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中国往何处去”议题进监狱

二○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微信群传出彭明先生在狱中不幸去世的消息,实在感到意外,因为我认识他那年,他才四十二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如今十七八年过去了,刚好到年底满了一个甲子,却传来他遭此不幸的消息。彭明先生的自我介绍是一九七六年二十岁,他应该是生于一九五六年,今年六十周岁,实在是英年早逝。彭明先生是目前系狱的政治犯中刑期最长的三人之一,另外两人分别是王炳章和伊利哈木,三人都被判处终身监禁。

那时的彭明先生,是著名的改良派,他为中共提出了一个“中国往何处去”的新战略规划。这样的规划,毛泽东早在一九一七年就提出过,因为那时是民国,毛泽东却安然无恙,没受牢狱之苦。可在毛泽东时代,杨小凯、牟其中等人均提出过“中国往何处去”的议题,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被送进监狱。到了江泽民时代,中共对类似议题不但不领情,还把彭明先生打入另册。假设一下,毛泽东若是活在毛、邓、江时代,同样也不免把牢底坐穿。

彭明生不逢时,他在江泽民时代公开提出树立“第四座丰碑”,前三座分别归属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第四座丰碑属于他所独创的“非赶超战略”,即奉劝共产党弃暗投明,为中国未来战略发展谋划一个文明可持续发展的新目标,包括三权分立和生态文明等。彭明提出该战略时,正赶上中美在“六四”之后渐渐恢复的蜜月期,克林顿访华在即,江泽民在“六四”一声枪响之后终于多年媳妇熬成婆,大陆的政治气氛似乎进入一个“小阳春”,北京、武汉、杭州的民主党正在积极筹备,近乎光明正大,彭明先生也在北京创办中国发展联合会(香港註册,简称“中发联”),外界称会员近万,多为知识份子。不料,克林顿走后,“小阳春”昙花一现,“中发联”被突然取缔,一九九九年彭明还被指控“嫖娼”,身陷囹圄两年。江泽民在邓小平死后全面掌权,同毛邓一样,都是毫不手软地打压政治异议空间。

北京异议人士圈和“一处”

一九九八年,我是在北京亚运村汇园国际公寓“中发联”的办公室第一次见到彭明,那时他主持知识份子沙龙──“非赶超俱乐部”,就国际国内政治话题,一口气畅谈一两个小时以上,不看提纲,出口成章。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沙龙,对我来说非常新奇,因为媒体圈的朋友告诉我,到那里可以认识一些经济学家、知名人士,比如著名经济学家、《企业破产法》起草者曹思源、学者仲大军等等,据说还有朱厚泽、马立诚等人也会来,我就贸然闯入,没想到朋友没交几个,却从此麻烦缠身,躲也躲不掉。

那一年我在北京当记者,根本不知道北京还有这样一个异议人士圈,到了现场才知道,参加沙龙的不但有徐文立、任畹町等我从前从来不知道的异议名人,还有一些便衣员警。因为参加沙龙必须登记自己的身份和联系资讯,因当时不知深浅,就一股脑儿地把我个人的联系资讯都登记了。没想到几天以后,自称北京市公安局一处的两名员警找到我所服务的报社,提出要见我,我不愿意与员警打交道,当时也不知道“一处”是干什么的,就婉拒了,结果却躲不掉,终于见到了两个“一处”员警,知道他们是“政治保卫处”便衣,一红脸,一白脸,连吓唬带威胁,要求我下次去“中发联”参加沙龙,必须向他们报告我所听到的内容,否则可以用他们的手段来对付我。

从此我第一次被“一处”盯上──那时的“一处”就是现在的“国保”,直到如今。北京的“一处”处事粗暴,我第一次参加异议者沙龙,属于误打误撞,且没有前科,却被缠住不放,找上工作单位,威胁我工作,还要求我替他们做事,实在是官逼民反。好在彭明先生明白他自己的处境,他在演讲后毫不掩饰地对众多的听众说,“我知道你们中有在政府工作的,有负责特殊工作的”,就是指里面有一些政府派遣的便衣,还有一些被迫向“一处”报告的听众,但彭明却希望抓住这个政治“小阳春”的机会,与政府公开“对话”和“互动”,连美国福特基金会都支持他,可见他当时有多么乐观。我记得彭明先生那时在演讲中经常这样夸中共,把中共当成“乖孩子”,说“你要乖,你要好好干,你做得不错”,然后夸着夸着中共就真的变成“乖孩子”、“好孩子”了。

实际上,中共并非如此,可能这只是彭明先生的策略,因为处境第一,为了处境的安全,不妨对中共说些好话,说些委婉话,劝其弃暗投明,要站在正确的一边,因为机会还是留给中共的。其间,我与“一处”的人说起彭明的夸奖时,其实我自己也认同彭明的观点,因为中共变好了,对中共利好,对全民利好,何乐不为呢?可中共根本不听,连它半个世纪前在《新华日报》上对未来建设民主新中国的“庄严承诺”,也根本不当一回事。

给狱中的他写信寄书石沉大海

在一九九九年“中发联”被取缔后,我因自身处境的考虑,未再联系彭明,但“一处”的人仍在骚扰我,甚至还利诱我,被我拒绝了,后来我逃离北京,落脚杭州,才算摆脱北京“一处”的干扰。彭明先生二○○四年被判无期徒刑后,被囚于湖北武汉某个监狱,我知道他曾在美国加州受洗成为基督徒的消息后,曾给他写信安慰和寄书,但都没有回音,可能他并没有收到,因为政治犯的书信,往往被粗暴对待,收不到为常态,收得到实属万幸。

彭明先生不幸去世,实在太意外,本来感恩节期间,他哥哥还去监狱探望他,说他的身体看起来还好,怎么一下子就垮了呢?本来,有望将来民主了,当面告知当年“一处”威逼我的处境,以及我对他的愧疚,可惜现在没有机会了──愿彭明先生能在天堂得安息。

动向201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