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asredneck:人为什么有同情心?我们为什么要政治正确?

Share on Google+

commpassion “维基百科”说:“同情(英语:commpassion),是一种因为同理心而对其他人产生的情绪。因为我们对于其他人的遭遇,感同身受,对于其他人的遭遇产生责任感,因此出现帮助别人的动机,这种情绪称为同情。”

“同情产生的原因,除了同理心之外,还与公平、正义、相互依存等情绪有关。它牵涉到人类在某个特定情境下的自由意志,被认为是人类天性之一,也是理性的根源。”

现在就我的理解来解释,同情心可以理解为一种换位思考,或者用中国的一句老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比如说,统治者自己大鱼大肉,就不要弄不懂没有饭吃的穷人为什么不去喝肉汤。

记得在国内的时候一回同事们聊天,有个同事的有些作为令人非常不齿。一个女同事就说,这个人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对人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另一个年长一些的同事说,那你就错了,我看他很有同情心,不过是仅仅只对领导的。当然,这是在挖苦,因为这不是同情心,而是在拍马屁。就像前面所说,同情会生出帮助人的动机,一般当然是对弱者的,强者还要你帮助什么?

后来从我的亲身经历之中,知道这个同事的理解无疑是千真万确。一个缺乏同情心的人必定是阿谀奉承之辈,这样的人不能做朋友。但这里我恐怕是多虑了,这样的人不需要朋友。所以应该改为,离这样的人尽可能远一点,因为如果你就算是无意触犯了他,他也会记在心里,不会善罢甘休。

如果你有幸成了老板,就更应该小心这样的人,因为你一旦真正有了难,为了得到好处,他们必定会第一个背叛你。因为他们没有同情心,如果你不再能给他们带来利益,他们为什么要帮助你?

我们有时为历史上发生的一些事情感到痛心和不解,为什么会人把人活活打死,为什么有人会在宗教或者什么主义的大旗下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其实很简单,有些人根本就没有同情心,这样的人行事必然没有底线。

捷克思想家扬•胡斯被天主教宗教裁判所处以火刑

捷克思想家扬•胡斯被天主教宗教裁判所处以火刑

同情心是人的天性,根据科学家的研究,几个月大的婴儿就能表现出同情心,这就不太可能是后天的东西。而且不仅仅存在于人类,许多哺乳动物,特别是灵长类,都能表现出强烈的同情心。我是养过狗的,狗能够非常敏感地察觉主人的情绪,当你心情低落的时候,狗就会焦躁不安或者一个劲往你身边凑,这就是一种同情,因为你难受它也就好受不了。所以说,心理学家对情绪忧虑的人开的药方之一就是养狗,知道有人(如果这个要求太高那就宠物吧)对你同情,你的心里就会好受一些。

既然同情心是人的天性,为什么有人会极端缺乏或者表现不出来?从逻辑上来说,答案就只能是在后天给弄得没有了同情心,或者被强行压制下去了。那就让人感到从心底发冷:这些人是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里长大,周围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才能达到这样的结果?

有人认为这就是反抗什么“政治正确”从而返璞归真了。不过是不是返得有点远,直接越过了哺乳动物,而到了爬行动物的境界?

“维基百科”说同情心是理性的根源,我认为这一句话极其重要。我想可以这样来理解,既然同情心广泛地天生地存在于人类,那么这个东西必然是长期进化的结果,有助于人类的生存。或者极端一点说,没有同情心的种族喜欢自相残杀,于是就自生自灭了。

我想这种说法并不是太离谱,人类文明是构建于社会之上的,人类文明越往前走,社会的结构就越来越复杂。我们今天享受着从来没有的文明成果,不管是艺术还是汽车和手机,社会学家认为原因就在于今天的社会比过去的不知复杂了多少。构建一个复杂社会的基础说到底是取决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而达到一些共识,形成一些共同遵守的准则。而从前面可知,同情心是理解他人的钥匙,不换位思考怎么能很好地理解他人呢?所以说,今天的文明不仅仅是因为竞争,而也因为人有同情心,后者也许更重要,不然今天的社会就会分崩离析了。

现在我来说一个实例。我当然知道有人非常讨厌这样的例子,不过我根本不在乎,反正我已经决定离那些缺乏同情心的人越远越好。

旧金山的无家可归者

旧金山的无家可归者 Photo courtesy of Amanda Kelso | Flickr

比如说,有人认为救济穷人把美国给弄穷了。这哪里是理性,而是张嘴胡来。联邦预算最大的开支是老年人的医疗保险,教育科研,国防军费,再就是联邦政府本身的开销,养着几百万雇员,救济穷人的钱都够不上这笔开销的一个零头。就拿食物券来说,3000多万人领,每人就算2000美元,也不会到1000亿美元,美国是一个发达国家,联邦政府的预算大约是4万亿的规模,也就是2%左右,不是什么大事。

我承认那些领救济的人都恐怕有种种问题,但是,他们已经存在了,就有生存的权力。你能把他们怎么办?弄一个集中营把他们圈起来,那还是美国吗?那又要花多少钱?当然,根本解决的办法是给予那些人工作的技能,那更是不得了了,要花的钱就是几倍或者几十倍,一些人现在都哇哇叫,再多花钱那还了得?!

有人说懒人就应该没有饭吃,但是他们好像忘记了,人没有饭吃了是会想别的办法的。美国又是一个容易得到枪支的地方,我想到这一点就对这情景不寒而栗。不过从一些人的字里行间我倒理解了他们的想法:穷人就不能生孩子,这样穷人就越来越少;穷人就不能有枪,这样穷人就不能造反。但是,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这就不是仅仅没有同情心,而是对历史没有一点点常识。因为中国过去很多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穷人就难得找到老婆,武器只能官方才能有,结果就没有穷人了吗,就没有人造反了吗?

我们总说人间大同是理想社会,不管什么原因,有人吃不饱,那个大同是不是有点煞风景。我现在恐怕是年纪大了,什么事都想马马虎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如果有人(我想这样的人只是极少)也许只会好吃懒做,那就从我交的税中拿出一点点给他们吃算了,没有什么了不起,顶多也就是今年不换手机了,我没有意见。一方面我饿过肚子,知道那个滋味;另一方面,我知道这实际上是成本最低的办法,不然这个社会,当然也包括自己这种并不愁吃穿的人,弄不好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我实在有些弄不明白有些人说自己一年挣2、30万,住着100万以上的房子,怎么一提到救济穷人就义愤填膺,好像挖了他们的心肝一样?几百块的事至于吗?我一年赚不到那么多钱,住的房子也不值那么多,我原来以为自己是一个失败者,但是看到这些人的心态,就知道他们才是真正的失败者,几百块钱对他们就像命一样,这些人比我更穷。

我弄不明白的另一件事就是有些华人的反移民的态度,只能用“奇葩”二字来形容。能熟练运用中文的绝大多数都是和我一样的第一代移民,不过他们好像都忘记了这一点。我们和所有移民都是一样的,因为对原来的国家有所不满,最主要的原因是经济上的,所以我们漂洋过海,到这里来讨生活,难道有人到这里来是为了解放全人类的伟大理想吗?

我是看不到我们比其他国家的那些移民高尚在哪里。大家动机都是一样的,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如果那些遗传学家不错的话,所有人类都是起源于非洲,大家都是兄弟姐妹,人类因向往更好的生活而迁移这种动力一定深深埋藏在我们的基因之中,正是这造就了人类的伟大和不凡,是人类成功的根本,这有什么可以指责的。为什么你可以来,别人就不行呢。

要是从理性的角度来看,我们这些移民的生存空间是极其依赖于美国社会对待移民的宽宏大量,如果美国社会一旦形成了反移民的趋势,你的日子好过不了。因为就算你的英文没有了口音,你的相貌也会出卖你,难道你相信到时候你对那些人说我也反移民,他们就会把你看成兄弟?为什么有人对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到?智商是不是低到令人难以容忍的程度?

川普再也不提遣返所有非法移民了,因为做不到,一些人就会哇哇叫,而不考虑具体怎么来做。非法移民的遣返是一个法律程序,依赖于那些人的国家的接受程度。墨西哥政府不可能同意接收所有的非法移民,不是他们耍无赖,而是他们受不了。墨西哥的非法移民估计超过1000万,那个国家是一亿多人口,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很好地对付突然增加十分之一的人口,要解决他们的就业,住房,教育,医疗等等等。我们换位思考一下,你如果在那个位置,会同意吗?

当然最好的办法是让他们无法在美国立足而自己回去,但这样做在政治上存在着一定的风险。有些州和城市不同意,不是所有的美国人都反移民的,到时候会引起地方政府和联邦政府的激烈对抗,几乎可以肯定要闹到最高法院,输赢难料。川普要做的事太多了,首先是美国的经济,为美国人提供工作,在这个上面消耗政治资源不是一个好主意。

非法移民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我并非反对控制非法移民,而是受不了有些人那种仇恨和愤怒。美国现在面临的严重问题其实与这些人没有关系,比如种族矛盾,经济发展缓慢,贫富差距加大及中产阶级萎缩等等,把什么都归罪于他们其实就是在反对任何移民,这样下去美国就真正危险了,因为美国经济极其依赖于移民,反移民肯定会造成美国社会的分裂。

把那些哭哭啼啼的孩子从家里送进移民监狱,我是极为反感的,许许多多美国人也是受不了的,当然,有些人做得出来,因为他们要政治正确而毫无同情心。他们是不会想那需要多大的监狱,要花掉纳税人多少钱的。要美国伟大,那么什么是伟大,难道是没有同情心吗?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从来就有宽待移民的传统,我们都是受益于这种传统而得以在这片陌生土地扎下根来的,因为有了绿卡就翻脸不认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

坦率地说,我并没有感到非法移民侵犯了自己什么,尽管我生活的德州非法移民很多,在美国名列前茅,大多数中国人的孩子读书的地方恐怕不会有非法移民的子女,我看病的医院是私立的,没有保险恐怕进不去,我觉得人并不多。至于我赚钱的方式,那更不是非法移民能做的,所以我难以理解为什么有人提起非法移民就充满着仇恨,难道他们也是割草的?

如果没有了他们,毫无疑问割草会涨价,住房装修,农产品也同样如此。像美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总是需要不同层次的劳动力,非法移民对我们是一种补充,而非竞争。所以于情于理,只能是把罪犯遣送回去,想办法控制非法移民的进入,而那些已经在美国生活多年,已经融入美国经济的非法移民就让他们安定下来,一起建设这个国家。

我以为这是移民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法,不信我们走着瞧。

我自认是一个对政治正确极为反感的人,因为在国内我受够了那一套,什么只要和政府的观点不一致,就不是什么正能量,不是顾全大局等等等,当然政治就不正确。但是现在,我在很多时候却反感那些反对政治正确的人,这是怎么一回事,后来我才慢慢想明白了。

首先我讲一个故事,发生在二战时候的南亚,由于日本军队进军神速,有些欧洲人来不及撤走。有一个母亲好不容易订到了最后一架离开那里的飞机的位子,不料等她到了机场,却被告知她的座位已经给了一些殖民地的官员,因为他们有更重要的任务。结果她和孩子就被关进了日本人的集中营。当然她幸存下来,不然就没有人知道这个故事了。

她后来说,我最反感的并不是上不了飞机,而是他们给出的理由。大家都怕死,想尽办法离开是非常正常的,那些人有权有势,要是直截了当地告诉我,我们有能力因此就是要欺负你们一下,其实我可以理解,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但是那些借口只不过是完全为了减少他们的负罪感,好让他们欺负了女人和儿童还心安理得。就像这个故事一样,我之所以反感政治上正确,是因为那是一个借口,有人用这个东西来保护自己的利益,还要显得那么义正辞严,冠冕堂皇,那么天经地义。

“不劳动就不得食”,“既然是非法就应该遣返”,这是多么正确、原则的政治大旗,背后隐藏的却是有些人龌龊的小心眼:我的钱救济了穷人,我被别人占了便宜,所以心情不爽;我千辛万苦得到了绿卡,而那些人那么容易就拿到了,我就是给别人占了便宜。这些人才真正是用政治正确来掩盖自己的冷酷,毫无同情心。

现在网上有一股风气,一提照顾弱势群体就是左棍,一大堆骂人的话就来了,难道这不是政府、社会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吗?据说乐善好施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怎么会错呢?如果一个社会非常富裕,但是却人际关系冷漠,缺乏同情心,那是一个我们要的社会吗?你愿意生活在其中吗?不过也很好理解,一个毫无同情心的人,当然无法理解他人,所以认为别人的善意都是虚伪,因为他们认为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不存在什么美好的东西。就像那句名言,人如果心中有屎当然这个世界就都是如此。

因为反对政治正确就不要同情心了,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反了,我反对政治正确是因为它要毁灭人生、人性中那些美好、善良的东西,从而对别人的苦难无动于衷?最典型的就是,为了社会进步有些人(当然不包括自己)就应该作出牺牲。

我发现自己和那些人太不相同,我当然也做过很多自私自利的事情,比如自己母亲在世的时候,我想自己多而为她想的太少,现在时时有些内疚,但又会安慰自己,我不是圣人,总有缺点和软弱的时候,不这样想还能怎么办。所以我知道缺乏同情心是自己的弱点,而绝不会去弄一个大道理来到处炫耀!

穷人,非法移民都是弱者,向他们挥舞拳头不是什么英雄,有本事就冲着华尔街,冲着那些拿着高薪而不干活的政府官员去。当然那些人不会,那是他们的楷模,是他们的榜样,那才是应该同情的!这些人怎么了?

有些中国人反对H1签证,直截了当说中国人多了对自己不好,这一点他们真是坦诚得很,反自己的同胞才是他们反移民的真实目的。难怪中国人敌不过别人,这样的中国人多了我是看不到这个民族的前途在哪里。我是记得自己拿绿卡的艰难(其实比现在容易多了),拜托这些中国人有一点同情心好不好,大家都不容易。

真正要命的问题在于这些人并不是强者,我们这些移民都很难说是强者,经常是受到歧视的一方,难道就不惧怕下一个就是自己?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可是比比皆是呢。所以说,这种人用一句话可以概括:

他们既无心肝,又无头脑。

来源:美国华人

阅读次数:2,0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