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骗通过高铁,丑恶之极

香港特区政府多年来声称兴建“广深港高铁”不一定要一地两检,八年来一直以此说法,去否定反对兴建者说“违反基本法”的质疑。然而特区政府却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全面改口欺骗香港市民;从一定要建高铁,到在各方面欺骗市民,说明特区政府已经沦为中共的傀儡政府,所谓“一国两制”,早已名存实亡。

回到二○○九年十二月,当时特区政府在立法会争取议员支持兴建高铁,时任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郑汝桦,向立法会保证:“即使没有一地两检,不等如没有高速”,去回应议员“没有一地两检,会怎样影响高铁效率”的提问。然而八年后的二○一七年七月三十日,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却说,“没有一地两检香港会被边缘化”;前任局长的港铁主席马时亨则说:“高铁不能没有一地两检,否则香港站没有意思”、“一地两检若不通过每月浪费八千万”、“无一地两检市民将无车搭”,这种前后完全矛盾相反的言论,证明政府是处心积虑通过高铁,然后再以强盗逻辑,强迫市民支持其割地的一地两检方案。

二○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于立法会铁路事宜小组委员会上,斩钉截铁地声称:“处理‘一地两检’时候,系唔会令香港特区范围内的土地突然之间无?,呢个系好清楚,我希望唔会有任何误会”;然而只不过两年不到,再次连任律政司司长的袁国强,竟于二○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在记者招待会中提出把香港的土地“租”给中国大陆,变相成为中国的租界──“处理一地两检时,此区域被视属香港特区区域范围之外”,不行香港法律,而改行中国法律。这种经历过铜锣湾书店绑架,以至肖建华的失?,还要在九龙的核心地区,设立一个行中国法律的租界,完全违反两年前自己的言论,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丑恶之极。

政府所签是卖港条约

一如电话骗案或传销骗局,政府不断把不相关以至不可能的高铁妄想,推销成为必须通过高铁以至一地两检的骗局;新任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竟敢在立法会再次提到用高铁连接欧洲的谎言。真相是当年所谓与中国谈合作建高铁的国家,例如印度,如今正在藏印边境对峙;而连接欧洲必经的国家例如俄罗斯,根本从来没有打算兴建高铁,去穿越可达零下五六十度,几千公里无人居住的西伯利亚。今日的西伯利亚铁路,其列车由满洲里开去莫斯科的K19列车,要坐七日六夜;由北京经蒙古去莫斯科的K3列车,也需要六日时间;而更重要的是,十九世纪的俄国变苏联,再变回到俄罗斯,百多年来其国防的基本,就是故意把铁路建筑成宽轨,除前苏联的独联体国家之外,故意不和外界相连;中国要横贯公路西伯利亚,就必须令担心中国要“收回”其远东地方如海参崴,防中国有如防贼的印度盟友俄国,更改过万公里的路轨,这种妄想显示了官员的无知,可是传媒却偏偏要助长这种无知。

事实上所谓香港的高铁,只是一条“广深港高铁”,是一条和中国大陆高铁相连,在计算收益时则“独立”的铁路。但这种“独立”又是一伪独立,因为根本由始至终香港只在建到深圳福田的铁路,而深圳福田往其他地方,根本可以另外独立去计算。更荒谬的是,无论中国高铁由蚀大钱变赚大钱,却根本和香港无关。只要不来香港,就和香港无关,不要以为香港有份分红──因为兴建当初,特区政府已签下一条不平等条约,即在计算兴建成本时,香港段占全段百分之八十资金作兴建,在票务收入却只能收回以距离计算的百分之二十五,完全违反任何财务安排的认知。

以其他省市兴建高铁为例,如北京到上海的高铁,就由沿线各省市合组一间“京沪高铁投资公司”,以资金股本来计算他日的回报与收益清清楚楚:当初兴建总共一千一百亿股本,每一百亿一份,铁道部占四份,沿途地方政府占二份,工商、建设、中国银行、全国社保以及某海外私募基金则各占一份,总共十一份;其铁路股权清清楚楚,皆以投入的股本决定股权,再由股权去决定将来的分红。又另举一例,即同样打通香港、澳门与珠海的港珠澳大桥,亦是以三地政府合资的方式来计算股本,即香港占六十七点五亿,澳门占十九点八亿,大陆占七十亿,余下则以贷款来处理,不会把成本与收益,一如香港高铁般完全不成正比。

暴露决策自相矛盾

高铁根本从来只有债务,而无法制造收益。全中国唯一能够在数字游戏上盈利的高铁,只有上海往北京的一段;和香港相关的,如所谓全中国竞争力第一的深圳,除深圳福田连接香港这一段之外,早已在营运。特区政府当年声称,香港乘高铁可以用八小时接驳北京,现实深圳开往北京的列车,却需十小时三十八分钟。政府当年声称香港乘高铁可六小时接驳上海,现实深圳却无任何高铁前往上海,只有自从当年温州高铁追撞意外后,官方自称不是高铁的动车,需时由最短的十一小时四十三分钟,到最长的十二小时十八分钟,说明靠大陆的客源,根本不足以维持深圳到上海更高速度列车的营运。

比较起飞机的速度,香港飞北京的航程最短只要三小时五分,香港飞上海最快更只要二小时十五分。在正常的情况下,飞机的高速根本令高铁完全没有任何竞争力。再比较两者的价格,深圳来往北京高铁的票价最平的二等座约为二千二百元,而香港来往北京机票连机场税,却只需要一千九百元,即高铁票价竟比机票贵三百元。高铁商务位来回竟要价六千八百,而机票则可低达五千二百元。因此任何吹嘘高铁比飞机有竞争力的说法,根本就是癡人说梦。更可笑的是特区政府在支持兴建机场第三条跑道时,就制作图表指高铁没有竞争力;反之支持高铁时,就说飞机没有竞争力。当市民以高铁运行的“实际情况”质疑,支持高铁论者就不断吹嘘“理论上”将来高铁可以有多快,然而当人们拿出“理论上”飞机有多快时,这些人又立即搬龙门,说空管的“实际情况”如何不堪了。

高铁由此至终都是一场骗局,不但欺骗了八百四十四亿的香港公帑,更为此在西九龙核心区域建立租界,破坏香港的法治,去毁灭香港的一国两制。可悲的是问题复杂而传媒被中共收买,多数市民一如买了股票幻想发财的被骗者,因为骗局太大,而无法相信自己如何被骗。

动向2017.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