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毛泽东和波尔布特等人的存在,生不逢时的金日成没能在共产党的老左阵营里弄到一顶世界冠军的桂冠,但子承父业的金二世可谓当今世界第一左派,他不仅左得顽固,左得狡猾,而且左得病态万方。

韩战爆发之前,朝鲜的经济发展水平比南韩地区要高出许多,但在金氏父子五十多年的经营之下,一个好端端的朝鲜被弄到百业凋零、民不聊生,在韩国向世界贡献出现代汽车、三星电子以及出众的足球技艺之际,朝鲜的百姓却要靠来自中国、韩国、美国、俄罗斯等地的世界性输血管道维持奄奄一息的生命。在朝鲜民族的历史上,金氏父子将成为遗臭万年的罪人,而金氏父子的五十多年统治,则是朝鲜民族的耻辱。

但是铁桶般的愚民教育和军警强权将朝鲜与外界完全割裂开来,就连从中国东北地区入境的游客都不允许携带手机进入,游客在城市和乡村的拍照也会引来军人的干涉,这种完全封闭的高压政治,使我们对朝鲜百姓的命运只能五十步笑百步地徒唤奈何,而投鼠忌器的民主国家往往也只能以持续的物资援助换取金二世十分有限的合作。

但金氏王朝不仅毫不顾惜朝鲜民众的生活,而且利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间的意见分歧,公然以民众为人质,不断对外实施绑架人员、伪造外币、核武敲诈等恶劣的流浪无赖行为,这使它不再只是朝鲜人民的敌人,也成为世界人民的公敌。被西方国家寄予厚望的六方会谈已经成了朝鲜愚弄人类善意和耐心的闹剧,作为半岛无核化的最关键一方,金二世寻找一切借口拖延和逃避会谈,并以导弹试射和核试验等手段,主动挑起争端,成为世界和平的极大威胁。金氏王朝的行为表明,这个政权奉行的完全是一种是对内大肆镇压,对外大耍流氓的国策。

在朝鲜宣布即将进行核试验之后,美国称朝鲜的行为“不可接受”,日本称“不可原谅”,韩国称“不能容忍”,中国和俄罗斯却显得有些尴尬,两国均不敢对金正日的疯狂之举提出正面谴责。

众所周知,中俄的尴尬态度与五十多年前的那场“抗美援朝”战争有关,如果没有中国和前苏联的力挺,悍然入侵韩国的金日成的最好结局也不过象王明一样流亡苏联,默默无闻地终老此生,或者跑到中国避难,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批斗至死。但在毛泽东和斯大林的合作之下,无数中国士兵的生命和大量武器弹药维持了一个封建王朝至今“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可是,士兵的牺牲和物资的消耗换来的,却是一个永不停息的麻烦制造者。在当今中国的某些“国际问题专家”看来,如同台湾是美国制约中国的一枚棋子,朝鲜则是中国制约美国的棋子,因为台湾与朝鲜问题的存在,中美被迫在国际问题上采取理性的适度合作态度。可是,金氏王朝幻想以中国和俄罗斯为后盾,以冒险性的疯狂行为对全世界实施威胁,这种行为有可能使中美关系转向恶化。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领导人,美国总统布什最近叫停了向台湾出售F16战斗机,在这种气氛下,中国不仅未能投桃报李,促使朝鲜回到六方会谈的谈判桌上,反而眼睁睁看着金氏望王朝甩出最危险的核试验言论,中国领导人不会不知道,全世界都把中国视为朝鲜的盟友和潜在后盾,如果在朝鲜确实进行了核试验而中国不加以制止,那么,中美之间的外交平衡将被打破。

不仅如此,作为近邻,即使不考虑其它因素,中国也绝不应允许朝鲜发展核武器,如果任由一个疯子在家门口舞刀弄枪而无力约束,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颜面将丧失殆尽,而且,一旦朝鲜进行核试验,中国将没有理由限制日本乃至韩国开发核武器,如此以来,整个东亚地区的军事平衡也将被彻底打破,中国人民将会生活在一个危险的火药桶上,这样一个“核武火药桶”的形成,将严重危害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不管在哪一个领导人的时代形成这种局面,他都无法向历史作出交代。

自六四以来,中国政府把稳定视为压倒一切的大局,这是对国内而言,而在国际上,一些流氓国家对美国的挑衅行为却往往被视为有利于中国外部环境的改善,种种迹象表明,朝鲜和伊朗的核武器研究,似乎与中国有些某些微妙的关系,但是中国政府应该明白,自毛泽东去世以后,中国共产党已经没有那种拯救全世界三分之二人口的雄心壮志,文革结束后的中国,也不再是朝鲜那种完全非理性国家,在世界一体化潮流越来越清晰显现的今天,即使中国政府无意于构筑世界的安全与稳定体系,它对于东亚地区军事平衡的需求却应是真切的,很难想象面对战火纷飞的朝鲜中国能够置身事外,与朝鲜军事同盟关系的存在将会把中国置放在“打”还是“不打”的困难选择之下,另外,一旦战争爆发,无法避免的难民潮也会对内部矛盾本已尖锐的中国东北地区造成难以估量的后果,除此之外,近在咫尺的核辐射威胁更是不能加以考虑的因素,如果核试验失误造成的核辐射扩展到中国境内,中国政府有能力面对民众的愤怒情绪吗?

因此,如果中国政府有意于维持中国周边局势的稳定,就必须看清金氏王朝的流氓本性和无赖嘴脸,放弃以前那种不负责任的含糊态度,转而与国际社会认真和深入地合作,旗帜鲜明地对朝鲜施加最强大压力,用最严厉的口气对朝鲜大声说不,以阻止金二世赌徒式的冒险,而绝不能允许金正日这个麻烦制造者对中国人民实施绑架勒索的图谋得逞,更不能为金氏王朝的疯狂行为背书。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