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西藏的艾滋病数字

Share on Google+

去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西藏自治区的官员说,西藏自1994年发现首例艾滋病病人以来,截至2006年已发现艾滋病感染者40例,其中艾滋病病人5例,死亡2例;承诺要采取一系列措施严控艾滋病的流行和蔓延,到2010年,力争把西藏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控制在300人以内。

这个承诺无疑是良好的愿望,切实地履行这个承诺更是当务之急。据悉,至2007年世界艾滋病日,西藏自治区的艾滋病感染者是54例。与同时公布的全国感染人数约80多万相比,连零头都算不上。若按照每年增加十几例来计算,那么显然大可放心,三年后怎么增长也不会突破300。但愿习惯报喜不报忧的官员们,不会为了这个计划内的数字而压低实际上的数字,因为有关专家在两年前的调研得出的结论是:西藏已具备艾滋病广泛流行的条件。更有人士警告:艾滋病在西藏,如不定时炸弹。

前不久,《凤凰周刊》一篇关于开矿破坏西藏生态的文章,就日益沉沦的拉萨写到:“以拉萨市中心的太阳岛为核心,色情经营场所遍布全市。一位走南闯北多年的矿老板认真地说:‘我觉得拉萨才是中国真正的性都。’”在西藏最偏远的西部阿里,满街妓女让一位援藏干部惊叹,观光游客的游记也说“那儿对妓女根本就不抓”、是“完全公开合法”的“妓女和流氓的乐园”。这些消息都可以在网上搜索到。可是,西藏官员面对外国记者采访时,却把妓院说成是“洗脚”、“洗头”的第三产业。

大多数性工作者来自中国内地,为此被称作“19军”,得名于当年进军西藏的解放军主要部队18军。性产业深入各地城乡,四川妓女在那曲乡下跟牧民用两三根虫草进行一次性交易,一根虫草在当地卖四、五十元。也有来自西藏农村和牧区的女子卖淫,她们属于最低档的妓女,据说甚至是一碗两块钱藏面的价格。从事艾滋病防治的基层官员谨慎地承认,艾滋病感染者分布不仅仅在城市社区,在农牧区也有发现,而且男性所占的比例高于女性。

去年,西藏自治区据报有吸毒者1700多人,使用药丸较针管注射更为普遍。从青藏铁路开来的火车又使毒品运输防不胜防。在吸毒者中有卖淫者,而在吸毒兼卖淫者中已发现艾滋病患者,为此西藏的禁毒警察开始进行预防艾滋病的培训。另外,西藏的采供血液、血浆的机构也存在相当隐患,因为贫穷、吸毒而卖血的人员既有汉地来的打工者和性工作者,也有藏人。

然而,西藏民众普遍对艾滋病所知甚少,更谈不上如何预防,整个社会基本上处于“艾滋盲”的状态。虽然相关部门以及非政府组织也在进行普及艾滋病知识、预防艾滋病传播的工作,但力度不够,或者说力不从心。以“稳定高于一切”为宗旨的当局,为了维护“和谐西藏”的形象,既然连西藏遍地娼妓的事实都敢否认,隐瞒西藏的艾滋病实况,按照计划编制西藏的艾滋病数字,更不是没有可能。

2007-12-19,北京

(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图为西藏拉萨的一名娼妓...

图为从网上下载的照片,拍的是一个在拉萨的内地妓女。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December 27
原文链接

阅读次数:2,7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