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发生和发声中的西藏新艺术

Share on Google+

西藏有当代艺术吗?5月26日,在北京聚集了众多当代艺术画廊的798艺术区,甚至连著名艺术评论家、有“中国当代艺术教父”之称的栗宪庭先生,面对七位藏人画家的作品也惊讶了。他后来在跟画家们会面时由衷地说:“原以为西藏还没有当代艺术,看了这个画展,第一个感觉就是:有了!西藏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当代艺术!”

除了一位英籍藏人画家,其他几位画家来自拉萨本土、一个名为“更敦群培”的艺术家群体。炎热的内陆气候虽然让高原上的藏人不太适应,但他们非常珍视第一次在北京举办以当代艺术为主题的画展。他们把这次画展命名为“发生发声”,表达了他们渴望用艺术来记录和揭示当今西藏的状态、渴望用艺术来发出当今西藏人的声音。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生活在21世纪的西藏人,在这个极为动荡的时代,以全球化和汉化为主的多样性从未如此复杂地交织在一起,冲击着早已失去了在自我封闭中保持宁静的雪域高原。

长期以来,外界对西藏艺术的印象,一种是西藏的唐卡绘画、寺院壁画和各种佛像造像等等,属于西藏传统文化中极其灿烂和辉煌的传统艺术,已为举世公认;另一种则是这几十年来,众多外来的艺术家所描绘的他们认为的西藏,不是具有意识形态含义的政治宣传品,就是甜得发腻、美得虚假的人间净土。遗憾的是,这种对西藏的误读,也影响了一批企图摆脱传统形式的西藏本土画家,使得他们的作品没有自己的声音。

当西藏本土画家开始以“发生发声”为宗旨,西藏的当代艺术终于出现在拉萨,也出现在纽约和北京,从此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声音。西藏近代伟大的人文主义者更敦群培的叛逆精神鼓舞着西藏年轻的艺术家们,西藏的当代艺术正在令人期待地发生当中。不过,对于探索和创新中的艺术家来说,并非与传统告别就是当代艺术的标准。栗宪庭先生的这段话无疑值得深思:“当代不仅仅是一种形式,更重要的是观念。一方面,古老的西藏离当代可能有遥远的距离,另一方面,在西藏的传统中也不乏当代的观念。比如藏传佛教中的沙坛城,无论从形式、行为还是观念上都非常当代,超过很多最前卫的艺术。”

画家贡嘎嘉措的行为艺术《我的身份》原本由四幅照片组成,是由画家本人模拟四个不同的历史境况下的画家形象。从他的不同装束,以及他所画的佛像、毛泽东像、达赖喇嘛像和抽象的坛城画,展示了一代西藏人的命运轨迹。而在北京的画展上,却少了画家画达赖喇嘛像的照片,原因可想而知。于是在原本应该悬挂那幅照片的墙上留下了空白。这一缺位和空白,在我的眼里,恰如这个行为艺术的延伸,更真切地揭示了当代西藏的状态。

2007-6-12

001

002

003

004

005

006

007

008

图为画展现场。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June 20
原文链接

阅读次数:1,8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