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列主义是暴民和暴力的理论依据

自秦始皇彻底推行极权主义的恐怖政治模式之后,带有人道民主主义色彩的中华礼仪文明,慢慢消失了。蛮族的即未开化的文化,毒害了华夏数千年之久。据说有格鲁吉亚人血统的秦始皇家族,匈奴,鲜卑,蒙古贵族,契丹,女真人等等,先后在华夏的中心地区,建立了自己的王朝。秦,五胡十六国,北朝,契丹,后金,蒙元,满清等等,无不是文化上落后愚昧的野蛮王国。这样的蛮族和野蛮落后的王国,从人的心灵,生活的习俗,人之间的互动风气等很多方面,彻底将华夏沦落为粗俗的卑污的到处是暴民和暴行的鬼域。

然而,前几千年的旧的蛮族王朝和极权主义社会对中华文明的破坏,合总起来也不能够和马列主义对华夏文明的破坏相比。

马列主义有几个特点——无神论,暴力论,以及随之而来的普遍的弄虚作假。

有神论者,理论上他会信奉上帝,真主,佛租等等,就上说他的精神世界时时受到至善力量的引导和督促。即使犯过错误或罪恶,真正的有神论者事后,也会有良心上的不安,或行为上的悔改。

无神论就大不一样了,它毁弃统一的至善作为道德标准,使得人们的精神世界失去有力的公认的善的力量引领,于是人们个个自以为是,自我欲望膨胀,用公开否认统一的标准来为各自的自私自利的思想和行为辩护。每个人都能为自己的恶行找到借口。

既然马列主义那么仇视上帝,将个人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世界就开始史无前例地乱套了。每个人都认为自己至高无上,于是各自之间,互不相让,争斗不已,说理和证明是软弱无力的,那么暴力就必然流行,于是暴力论就在无神论的肩膀上,恬不知耻了,高叫着斗争哲学,为流血场面欢呼,麻木地漠视所有受到迫害的生灵的痛苦。

上帝遭到否定了,暴力横行于人间,必然遭到民众的本能上的反对。于是暴力论者(其中最有名气的是暴君)运用谎言为自己的暴行辩护,比如说他们的权利来自合理的途径,美化他们的暴行是革命行为,是无产阶级专政或者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为了社会的稳定等等。而国民出于对暴力的畏惧和屈服,为了苟且偷生,也开始普遍地抛弃诚实,互相撒谎,尔虞我诈,这样普遍的谎言开始了。

无神论,暴力论,以及普遍的谎言三者恶性循环,互为表里,造成了中华民族目前人际混乱,道德堕落,人心卑污,冷酷麻木。三者共同制造了无数的暴民和暴行。极权专制制度是施暴的制度。它用暴力获得特权,维护特权,打压异己,残害忠良。

一定会有人说,这里是危言耸听。好吧,那就看看事实。

二、暴行随处可见

将政见持异者和教见持异者,或关押起来,或判处重刑,让他们不能够享受人类应有的尊严和幸福。迫使他们和他们的家属,身心两个方面都经受了长时间的摧残。无情的监狱岁月消磨了多少良民的生命的创造力量!这些难道不是大陆中国政府一直在实施的暴行吗?

更为骇人听闻的是,监禁场所,时常发生令人毛骨悚然的暴行。据说,前不久,沈阳龙山劳教院几个警察制造了连续电击被监禁者七个小时的暴行。七个小时,就是坐在沙发上,人们也会感觉到劳累。在空调房间,还要不时吃些冷饮。可是我们的姐妹高蓉蓉竟然遭到恶警这样长久的折磨。我们可以想象到,她在暴民的蹂躏摧残之下,是多么无助!我们经历过大陆监狱的人,都知道那种殴打的过程和结果。大纪元照片上的受害者的伤痕,应该是可信的。那些累累的伤痕,是暴民和暴力糟蹋中华民族的罪证。

掌权的暴民会将暴力至上的变态心理传染到其他群体。比如南京市白下区看守所的一个号房,有个温和善良的何姓的囚犯,曾经因为看不惯一个暴徒经常凌辱弱者,有点议论或者不以为是的表情,就被那个暴徒极其帮凶长期殴打虐待—迫使何某整整洗过一昼夜的冷水澡,连续五天不让何某睡觉,在何某的后背,多人轮流重击二百多肘等等,同时还要克扣何某的饭食。如果不是后来这个何某趁打饭的机会跑出号门,一个心地不错的管教为何调了号房,可能他会死在那些暴徒的手下。

暴民经常对工农实施暴力。暴民们殴打虐待依照法律抗拒不合理的乱收费的农民,打得他们遍体鳞伤的有之,打死在看守所的有之,在北京的国家级的信访门口殴打他们有之,在法院的办公室殴打女性农民有之。将争取工人阶级的权益的代表关押起来有之,雇佣打手对付争取合理拆迁的居民有之,为弱势群体谋权益的律师挨打有之等等,让人们看到这个国家到处是暴民和暴行。

老师殴打学生,具有中国特色。甚至有这样的女教师,因为一个孩子的作业没有完全完成,她竟然命令班级所有的孩子打他,每个人上去打四个耳光。毫无怜悯之心,心肠麻木冷酷,是暴民特性。

很多出狱的犯人,由于长期受到的虐待和挫折太多,心理变态,进入社会后,就以仇恨人类和作恶害人为职业,有的杀人越货,有的强奸杀人。在他们的主观世界,这个制度和社会教会他们的只有暴力。当施暴的制度,催生很多的暴民时,良民的日子就非常难过了。

大陆中国是个腐败大染缸,暴行大染缸。很多本来能够成为良民的人,被改造成为暴民;很多本来就天性上具有暴民倾向的人,则更加变本加厉了。

制度施暴和暴民施暴,已经渗透到了中华民族的骨髓内部。我们都在受害,尤其是法轮功的坚定的信徒,则更加是受害中的最不幸者。马列主义作为一种带有变态心理倾向的的邪说,在制造暴民的道路上,在迫使极权制度施暴于民的道路上,真是罪恶累累!

三、新的三座大山

徐沛女士说过,大陆中国存在着新的三座大山,那就是无神论,暴力论和普遍的谎言。我们看到,多少同胞,在新的三座大山的重压下,痛苦无比。在这些痛苦者之中,最近遭到电击酷刑的法轮功信徒高蓉蓉,是深受其害的一位。

为什么我们如此重复高蓉蓉的遭遇?或许会有人说,中共守旧派执政几十年来,不知道杀了多少国民和异己,打几个小时的电警棒算得了什么呢?

好了,我们借用伟大的《古兰经》的话语应答这个问题—“迫害是比杀戮更残酷的”。

杨天水于南京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