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国内互联网上流传着一份给中共中央的公开信,标题是“关于召开党的十六大几个重大问题的声明”,署名是“山西省委农办干部、中共党员周秀宝”。公开信点名批评江泽民是“死不悔改的机会主义的总书记”,指责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理论是要改变中共的无产阶级性质,把中共彻底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社会民主党性质的资产阶级政党。

关于中共变成社会民主党的说法,近些年来颇为流行。周秀宝公开信对这种变化是持批评和否定立场的;另外有许多人──不论是中共党内的还是民间的──则对这种变化表示鼓励和欢迎。他们认为,既然中共已经申明现阶段只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并且已经在实际上放弃了共产的目标,尤其是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理论和允许资本家入党,从而淡化了中共的阶级性而转为全民性,这就表明共产党实际上已经在朝社会民主党的方向转变。这种转变是积极的、有益的,是值得鼓励、值得推动的。上述两派观点虽然针锋相对,但他们一致认定中共正在变成社会民主党。

我的看法恰恰相反。我承认中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决不是变得接近社会民主党。当今世界,政党林立,多如牛毛。我敢说,没有哪个政党能比中共和社会民主党更不相象的了。

众所周知,社会民主党有两大特点,一是坚持社会主义,一是坚持民主。

先说民主。社会民主党始终坚持民主:坚持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坚持分权制衡,坚持开放选举。中国共产党则始终反对民主:不但在实践中反,而且在理论上也反;不但过去反,而且现在反,甚至赌咒发誓在将来也要反。

再说社会主义。社会民主党坚持社会主义,不过其内涵先后发生过许多变化。最初,社会民主党坚持的社会主义是公有制加计划经济,后来改成高税收高福利,近些年来,社会民主党又从福利国家的理念后退,变得和自由主义没有太大差别,但仍然保留了传统左派的若干特点,如关怀劳工权益,保护弱势群体,强调公共福利,等等(参见安东尼。吉登斯的《第三条道路》)。中共呢?中共虽是极左派出身,但是现在变得面目全非,把传统左派的特点丢得一乾二净。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最不关怀劳工权益,最不保护弱势群体,最不强调公共福利。难道不是吗?

且以税收问题为例。社会民主党一向主张用累进税的办法调剂贫富,促进社会公正。事实上,在今天,就连新自由主义也采用累进税制,越富有的人,越要从收入中拿出更高比例的钱交税。譬如说,年收入一万元的人要拿出收入的10% 即一千元交税,而年收入一百万的人则需拿出收入的25% 即二十五万元交税。在西方,有一派“自由至上主义”(Liberterianism),他们不赞成累进税制,认为那是“劫富济贫”,对富人不公平。他们主张单一税,即不论贫富都从收入中拿出相同比例的钱交税。譬如十一税,都从收入中拿出10% 的钱交税,年收入一万元的要交一千元的税,年收入一百万元的要交出十万元的税,等等。

如今的中国呢?有关资料显示,在今日中国,越是富有的人交的税依照比例越少,越是穷人交的税依照比例越多。那倒不是中国实行明文规定的累退税,那是因为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政府有意给富人提供偷税漏税的机会。怪不得国家计委经济所的陈东琪要说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有“劫贫济富”之嫌。这不正和社会民主党的主张完全相反吗?这不是社会民主主义,也不是新自由主义,也不是自由至上主义。它只不过是赤裸裸的强盗主义。

不错,前苏东各国共产党在民主转型后,脱胎换骨,大多变成了社会民主党。之所以发生这样的转变,那不仅仅是因为共产党与社会民主党有近亲关系,更重要的是因为前共产党在转型中所处的角色地位。中共既然用坦克机枪镇压下民主运动,然后又在专制的铁腕下推行私有化改革,这就使中共变成了集政治上的专制暴虐与经济上的腐败贪婪于一身的怪物。当然,我们应该推动中国共产党自身的和平演变,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模糊对中共现实状况的清醒认识。◆

2002年8月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第六辑 时事纵横
(晨钟书局 二零零六年十月。香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