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我从来不相信有阴阳眼这回事,就像我起初不相信上帝。这两件事都是直到我女儿告诉我有,我才不得不信。

可我为什么那么信一个小孩子呢?理由很简单,我女儿豆沙不会撒谎。这倒也不是天生的,是我没等她有机会学会撒谎,就马上想办法把她带出来了。记得那个初夏,去北京接她走的时候她还老大不情愿:

“过完‘六•一’再走不行吗?我们老师说了,儿童节的时候我们要给胡锦涛爷爷唱歌呢。”

“胡锦涛是谁啊?儿童节,去给一个你不认识的、还面瘫的老头唱歌,这是啥意思呢?你想唱就唱给姥姥、姥爷吧,唱完了咱们赶紧上飞机。”

出来以后我继续给她营造不用撒谎的环境,这样一来最大获益者当然是我自己:孩子只要开口,说的都是真话,这让我特别省心,作为家长,无形的心血成本降到很低。举个例子吧——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