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1月11日讯】又是一年过去了。专制的力量,腐败的力量,恶俗的力量,愚昧的力量,依然是那样的嚣张,这几种力量的默契配合之下,特权阶层的利益,特权阶层庇护下的一部分经济上爆发户的利益和知识阶层中依靠趋炎附势,权钱交易,欺世盗名而发迹的知识爆发户的利益等等,是无比的稳定;除此之外,中国大陆的其它阶层的生活都在混乱之中,颠危之中,痛苦之中。

我们的新年献辞要献给那些生活在混乱,颠危和痛苦之中的同胞。

献给王有才何德普以及他们所有的中国民主党的仍然在监禁中的战友。中国民主党是伟大的,他在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专制国家中共的国中,树起了一面和平理性,争取民主的旗帜,她以自由民主,平等公正,均富共强为宗旨,在中共的建国以来,首次如此广泛的建立了一个全国性的民主政党。这个民主政党自一产生起,就遭到了残酷的打压,她的一些首领流亡于海外,一些首领身遭监禁,另一些成员分散在各地,遭到官方严密的监控。但是她的潜力是不可低估的,她必将能够担负起会同各党各派共同建立民主中国的历史重任。

献给杨子立等因为关心农民权益和行使言论自由而遭到监禁的的有良知的中华学子。杨子立几个人,秉承著中国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的美德,不象很多放弃良知的,在民众的苦难目前麻木不仁的,在腐烂的专制制度面前卑躬屈膝的肉体书橱那样,计较自己的个人得失,计较自己的学位学衔和职务,而是计较国民尤其是很多农民的权益是否获得保障,如何改变腐烂的专制制度对农民的损害。他们这样的人,才算得上真正的知识分子。

献给杨建利王炳章等,为了大陆的民主化事业,奋不顾身,自海外潜回大陆而遭到监禁的民主英豪。以他们的才学,他们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谋求富人的地位和生活。但是了解他们的人都知道,这两个博士,早已将个人的利益抛弃到云霄之外。他们的才干和热情,他们在海外的影响力,是中国民运的巨大的财富。他们和所有被监禁的人一样,正处在政治迫害之中,正处在一种经历过中共监狱的人,都深知它的残忍冷酷的精神酷刑之中,有很多时候,这种精神酷刑之上,还会有肉体的直接的或者间接的摧残。

献给丁子霖,茉莉,刘狄(不锈钢老鼠)等女性民主英才。这三位女性,年龄是属于三个年代。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理想——那就是人道主义的民主主义的中国。他们是中国民运的营伍中富有象征性的女性人物。孙中山的麾下,有秋瑾那样的女性勇士,不惜生命与腐烂的满清王朝搏击;如今民主旗帜的麾下,他们这样的女性,以合乎时代的方式,与专制的大陆制度搏击。我们为中华拥有这样的女性而骄傲。

献给罗永忠颜钧杜导斌等因行使言论自由权利而遭到逮捕监禁的大陆知识界的良知楷模。专制制度的毒化力量是相当强大的。很多所谓的知识分子,所谓的学者名流,在专制制度的强暴面前,在个人的家庭的名利面前,都放弃了良知,放弃了公开对抗邪恶的职责,沦为自以为是的表面上优雅从容而内心却极端卑怯的肉体书橱。在这样的恶劣气氛之中,罗颜杜等身怀无比的勇气,同腐败的政治力量对垒,同腐败的知识力量对垒,为真理正义公正平等而写作。对比之下,整个的中国的知识界,在他们面前,黯然无光。

献给为争取宗教自由付出重大牺牲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和法轮功等自由宗教组织的成员以及他们的领袖。信教传教的自由,在民主世界人民早已享受了。可是,在中国大陆,那些为了追求信教和传教自由的国民,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目前大陆当局对教见持异者的迫害,可以与历史上的罗马时代尼禄皇帝对基督教的迫害,和中世纪欧洲的对教见持异者的迫害,相提并论。但是勇敢的教见持异者,没有因为逮捕和判刑而失去勇气,他们和他们的领袖仍然在海内外传播自己的教见和抗争的火种。

献给积极为了民间维权活动的组织化为奔波的徐高金以及他所有的战友。八九六四以后,给中共造成很大冲击的除了法轮功等教派的抗争之外,就是民间自发的维权活动了。被压迫的被损害的无可奈何的人们,不断地冲向各地政府的办公大院,不断地冲向举世瞩目的天安门广场。但是民运的多数领袖被迫流亡国外,国内的民运力量统统遭到严密的监控,被分割在各个地方,也不具备民主事业所需要的一定的物质力量基础,因此民间自发的维权活动,得不到有力的引导和整合。在这样的艰难的环境下,徐高金先生,想到了维权活动的组织化的必要性,并率先四处奔波,呼吁呐喊,企图赢得维权的合法化,企图在法律上与经济上对弱势群体给予实际的帮助。虽然他的活动很快遭到官方封杀,但是这个方向的积极意义是不容忽视的,他和他朋友们的活动给专制当权派造成的被动也是很有意义的。

献给刘晓波,杨银波,东海一枭,赵达功等所有身在大陆,随时都会遭到官方逮捕监禁的,但是却一直坚持在网络上,在其它形式的媒体之上,揭露黑暗,鞭挞专制,宣扬民主理念的人们。在民主世界,自由地表达个人见解,简直是太平凡普通的权利了。可是在专制的国度,由于很多当权者获得权力的途径是非法的,获得巨额财富的途径是非法的,处理很多政务和人事是非法的,因此专制者害怕自由的言论。直接地说,就是专制者腐败者贪污受贿,徇私枉法的罪恶过于深重,于是自由的言论就必然遭到封杀。因为自由的言论是瓦解专制和腐败的开始,因为自由的言论必然会揭露专制者和腐败者的罪恶和丑恶。在随时会遭到监禁的危难面前,这几位勇敢的自由写手,从为停止过追求自由民权揭露黑暗的声音。他们的文章质量是一流的,数量是惊人的。仅仅经常撰写那样多的文章,对人的身心就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他们的物质生活都很一般,尤其是杨银波先生,大家庭的生活压力,当地恶势力的经常性的威胁,都没有压倒他,相反激发了他更大的热情和毅力。如果没有坚定的自由民主的信念,在这样的条件下,经常写出这样又好又多的文章是难以办到的。

献给那些身在海外,宁愿清贫也不接受大陆官方收买的,一直在艰难之中,创办民主刊物的人们,以及那些一直坚持写作,为民主高呼呐喊的人们。《中国之春》《大参考》《议报》《黄花岗》《大纪元》《网路文摘》《华夏电子报》《民主论坛》《亚洲民主通讯》等等,共同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民主舆论阵地。这个舆论阵地对唤醒民众,同道之间的沟通联络,对冲破专制统治者虚假的宣传,产生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我们相信,我们的后人一定会感激他们。对他们的创办者而言,不但承担了刊物编辑的劳累的工作,同时还承担了很多文章的撰写。劳累,为了大陆国民的权利而劳累,几乎成了他们的全部的职业。

献给所有那些自一九七九年西单民主墙以来,几乎一直遭到监禁的老牌民主英雄,以及八九六四以后遭到监禁后并流亡海外的广场英雄。他们出狱后在海内外一直没有终止过继续奋战。魏京生,刘青,徐文立,王希哲,徐水良,韩东方,王丹,唐柏桥等等,就是这类人的代表。他们的最美好的年华,都被中共的监狱吞噬了,他们拥有非同一般的良心,勇气,毅力,学识和无私。正是这种无私的精神,推动著他们藐视困难,藐视专制制度的淫威,同专制制度毫不妥协,继续为大陆国民的人权,民权,自由,平等,社会公正而奔走呼号。

献给刘冰雁,苏绍智,严家奇,郭罗基,羊子等等坚定的反叛中共马列主义的人物。他们如果象很多没有良知没有脊梁的大陆知识分子一样,不倾向民权,不反对专制,那么他们都会继续在中共的羽翼之下,享受无尽的不劳而获的荣华富贵。但是他们是先知先觉者,他们早就在灵魂深处同外来的马列主义和本国的专制当局决裂。未来民主中华的历史不会忘记他们的功勋。

献给象孙志刚,黄静,刘忠霞等所有死难于黑暗司法的冤魂以及他们苦难的家属。以前人们总是说大陆的党政企三个领域腐败异常,黑暗异常。如今众所周知的学校,医院,司法系统的无边的腐败和黑暗之中,司法系统的腐烂和黑暗最为严重了。国民的生命权利所遭到的蔑视和残害,在很多地方,无以复加。感谢这些无辜的冤魂,不断地为我们从事民主事业的人们敲起警钟。在一个权力或者权力的附庸,可以肆无忌惮地蔑视其他国民的生命的地方,只能说明这样的政府,这样的制度,已经不可救药了,已经必须变革了。

献给大陆上所有的为了国民自己的权益勇敢上访的人们。这些上访的人们,应该是我们的榜样。他们虽然没有很多学识,但是拥有的是果断和勇气。他们的上访,是暴露腐烂的专制和无边的腐败的一种最有力的说明,他们经常在全世界面前公开落后制度的真相,鼓舞更多的国民领会到争取自己的权益的道路。这些勇敢上访的人们,同样是在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历史往往就在很多无名之辈的推动下向前迈进。

献给互联网上无数坚持正义立场,经常呐喊,揭露司法腐败,抨击专制黑暗的那些无名的网民。打开中国大陆的四大门户网站,人们可以发现我们的国民并非像平素很多人批评的那样,懦弱自私。相反可以发现大量的呼求正义的呼声,大量的对腐败和过时落后制度的指责,大量的对邪恶势力的义愤。正是这股力量,对孙志刚的冤案,对刘涌的的最后判决,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他们的呼声,已经大到了统治者不得不重视的地步了。他们也在促动大陆民主的进程。

献给《南方周末》的所有富有正义立场的,在邪正较量中总是站在正义一边的领导,编辑和写手。《南方周末》,是海内外享有盛名的刊物。她的声誉来自于她的经营者,总编,编辑,记者们的良知。在大陆还不曾有一个刊物,在反对不合理的制度,揭露腐败,坚持公正诸方面,赢得如此广泛的读者,产生过如此巨大的震撼。最近由于她坚持的真实报道新闻的立场,她的领导遭到了警方的不同形式的剥夺自由,便是最好的证明。这说明《南方周末》一贯坚持的正义的维护民权的立场,在专制和腐败势力那里,已经不能容忍了。

最后,我们的迟到的新年献辞,献给中国人权和中国劳工通讯和劳工组织。这几个组织,在为大陆国民争取人权,民权,平等,公正诸方面的贡献,是众所周知的。

杨天水于中国大陆南京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