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元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武昌城里枪声大作,被革命党人渗透的新军临时起义,风雨飘摇的大清帝国随之灭亡,从秦始皇开始历时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终于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大汉帝国也罢,大唐帝国也罢,大明帝国也罢,大清帝国也罢,最终都是过眼云烟!

“帝国”被“民国”取代,封建制度被共和制度取代,中国再也没有什么皇帝了,只有百姓,只有人民,谓之曰“中华民国”!这也是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四万万人摆脱封建王朝的奴役,第一次拥有了选举权,可以选举议员,罢免官员,可以结社参政,可以集会游行,可以办报纸,总之是彻彻底底的公民而非奴隶,这是几千年来破天荒的大事情,这是一个真正的新时代!

“老天总算做人美,偏早生了一个孙中山,又生了一个黎黄陂,并且生了一个袁项城,趁这清祚将绝的时候,要他三人出来作主,乾了一番掀天动地的事业,把二百六七十年的清室江山,一股脑儿夺还,四千六百多年的皇帝制度,一股脑儿扫清。我国四万万同胞,总道是民国肇兴,震铄今古,从此光天化日,函夏无尘,大家好安享太平了。”

蔡东藩在其名著《中国历朝通俗演义》的《民国史》当中以通俗演义之笔法,简洁明了,平白朴实,道出了辛亥革命的丰功伟绩!

孙黄

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为革命宗旨,西元一九零五年孙中山黄兴等革命党人创建了中国同盟会,孙中山被推举为总理,在同盟会机关报《民报》发刊词中,孙中山首次提出民族、民权、民生三大主义。从此,革命党人团结一心,发动数次武装起义,前赴后继,流血牺牲,毕其功于一役,终于在武昌起义后推翻了腐朽的满清皇朝,创建了中华民国,光照千秋,万古流芳!革命之后功成身退,是为世界第二华盛顿!

孙中山和黄兴,是为革命党人之两大领袖,一文一武,一在国外演讲筹款支援革命军之武装起义,一在国内领导组织革命军之武装起义,相互扶携,共同革命,时人称之为“孙黄”。

辛亥革命之前,革命党人发动了十余次武装起义,皆告失败,孙中山之功绩自不必说,这里要着重记述的是黄兴之功绩!

西元一九零八年三月,黄兴等人率领200余人在广西钦廉上思起义与2万清军周旋月余,并激战数十回,大破清军。后弹尽粮绝,以四人而御六百敌军,机智从容退回河内。之后云南河口起义,都遭失败。

西元一九一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副总指挥黄兴与总指挥赵声领导第三次广州起义(即著名的黄花岗之役),黄兴率领敢死队进攻督署。他首先发难,连发三弹,率敢死队百余人,攻入两广总督辕门,发现总督张坚白已逃跑。此次起义多人牺牲,事后收敛殉难者遗体,有八十余具,察实身份者七十二具,史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黄兴指挥队伍杀敌,战至最终只剩他一人。右手负伤,断两指,逃到香港就医。

西元一九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黄兴由上海到达汉口,被推为中华民国军政府战时总司令,指挥民军和清军的战斗。革命军总司令黄兴在汉口、汉阳对清军作战。苦战二十余日后,民军退至武昌;此时,黄兴认为应转攻南京,遭当地革命党人反对,乃辞职去上海。黄兴于十二月赶往南京指挥战事,并于十二月二日一举攻下南京城。此后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定都南京。

黎菩萨

“鼎革之后,挂着首义头牌的黎元洪,在多数时光,虽然没有实权,但却很有光环。后来各省代表组建临时政府,在孙中山没回来之前,他的威望甚至不下于革命元勋黄兴。临时政府,无论孙中山时代,还是袁世凯时代,都跑不了他的副总统。”著名历史学家张鸣在其《辛亥,摇晃的中国》一书中如此评价黎元洪。

黎元洪只是一个被临时推举出来的人,辛亥革命武昌起义时,黎元洪藏身在朋友家中。革命党人因为领袖皆不在武昌,强迫黎元洪出任湖北军政府都督。各省都督府代表联合会成立后,先后推选黎为中央军政府大都督、假定副元帅、大元帅。南京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时,黎被选为临时副总统。因为面相和善,时人称之为“黎菩萨”。

革命党人

革命军中除了这些鼎鼎大名手握重权的人物外,我们也不能忘记这些仁人志士!

“革命军中马前卒”的邹容,一本《革命军》,传遍天下南北,激励革命志士共赴国难!

蹈海自尽的陈天华,所着《猛回头》和《警世钟》两书,成为当时宣传革命的号角和警钟。

“刺杀先驱”万福华在上海刺杀前广西巡抚王之春,揭开了晚清刺杀风潮序幕。

清朝五大臣以预备立宪为名出洋考察。光复会会员、“北方暗杀团”志士吴樾混入列车引爆身上的炸药。但五大臣中只有载泽、绍英受伤,而吴樾当场殉节。

温生才用五响手枪刺杀了广州将军孚琦,但被警卫跟踪捕获。

徐锡麟趁安徽巡抚恩铭到巡警学堂参加毕业典礼之时,举枪将其击毙。后率众起义失败被害。

李沛基使用炸弹当场炸死广州将军凤山,李沛基趁乱逃脱,顺利逃到香港。

勇猛刺杀清摄政王载沣的汪精卫,虽然失败,但是名震天下,狱中作诗: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不失英雄气概!

写下《与妻书》从容就义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的林觉民: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为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读之无不令人潸然泪下。

鉴湖女侠秋瑾,腰挎倭刀,豪气沖天,革命起义,慷慨赴死,孙中山称秋瑾为“最好的同志秋女侠”;题词:“鉴湖女侠千古巾帼英雄”;楹联:“江户矢丹忱,感君首赞同盟会;轩亭洒碧血,愧我今招侠女魂!”

袁宫保

袁世凯是北洋新军的领袖,又是清朝的内阁总理大臣,俨然是清朝军政之最高长官,辛亥革命之时,满清王朝可以拿来抵抗革命军起义的只有袁世凯的北洋新军,麾下猛将如云,北洋三杰之狗冯国璋率军猛攻武汉三镇,拿下了其中两镇,让革命党军黄兴灰头土脸地离开了武汉。假如没有袁世凯的识时务,与革命党人南北和谈,恐怕革命党人还真的就兵败如山倒了!

袁世凯是近代中国最具争议性的人物,不流血的推翻满清皇朝,结束革命军与北洋新军的血战,确乃推翻帝制,建立共和最大之功臣!然而建立共和之后又推翻民主共和,在全国各地的反对浪潮中毅然恢复帝制,改年洪宪,称帝八十三天,含恨而死,一代枭雄,默然陨落,令人唏嘘不已!

但是袁世凯却又是爱国的,所谓的二十二条卖国条约却是不实之说,完全是误解了他一片苦心,二十二条条约之规定在袁世凯多次努力谈判之下根本没有一处条约是不利于中国的,也使得日本通过条约快速灭亡中国之企图完全破灭,也把日本全面侵华战争推后了二十余年,使得中国有更多的时间积蓄国力,也有了与日本决一死战的本钱!袁世凯主政朝鲜十二年就处处与日本周旋,多次粉碎了日本妄图侵占朝鲜进而窥伺中国领土的阴谋,推迟了中日战争的爆发!

再说袁世凯一意孤行的恢复帝制,有人说他是想效仿英国日本施行君主立宪制度,平稳过渡,努力建设百废待兴的中国,不要再争吵不休,不要再举棋不定!当时的民国,旧的封建制度刚刚废除,新的民主共和制度刚刚建立,人心不稳,且内有军阀混战,外有俄日虎视眈眈,随时都有亡国灭种之危险。所以不应施行激进的民主共和制度,况且四万万人之中懂得民主共和的又有多少,愚昧无知之人处处皆是,什么议员,什么两院,什么内阁,什么总统,什么共和,我只知道八股科举,皇帝老子!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只是历史没有给他一个机会,假如真的施行了君主立宪制那么后来的军阀混战必定不会上演,无数革命志士流血牺牲所创建的民国也不会偏离最初的梦想,但是,历史没有假如,只会一步步向前推进……

总结

辛亥革命到今天已经一百零五周年了,除了带给世人更多的纪念意义外还有什么值得我们铭记和学习的呢?我想大概有这么几点:革命党人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流血牺牲,为国为民之精神;仁人志士不怕牢狱,不畏强权,为民请命,发愤图强,建设国家之精神;再有就是北洋新军和满清皇朝顺应历史潮流响应人民号召放弃武力抵抗,不流血的结束封建帝制,和平过渡,开创中国数千年来改朝换代不流血之先例!

民国建立后军阀混战,各方廝杀不断,民主共和几被践踏,无数仁人志士流血牺牲开创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风雨飘摇,一路坎坷,直到蒋中正带领十万黄埔男儿东征北伐,统一中国后中华民国再一次挺首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八年抗战,终成为世界四大强国,血洗百年国耻,壮志青天耀白日,血浸山河满地红!

但愿朝阳常照我土,莫忘烈士鲜血满地!

董文正

写于辛亥革命一百零五周年之际

《公民议报》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