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桂华:笔仗——夏志清与唐德刚

Share on Google+

引言

此事发生在几十年前,早已结局,现在再谈,应该不会有再起波澜之虞。

翻出这件旧案,是想据此谈论一下“人性”,中国文人为人著文中所表现出的习性。笔仗不是“小说”,但两位均已过世,权当其小说人物。两位离小说事实上也不远,一位是专治中国小说教授,一位历史教授,却搞过创作,所写小说在美国报章一载几百天的。

我所要谈论的文人习性,自然不限于两位,但两位是名人,名列美国学府最知名华裔文科教授,谈他们,可便宜收“两位尚且如此,其他不必再言”之效。而且,两位之争极具社会学个案意义:一典型,两位之争中所表现的习性,在中国文人中普遍存在;二集中,在我所见识过的文人笔仗中,很少有如此长篇幅又如此集中表现文人习性的记录。最后一点,老实招来,我写有此事旧稿,可省却叙述之劳也。

(上)事件之始末

1、唐德刚《海外谈红楼》

1986年初,唐德刚撰文《海外谈红楼》,文章刊台湾《传记文学》1986年5月号,同时刊于5月6、7日《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唐在文章中“谈红楼”之余,批评夏志清《中国古典小说》一味崇洋,以西方标准衡量中国古代小说,贬低了《红楼梦》等小说的价值。此文立即引起夏志清长文回应。

2、夏志清《谏友篇》

夏志清《谏友篇》文还署有一副题,“兼评唐德刚‘海外谈红楼’”,文章刊《传记文学》1986年8月号,同时刊台湾《联合报》和纽约中文《世界日报》。文章分九小节,一万八千余字。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1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