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也者》创刊号发行之后,我随即参加了大陆谜人港台参访团第二次赴台,紧接着又来美国探亲半年,有机会向台湾和在美国的谜友们赠送新出炉的《谜也者》,在海峡和大洋彼岸进行了值得铭记的灯谜交流。这半年期间,还得以借助网络,继续征求各方意见,继续征集各类稿件,为这一期做准备。4、5月间,在环游美国列车的观景车厢里,我一边欣赏着窗外西海岸、冰川国家公园等处美不胜收的景色,一边回顾着刚刚与在美国各地谜友们的亲切相会,一边开始整理编排第二期的稿件,全然没有感到旅途的疲惫,列车在疾驰,思绪也在疾驰,想到海内外的谜友们,我心头便充溢着温馨与惬意。

在美期间,恰逢海外游子创建“游子吟谜社”和出版《谜径通幽》社刊20周年,借此机会我广泛联络了在美国、加拿大的游子谜友,因忙于事业、生活及种种原因,活跃了十余年的海外灯谜游子大多淡出了谜坛,有些已经失联,有的因疾病缠身无法再从谜,我曾建议他们编印20年纪念集的愿望很难实现。我也访问了几家曾辟有灯谜论坛、在海外影响较大的中文门户网站,除了文学城的“闲趣谜语”还在坚守,未名空间的“执谜不悔俱乐部”已近于停滞状态,亦凡论坛的“四海纵谈”早成陈迹。但由此我产生了搜集、整理、编辑海外华人灯谜作品的构想,并立即付诸实施。还与文学城“闲趣谜语”论坛合作,启动了首届“谜也者”杯旅美华人灯谜创作赛。我曾想,这无异是在异国“抢救”中国的灯谜文化遗产。因而,本刊“灯谜薪传”栏目也将扩大视野,不再限于国内被命名的非遗项目传承人,海内外凡与灯谜传承相关的人和事,都理应得到反映。本期刊出定居在加拿大的越南华裔、多伦多虎门谜社社员、游子吟谜社早期社员潘宙先生所写的《一起猜灯谜的日子》,将带我们走进多伦多唐人街,去目睹海外华人灯谜活动的兴衰。想想曾活跃在加拿大谜坛的黎彪和谭永祥,不由令人感慨——灯谜文化遗产抢救岂止在国内!

在洛杉矶,看到潘汝淦先生回国探亲时所购《百家姓灯谜趣话》,看到中文书店出售的国内谜书;在西雅图,看到苏锦彦谜友保存多年的《全国灯谜信息》旧刊;在波士顿,听了何明、刘迟冰谜友聊当年游子吟谜社的创立,聊他们在美国高校灯谜活动的传承;在纽黑文,参观了苏卓平谜友的书房,她的灯谜藏书绝不亚于国内的谜书收藏家……我深切地感受到,这些不仅仅是零散在异国的灯谜种子,更是保持海外华人谜友与国内灯谜母体连接的纽带。

在即将回国前夕,我看到台湾《谜萃》5月号的一个角落,刊登了几则“美国袁尚贤英文谜作”,马上引起我的关注,在我向高雄徐添河先生发邮件,询问袁先生联络方式的几乎同时,波士顿的游子谜友何明发来邮件,向我提供了袁尚贤先生近年在大波士顿地区主持灯谜活动的几家媒体报导。袁尚贤博士是台湾老一辈谜家、台北集思谜社原社长袁定华先生的哲嗣,灯谜的薪火不仅在袁氏家族中得以传承,而且随着海外华人的步履,在异国的土地上得以传播,袁先生近年即频频在春节团拜暨元宵灯谜晚会、波士顿台大校友会等华人社团小区活动中主持猜谜,当我看到袁先生身着中式蓝色长袍,桌上搁个小鼓,有人猜中后击鼓三响以示庆贺的照片时,自己也仿佛置身于那欢快热烈的气氛之中,欣喜不已,兴奋不已。袁先生在美国的灯谜实践,不惟能显示其深厚的家学渊源,更具有中华传统文化绵延赓续的深远意义。回国在即,希望我与袁先生能尽快取得联系。

在国外半年多,我仍时时牵挂着灯谜,处处寻觅着与灯谜有关的一切,同时一直在为这一期刊物做着准备,期待国内谜友与我分享在异国的灯谜感受。

2014年5月25日于诺克斯维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