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镇级人大代表选举即将举行,到处都贴满了选举委员会的公告,标语也是睁开眼睛都看得见,简直让人睡不着也睡不醒:“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大代表制度是中国的根本制度”……。搞选民登记几乎一个下午就能搞定,速度乃是奇快的,可惜青年与中年远走他乡者实在太多了。也不知道究竟谁是候选人,也看不到哪个人站出来竞选。仿佛从头到尾都是一种硬性要求的政治任务,选是终究要选的,但具体人选没有哪个人晓得,只能象对待一种与己无关的游戏那样,看看罢了。这种意识已经普遍化,要不是常常有个“两会”,恐怕人们也不知道“人大代表”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到现在也没有多少人敢象姚立法那样做,去搞独立竞选,拉拉选票,挑战挑战。前段时间,湖北省有位青年独立竞选人大代表,结果被打了,还诛连到自己的亲生母亲,本属草根民主范畴之内的政治,却搞成了地地道道的刑事案件,想来也是十分恐怖的事情。

我发表过声明:绝不投票给任何人,任何人也无权在选票上“替我”写上我的姓名。说白了,我就是不信任在当前这种实际制度安排之下会选出谁来真正堪称“议员”级别。今后的事情也许比今天更开明,也许比今天更恶劣,总之,我对这帮人是没有信心的。按照现代政治的授权契约法则,被选者应当响应选民呼吁,并为之专职奔忙,这才谈得上民主选举的真正价值所在。不管官方筹备得多么充足,如果不能让被选者尽量精彩起来,诸如演讲、张贴、散发等,实在让人见不到身影,也就谈不上认识,“不知之”却要强行选上,这就是暗箱操作或者蛮横霸道了。有人认为自由竞选会消耗成本,会破坏稳定,会带出很多新问题,其实都是恐惧症、假想敌。一种制度能否起效,关键在于其利益倾向于谁和提供了多大的施展空间。即使选上的人,有权不用,不为民谋,那也是活脱脱的浪费,乃是一帮废物,说他们是“橡皮图章”都高估他们了。

我不否认中国已经涌现出了一大批精英人物,有的确实历经挫折、百折不挠,但有的也确实是攀附权力而上的朵朵青云。在中国这个大染缸里,要能威武不屈、贫贱不移,实在困难,除非有相当的信念所在,否则任何人都可能丧失底线,没有原则,办起事情来才不管你是中国人民还是中国共产党。总之,他们能扩张多少资源就扩张多少资源。我们需要的人,乃是需要有一定水准和道德高度的,他们不一定熟悉中国的政治内幕,也不一定要象当年魏京生、胡平那样能够发出惊世之言,但是一定要能做事。做事要有水平,就要先调查研究,与人民打成一片,这个家庭、那个家庭,这个社区、那个社区,这种现象、那种现象,都要纳入自己的视线之内。人大代表是选出来做事的,不是选出来剥瓜子、发名片、举举手、摇摇尾的,我们太需要在各方面锻炼自己的人,也许这样的人在官场里会失败得一蹋糊涂,但是最起码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这就是职业道德。

有选举权的人却不知道这权利是什么,就算知道一些,也觉得跟自己没有关系。跟中国人的第一经验一样,人们不相信究竟谁堪称“代表”,顶多在公告上知道谁是党委书记,谁是市长,谁是人大主任,谁是搞共青团的,谁是搞司法的……。就象一张商业广告,人们知道谁是谁就OK了。没有谁去真正追问任何人的权力来源是否合法,谈不上监督,也谈不上反思,只晓得“都是些官”。在中国,官是一种阶级,民又是一种阶级,你有再多的Money,也不如人家手中的Power.权力至上,因此公务员的竞争才会那么激烈,下面的小官员都在唉声叹气地说自己的工资不如人意,但活起来还是蛮滋润的,毕竟是一种“特殊身份”嘛。但市民并不这样看,他们仿佛在自己身上安装了一套不染风尘的薄膜,只要不求官员办事,一般情况下都是一脸漠然乃至道路以目,可谓“各有各的生存哲学”。

不过,站在长远展望的立场上看,我鼓励人们站出来独立竞选,即使是被内定安插的人,我也希望他们占着茅坑就要拉屎,该干什么就要干什么。现在这个社会讲“信息透明”嘛,自己建个网站,哪怕就是个免费的二级域名和百兆空间,也希望他们能够公布自己的档案,放上自己的承诺与联系方式,并且开设一个免费留言版或者免费论坛,每到周末都能出来回答选民的问题,并挑选出一些焦点来,为这些选民做点事情。有的人是慈善人物,其实可以建立基金会嘛,那么多钱来得不明不白,不如拿出一些来为选民办些实事,诸如建个图书馆,修一条路,救济一些穷人,或者想办法找些培训点来训练一些人的技能,为其解决就业问题。人大代表要干的事情实在大有空间,中国大陆之内哪里都是活动的场所,随便把眼睛一睁,看看周围,浏览一下网站,都能听到真实的呐喊。为什么只顾自己的生意,只顾自己的权力呢?钱再多,权再大,放着不用,让它失去本来的意义,那还算个什么意义?

其实,很多人并不是不知道中国的现实,他们精明极了。真到了“读心时代”的话,人人都是托尔斯泰,都够得去深深忏悔一番了。人生在世,哪能没有遗憾?哪能没有悔恨?哪能没有冤屈?人人都生活在同一个大环境之中,谁能看不清楚呢?其实大家都明了,不需要太深奥的解释就能听懂我说的这些话。但是,他们偏偏还要当缩头乌龟,偏偏还要自欺欺人,甚至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地去侵害他人。人大代表的负面新闻实在太多了,从被人杀到杀他人,从受贿到行贿,从黑老大到保护伞,把自己的权力放到天上去了,又把自己的良心拿去喂狗了,这样的事情我们看得也多嘛。很多会议开起来没完没了,人民币花得行云流水,磕睡困得漫天纷飞,一个个无精打彩,一个个装腔作势,没有“我反对”,没有“我弃权”,真是太团结、太胜利、太圆满了。这样的场景会让我们相信什么呢?有的人一心想涉入政治领域,看见人大门前悬挂国徽,真是牛啊!于是,权力欲膨胀了,但“责任是什么”又抛得远远的了。

我们今后是肯定会有专职议员的,绝对是极高的工资,而且都是从事着社会性的工作,就象NGO的那些高手一样,能够实实在在地做一些政府没有办法完成的善事和大事。议员多是律师、法学家组成的,到最后甚至连国家总统也多来自颇有法学素养的人。人民需要的是深刻了解权责界限的人,而不是一个又一个草包。我们今天的体制全部来源于一套完整的垄断体系,似乎没有拒绝垄断或反抗垄断的迹象。每年我都看中国的“民主报告”,当然也能看到一些英雄出来了,但是他们的空间是相当狭窄的,处处受限,有的还有生命危险。我们要努力扩展的,就是这种不同声音、不同现象的存在,稳定的长远存在是必须与人民的自由、人权相对应的。倘若总是虎着脸,套牢着人民不敢乱动的手脚,那么这个国家就会一天天地衰老下去,没有自己的生命力所在,这样的状况乃是极其危险的。尤其对于后代而言,更给他们添加了难以逾越的障碍。

在人大代表很难起到大作用的大背景之下,人民有两种做法:第一种是冷漠对待,与己无关,任其自生自灭;第二种是积极参政议政,各显神通,自己当自己心中的“人大代表”。是的,人人都可以是“人大代表”,因为人人都可以代表自己,并服务民众与国家。当自我意识觉醒之时,即是希望燃烧之时。同样一种思想,可以有诸多表达嘛。写文章的人,一篇就是几十万、几百万读者,那又何尝不是一个“提案”?何尝不是一个“议案”?做企业的人,心放得更远一些,也可以做成很多大事,这些大事是真正谋福祉给人民的,并且这种福祉又可以反作用于企业本身,包括它的文化内涵。孙大午就是这种人嘛。当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去争取一个“公权力”身份时,“无权者”的身份同样可以做出许多有益的事情来。因为,无权者之权乃是占据着社会格局的绝大部分,人人皆有机会和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向实现自己的极限能量而迈进,而且根本不需要进入体制或者所谓的“打入内部”。

首发议报第281期200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