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运领袖黄之锋获泰国朱拉隆功与法政大学邀请到当地进行交流,受到中国政府干预,泰国首相巴育指出,是中国官员要求遣返黄之锋,对此香港的律政司司长袁国强竟回应说:可能是“翻译问题”,对泰国的说明视而不见,引起市民一片哗然。这本“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护照”已经沦落到出了事政府对此视而不见,甚至歪曲事实,就是要打压香港市民旅行的权利。

特区护照的可信性再降新低

根据香港基本法第三十一条,香港居民有旅行和出入境的自由。然而中共却再一次向香港人示范了这部基本法是如何空言保证香港人的权益──黄之锋可以出境,可以去泰国,但去到泰国,却被中共的外交压力,迫令泰国政府不要让黄之锋入境,这种手法之恶劣,代表着香港的自由受到打击,更代表这本“特区护照”的可信性再降新低,即所谓代表香港进行“外交”的中国政府,不但没有为香港人申张应有的权益,反过来为了政治目的,向使用这本护照的香港人作出政治打压,实在令香港人心寒。

泰国政府为向国际证明事件其实和自己无关,向邀请黄之锋的泰国大学表示,容许黄之锋以Skype作视像即时演讲,唯只限制黄之锋不能谈及赶其出境的问题,即想表明泰国政府对黄之锋的态度,其实和泰国的内政无关,而是中国的干预。

同样道理,近年澳门一遇到有中国领导人前往,就会成为香港支持民主人士的禁区。近几日连续好多位香港人,有些曾参加示威被捕,但没有被检控,以至荃湾社区网络林锡添从未有被捕,也同样被加入了澳门的黑名单,其唯一被“关注”的行为,就系曾经参加过香港的区议会选举,这种合法合情合理的事情,却居然也被澳门加入黑名单,证明中共在香港的政治部几乎无处不在,为何这些示威者以至参政者的身份证号码,会被澳门政府当局得知?为何澳门当局要无差别乱禁香港人入境?不是大家都是“特区”吗?

中国政府令年轻一代愈发离心

香港人在异地无论遇到什么意外,香港的入境处都几乎无法直接提供协助,而要依赖中国外交部与当地的领事馆。观乎今次黄之锋遇到的问题,即香港不但没有协助,反而是问题的始作俑者之一(提供黄之锋的资料给中共),以至出事后“视而不见”。另一方面,中国驻外领事馆有如香港的中联办,主要工作为统战当地华人,因此近年多次事件都显示特区护照作用成疑,反为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者,却得到英国政府处理英国人一样的服务;因此近年BNO的续领人数不断上升,香港人用脚对中国政府投下了不信任的一票。

然而最大的困难,是部份有如黄之锋这些出生于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之前者,其父母当年没有办理BNO护照,而出生于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之后者,则不能办理BNO.因此年轻一代港人,对此问题是“避无可避”的,其不满更去到新高点──为何这本“特区护照”,或者香港人所谓“中国”的身份,竟成为了打压港人的政治工具呢?事实上由李波到桂民海,中国政府向全世界示范的,就是只要你“被中国人”,中国政府就可以使用对付其国民的粗暴待遇,去对待华人,这种手法自然令香港年轻一代愈发离心了。

动向2016.1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