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德1909年第一次验尸後的医学记录是,脸部皮肤贴在骨头上,眉毛黏在眼窝处,头壳上仍有几根发丝。身体呈棕黑色,像羊皮纸般僵直,敲打时发出如同纸板一般的闷声。下手臂仍看得到血管纹理,手脚如同覆盖着一层蜡。

其实「露德」(Lourdes)本身并不存在真假的问题,它是一个地名,一个法国西南部庇里牛斯省的市镇。 露德之所以引起争议,是因为它百多年来承载了有没有奇迹的疑问,以及信不信奇迹的挑战。

露德是全法国天主教最大的朝圣地,有些人的朝圣目标却是距离露德七百公里远,位於Nevers,Saint-Gildard修道院里的一座小教堂,因这教堂里存放有柏尔娜德(Bernadette Soubirous)的遗体。据传,1858年2月至7月间,当时年仅14岁的柏尔娜德曾18次亲眼看见显示给她的圣母玛利亚。後来柏尔娜德入会为修女,以35岁的英年过世。对於柏尔娜德本人,朝圣地的说明书上只简单写着:这脸曾在露德见过圣母玛利亚;这指头曾辛勤挖掘,让圣泉涌出;这耳曾倾听天上之母的讯息。1879年4月16日圣柏尔娜德在最後对圣母的呼求中与世长辞。多年後开墓时发现,她的遗体毫无腐坏的迹象。

圣母显灵至今150周年,瑞士一家周报以相当长的篇幅对这一神迹做了驳斥。一周後,另一小篇文章却针对这些反驳,提出反反驳。双方各自引经据典做为佐证。现就以平行呈现两者的方式,请读者做一比较。

朝拜与敬仰

长篇:作者描述一位老太太长途跋涉,就为了去朝拜柏尔娜德修女。这位躺在镶有黄金水晶棺木里的修女,如同刚走出美容院那般,眉毛丶睫毛修饰得整齐无暇,腮红丶嘴唇和指甲的色泽搭配得当。她身穿会衣,手中握着一串玫瑰念珠。

短文:必须提出解释的是,天主教信仰中并不「朝拜」,而是「敬仰」某人。

开棺验尸

柏尔娜德的遗体原是放在焊封的铅棺中,20世纪初教会对柏尔娜德宣称真福和宣圣之前,必须按法规对遗体展开认定的工作,而在不同的年份进行三次验尸。

长篇:1909年第一次验尸後的医学记录是,脸部皮肤贴在骨头上,眉毛黏在眼窝处,头壳上仍有几根发丝。身体呈棕黑色,像羊皮纸般僵直,敲打时发出如同纸板一般的闷声。下手臂仍看得到血管纹理,手脚如同覆盖着一层蜡。不透气的铅棺只是减缓尸体腐化的过程,在检验的9小时里,遗体因接触空气而逐渐转为黑色。1919年第二次的验尸报告,Comte医生说:「覆盖着一层盐的遗体已木乃伊化,有霉斑。」1925年4月第三次的报告:遗体并没腐烂败坏,看似覆上一层蜡的部份皮肤因受潮而变灰,也有些剥落。总结是,先前的开棺加速了腐化的程序,这其中没有任何尸体长存的奇迹,有的是自然界的作用。事实上,1925年6月教会宣称柏尔娜德为真福之前,为了让人们在目赌她的面貌时不致引起不悦感,曾委托巴黎Pierre Imans公司依据照片,蜡制了柏尔娜德的脸和手。

短文:第二次的验尸报告中,Comte医生还说:「开棺後,遗体看起来很完整,没有气味,几乎已木乃伊化…」第三次检验後他写道:「引起我注意的是,极为完整的骨头丶神经丶韧带丶皮肤丶以及肌肉的光滑与张力。而死亡46年後肝脏的情况更是令人惊讶。这脆弱丶柔软的器官应该首先腐坏,或钙化丶变硬,可是,在我切开它时,却仍然柔软,几乎是个正常的肝脏。我给在场的其他人看,并说,这明显不是个自然现象。」事实上,教会并不把柏尔娜德遗体所呈现的情况视为奇迹。耶稣会士André Ravier针对这点提出说明:「柏尔娜德遗体的完整性,不必要是个奇迹。尸体在某些地方能够长久保存并逐渐木乃伊化,是个普通常识。柏尔娜德的情况的确令人惊讶,可是在奇迹定义的严格限制之下,这还不足以构成『奇迹』。」他也说:「…依照相片及拓痕,请人制作了蜡模,盖在遗体的脸上丶手上。」可见得,订做的蜡模和欺骗无关,而是为保存圣人遗体以及为瞻仰遗体的群众着想,所做的措施。

柏尔娜德的人与事

一般流传的故事是,圣柏尔娜德是个虔诚的14岁女孩,她在露德的Massabielle石洞中18次看见过圣母,并在该处徒手挖出能医治疑难杂症的泉水。

长篇:这个为教会所推出的廸斯耐希望乐园,创造超过1220亿台币的营业额(经笔者换算後的金额),每年吸引600万名以上朝圣者。传说中的柏尔娜德生长在一个贫穷家庭,住在磨坊里。按不同的版本,她父亲可能是打零工丶流浪汉或磨坊工人,不但没有养家能力,还严重酗酒。1858年2月柏尔娜德第一次看见圣母後写道:「在河边捡木头时,一个巨大的声响吓了我一跳。我看到树丛摇动,接着出现金光闪耀的云彩。云彩中是一位美丽的女士,她穿着白衣,系着蓝色腰带,脚旁有黄色的玫瑰。她划十字圣号,转动玫瑰念珠,不久後便消失。」第三次见面时,柏尔娜德问了那女士的名字,她只说:「不必问我的名字。我不保证妳在这世上会得到幸福,却可能是在另个世界。」第八次见面时,女士要求柏尔娜德亲吻大地为罪人赎罪;第二天,女士要求柏尔娜德以手挖掘,等到泉水冒出後就可以洗手。就在那挖掘的地方,百年後的现在,每天可涌出12万公升的泉水。然而,事实是,柏尔娜德既没有写下只字片语,也没画出任何图象纪录,因为她是个不能读写的文盲。

短文:柏尔娜德真是文盲吗?其实她在圣母显灵後才学习读写。她的信件及信仰告白全经过教会严谨验证後,带着可能引起喧然大波的疑虑在1962年谨慎地出版;此外,她还有一本图像笔记,就收存在Saint-Gildard修院内。

精神异常

长篇:不像传说中的赤贫,柏尔娜德於1844年初出生在一个相当殷实的家庭,是九个孩子中的一个(其中五个年幼时相继过世)。父亲乐於捐献,也酷爱杯中物。柏尔娜德有先天性胃疾及气喘的问题,後来露德地区的霍乱疫情更是危害她的健康甚巨,终其一生为骨结核病症所苦。
在父亲因酗酒偷窃而遭逮捕之後,柏尔娜德被教母暂时收养。教母并没让13岁的柏尔娜德就学,而是把她送到修道院长Ader处。Ader除了教导她教义之外,他自己对於发生於1846年另一椿圣母显灵事迹的热情,对柏尔娜德造成深远的影响,再加上柏尔娜德原本就有来自父亲的酒精遗传,也因此,当单纯遇上了神秘,「特别神视」更有可能产生。
1858年2月11日,也就是柏尔娜德回到父母家後的第25天,便「看到」圣母显灵;当时和她在一起的姐妹和女友,却不觉得山洞有何特别不同的地方。柏尔娜德的父母及堂区神父均不相信她的叙述。圣母第五次显灵後,检察官虽传讯柏尔娜德,却也无法做出任何解释。

短文:柏尔娜德不是个歇斯底里患者,不善攻心计,她的神视也不建基於任何形式的暗示或无来由的强烈感应。修院医生对她有充分的了解,说:「我是这修院团体的医生,多年来我对这位年轻修女的健康情况相当清楚。由於多病,她也把自己训练成了专职的护士…她的情况和『疯狂』完全无关;更好说是,她那安详丶简朴丶柔和的天性,让疯狂对她起不了任何作用…」

盲人再度看见

1862年初,露德的Laurence主教宣布在显灵那年(1858)发生的七个事件为奇迹,其中之一是瞎眼的Bouriette再度获得视力。

长篇:据说在圣母第一次显灵给柏尔娜德约一个月後,Massabielle石洞附近虽聚集了数千群众,却都又失望地离开,也没人注意到那流出涓涓泉水的小洞(真正的大股水流是在许多人寻求治愈奇迹而不断挖掘扩大後才形成);直到一位名叫Dozous的医生,宣称他的病人Bouriette因饮用了此处泉水而恢复视力之後,泉水治病的说法才在法国引起巨大的风潮。Dozous原在露德医院服务,却因能力不足而遭开除。当教会决定购买山洞所在的土地时,Dozous要求百分之五的佣金利润,理由是,他发现了山洞的奥妙并提高了它的价值。为求信实,其他医生对Bouriette进行检查之後发现,这位因饮用泉水而恢复视力的人,其脸丶手因爆炸而受伤,其实并没瞎。Dozous在真正的病历表上也只写着:他的右眼因受了点伤而视力减损。由此可知,露德泉水的盛名不是那位「美丽的妇人」,也不是柏尔娜德向世界宣告「奇迹」的结果,而是医生Dozous和他的病人Bouriette的欺骗行为所造成,也是教士之间相互密商後的预谋!

短文:Bouriette只有一眼看不见,教会从未宣称他曾经完全瞎盲。至於「教士之间相互密商後预谋」的说法并不正确,因为那时的教士对露德事迹,其实是抱持怀疑的态度。

结论

长篇:150年来,教会在约7000个事件中,只承认67件为奇迹;其中包括过去60年里发生的10个案例。在这67个奇迹里,百分之八十是结核病受到治愈的例子。其中有6个宣告为奇迹的事件并不是发生在露德,而是喝了泉水或病人自己向「露德圣母」祈祷所产生的效果。医学的进步让奇迹治愈事件大量减少,更由於X光检查的长足发展,1905年後便不再有任何治愈肺结核的事件。1939年阿尔及利亚的医生Guarner在看过旧时的病历後说:「这些记录并不完整,疾病也以过时的方法检查。」上世纪60年代中期的一位巴黎医生Ferron表示:「这其中有许多欺骗的案例,因为做判断的医生被蒙蔽了。此外,有一大部份的奇迹是由陪伴病人到露德的虔诚修女所确认的,并不具备公信力。」本身是医生也是神学家的法国人Bordreuil在翻阅过资料後也说:「做判断的医生全都受到他们自己哲学或宗教思想的影响…」
由枢机主教Prospero Lambertini(1675-1758,也就是後来的教宗本笃十四世)所设定的,至今仍有效的奇迹治愈标准是:「直到治愈的那个时间点,疾病必须是持续着的,且不曾接受过医生的治疗。治愈必须在瞬间完成,也不再复发。」现在负责露德事务的Jacques Perrier主教认为,依此标准,今後不会再有奇迹出现,因为到露德寻求健康的人全都接受过医生的治疗。他希望在严格评估的前提下,未来突发治愈的例子虽不能列为奇迹,却也能得到正式承认。

短文:教会对柏尔娜德本人及治愈奇迹都做了严格的断定;每一个正式受到承认的奇迹都必须通过不同主管机关严判审理的特定程序。有些非教友身份的医生甚至和不承认奇迹的教友,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获得诺贝尔奖的法国外科医生Alexis Carrel的说辞就是个例子:「有个工人,他手上一个相当大的恶性肿瘤竟然能缩小成一个小的疤痕,这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惊人事件。我虽然不能了解,却无法怀疑亲眼所见的事实。」这种突发的丶临时的治愈,在信仰中就是奇迹。露德现象不需要任何人相信,即便天主教徒都不相信,也不会影响曾经存在过的事实。教会在经过审慎的检验核考之後,承认柏尔娜德及其他效应为「可信」。意思是,天主教徒可以放心地相信,圣母的确显现给柏尔娜德!在那些无以数计到露德朝圣的人当中,虽然只有极少数得到治愈,每个人却都可以受到倾听。许多朝圣者经验到一种内在灵魂的治愈,绝大多数的人则带着更多信仰的喜悦回家。

人类史上究竟有否奇迹,是个信者恒信,不信者永不相信的议题。不论是教友或非教友,究竟倾向上述长篇或短文的说法,各有其自由。值得一提的是,信仰无法在实验室里以科学仪器测量;信仰除了要求理性思辨之外,更不能忽略其属灵的那一层面。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