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兵役证”

父亲患高血压症仓促离开人世,我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他几件珍藏的东西。计有:二百几十斤粮票(一部分是全国粮票,另一部分是江苏省地方粮票)、几十个毛泽东头像、一本红封皮的《毛主席语录》和一本《沙家浜》剧本,另外还有一些《三国演义》《白蛇传》《西厢记》连环画。最惹我注意的是:一双红绣鞋,还有一本“兵役证”。红绣鞋经过几十年的风雨,仍然崭新,尽管有点潮湿,还沾上一点霉味。我估计红绣鞋是他跟我娘的定情物,我不知是娘给他、还是他给娘的。不过“兵役证”我晓得确确实实是他的。

这本“兵役证”长9.2厘米、宽6.5厘米,硬封面,红底色,“兵役证”是黑字。内里有四个印章:苏南中苏友好协会、常熟市中苏友好协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还有填发单位:“常熟市兵役局”。前二个印章,中文下面都有稀奇古怪的蝌蚪文字,我孤陋寡闻才疏学浅,也不知是俄文还是英文。另外,我也不知在我印象中早先的“常熟县”居然也曾称为“常熟市”。奇怪的是这本《兵役证》一证二用,又称为“中苏友好协会(苏南区常熟市)”的会员证。它的编号:№022956.而且除了一个内印“八一”的五角星图案,还有一面迎风飘扬的红旗,红旗正中不是通常的镰刀斧头,而是斯大林与毛泽东的并肩侧面头像。这让我吃了一惊,我不知道老人家与斯大林曾亲如手足到这种程度。

父亲为了获得这张有“彭德怀”手写体的兵役证,估计也作了一番努力。因为我在里面还看到了印成蓝色字体的“会员入会志愿书”。内容如下:“我相信苏联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中苏友好合作,对建设新中国和保卫世界和平是有力的保证。我志愿参加中苏友好协会为会员,为发展和巩固中苏两国友好合作而努力。”从“会员证使用规则”中,我知道,父亲为获得这本《兵役证》还交纳了会费并签了字。

在该本《兵役证》的职业栏上,父亲填写的是“码头”,我明白这意思是“码头工人”,住址栏里,他却被牛头不对马嘴地称为“四丈湾公民”。我想他大概当时住在“四丈湾”,就被简写为这样了。

我的父亲──陆广高同志荣幸地被彭德怀编入“第二类预备役”,军种为“陆军”。他对我父亲的要求:“随时准备响应祖国征召……”

在该《兵役证》上,父亲又被指称为“江苏省常熟市城南”人,看见“城南”二字,我不由想起了“战城南,死廓北……”的古代诗句。然而命运作弄人,父亲珍藏的《兵役证》没有派上一毫用处,他既没死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也没死在为了养活一家六口而挥汗如雨的码头上,而是死于突然袭击的高血压症。

江苏/陆文03、7、25

我的信箱:[email protected]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