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我们应该感谢控制我们的这个政府,因为他正在以一种曲折的方式,对藏人宣传西藏的传统和历史,让藏人尤其是年轻的藏人了解、铭记西藏的传统和历史。

比如前不久,西藏众多的传统节日之一“拉波堆庆”(降神节)又遇禁令,这反倒提醒了众多藏人记住这个日子。说实话,在通行使用公历的今天,藏历在日常生活中的淡出,使得很多忙忙碌碌的人淡忘了一个个有着美好的精神涵义和古老的习俗传承的节日,所忘却的不仅是节日的时间,甚至包括节日的名字,一并掷于脑后。

拜当权者所赐,一个个声色俱厉的禁令反而令我们警醒。于是常常会有这样的对话:一个人忿忿地说,又开会了,又通知说明天不准参加这个那个佛事活动,否则就会招来形形色色的处罚。明天?明天是什么日子?另一人悄悄问。而明天,不是藏历正月的“默朗钦墨”(新年祈愿法会)、藏历4月15日的“萨嘎达瓦”(佛陀诞生成就圆寂日)、藏历5月15日的“赞木林吉桑”(世界焚香日);就是公历7月6日的“冲拉亚岁”(为达赖喇嘛诞辰日举行的庆祝活动)、藏历6月4日的“楚巴次西”(转山节)、藏历9月22日的“拉波堆庆”、藏历10月25日的“甘丹安曲”(燃灯节)……很自然地,话题就会继续深入,围绕着节日的来历、仪式、意义,犹如重温一段记忆,或者开讲一堂课程,言者有意,听着有心,从此怕就再也不会忘记了。

虽然有的节日被庸俗化了,如藏历7月1日的“雪顿节”(供养僧侣酸奶的节日)变成了招商引资的招牌,藏历10月15日的“白拉日追”(吉祥天母节)变成了女人在这天可以向男人伸手要钱,但也会激起不甘庸俗的人们回溯源流,珍视传统。另外,还有一些很敏感的时间,如每年公历3月、9月和12月,整个拉萨戒备森严,禁令频传。于是反倒让许多藏人尤其是年轻的藏人记住了1959年的3月10日(拉萨事件)、1989年的3月(拉萨民众抗议游行)、1987年的9月(拉萨民众抗议游行)、1989年的12月10日(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都是西藏在半个世纪来发生剧变的日子,知道了这些日子,也就记住了在血与泪的交融中,六百万藏人的挫败、牺牲、反抗和荣耀。

如此说来,还真的要感谢这个企图牢牢桎梏藏人身心的政权,长期以来不厌其烦地颁布着一个个违背这个国家宪法的禁令,在一代代藏人心中强化着民族的传统、恢复着剧变的记忆、提升着民族认同感和民族主义的自豪。难得一片苦心啊,请允许我在下一个禁令颁布之时献上一条哈达,因为我开始相信,他们当中或许有人谙熟反其道而行之的计谋,更明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道理吧。呵呵,谁知道啊。

2007-11-14,北京

(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藏历唐卡

图为藏历唐卡。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November 25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