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5日是联合国“消除针对妇女的暴力日”。自即日起至12月10日为举行国际消除针对妇女暴力的相关宣传活动期。

这个“消除针对妇女的暴力日”的来由是1981年7月,第一届拉丁美洲女权主义大会宣布把11月25日作为反暴力日,以纪念1960年11月25日被独裁者暗杀的3位多米尼加女性——米拉贝尔三姐妹。大会还决定每年11月25日至12月10日举行相关宣传活动。1993年11月25日,联合国发表了《消除针对妇女的暴力宣言》;1999年11月3日,联合国大会正式通过由多米尼加共和国提出、60多个国家支持的建议,将每年11月25日定为“国际消除针对妇女暴力日”。

《消除针对妇女的暴力宣言》将“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定义为:在公共场所或私人生活中,任何基于性别的、对妇女造成或可能造成身心或性行为伤害和痛苦的暴力行为,包括威胁进行这类行为、强迫或任意剥夺自由。

在第七个“国际消除针对妇女暴力日”及相关宣传期来临时,中国这遍历来以悠久文明自许的土地上,却发生着一系列野蛮残暴针对妇女的罪恶行径:

11月24日,也就是“国际消除针对妇女暴力日”的前一日,中国首都北京,2008年将举行世界奥运会的地方,在闹市之中,中国执法的两名身高大的男性警察公然对一个妇女大施拳脚,暴力相向。具体情况如下:11月24日早上十点钟,耿和去北京酒仙桥市场时被国保一路跟踪,当到市场中,耿和叫一个紧跟自己的身高达1.8米左右的男国保离远一点,对方否认自己在跟踪,于是耿和就故意往回走,那国保也只好跟着往回走,耿和就揭露他的谎言,结果国保恼羞成怒,出言辱骂耿和,当耿和回骂他一句时,他居然就冲上前去用拳猛击耿和的嘴,与此同时另一名同样高大的男警察冲上来从后边抱住耿和,来回猛甩。在两个警察的夹击下,耿和嘴被打伤,满口是血,牙齿松动,下巴肿起,嘴巴歪斜,左胸的上面,锁骨脖子下边一片青紫,右手小拇指甲盖整个翻起,左手无名指肿起,握拳头握不住,外衣被撕烂。事后国保队长去找耿和,竟说她也打伤了国保。

无独有偶,同样在举行国际消除针对妇女暴力的相关宣传活动期中的11月28日,山东临沂,一个离儒家鼻祖孔子出生地几百里的地方,警察公然欺凌一个抱着一岁多孩子的妇女。具体情况是:11月28日中午12:20,刚办完法院有关证人签字手续的袁伟静被一直环伺周围的警察拿着传唤证带走。到晚上20:55时,有村民发现一辆车上几个警察分别提着袁伟静四肢将她丢在了村边路上。当村民去问袁伟静时,她只是痛哭,除了说了一句“再也不相信中国的法律了”,就说不出任何话了,痛哭使她几欲昏厥,身心所受伤害可见一斑。

在世界为消除对妇女暴力而宣传呼号时,在为纪念被独裁者暗杀的3位多米尼加女性——米拉贝尔三姐妹的特殊日子里,中国警察以其对妇女的“勇武”,用妇女的鲜血来回应着国际社会消除对妇女暴力的努力。当然,在此之前耿和已受到了近一年的监视跟踪,尤其在其丈夫高智晟律师因上书而于8月15日被捕后,她更是被软禁,受威胁,遭辱骂。同样袁伟静因丈夫披露临沂野蛮计生而被“连坐”软禁达15个月之久,期间多次被打,至于威胁、辱骂,那就更不待言了。

在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人的自由、尊严等普适人权价值日益为世界所公认之时,在中国提倡构建和谐社会、标榜依法治国的口号下,在首都北京,在山东临沂居然还公然长时间上演着这种与历史背离,与文明相左的反人性的野蛮而罪恶的闹剧。这种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中,肆无忌惮的为恶,完全是对人类的蔑视,是对人类文明的嘲讽,是对人类人性的污辱。对于如此长时间公行的罪恶,人类不能及时制止,一则显示着人类的软弱无力,再则预示着人类的灾难深重。人类无力阻止一个政权对一个弱女子的暴力,人类就更无力阻止暴政对整个世界文明的颠覆。殷鉴不远,看看纳粹早期先对本国妇幼施暴,再对种族挥刀,最后就对别国动炮。

在这“国际消除针对妇女暴力日”的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在耿和、袁伟静的鲜血与哭泣中警醒吧,灾难就在我们的身边!让我们再次铭记: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刻着的一首短诗:“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2006-11-30于北京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