布满血痕,而且经常肿胀,我和哥哥看了都很难过。

妈妈的担子实在是太重了,因此,尽管全部心思都放在四个儿子身上,却不可能用较多的时间和精力关照儿子们。这样,我和哥哥就必须经常自己管理自己,而且要经常代替妈妈干些事情。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