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王丹观点》

从九八年四月王丹被中共当局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放逐美国,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两年多来,王丹的生活过得既紧张又充实。一方面,王丹要上课,要攻读哈佛大学的历史系研究生课程。这对于一个只读了不到两年的大学本科课程,又被迫中断了整整九年学习,其间还有七年是在监狱中度过的王丹来说,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另一方面,王丹还要参加不少必要的社会活动,例如组织天安门一代联络会,参加六四纪念活动,援助六四受难者家属和其他政治受害者,等等。难得的是,在如此紧张的生活中,王丹还抽出时间写下大量文章。《王丹观点》这本书就是他两年来写作的又一个结晶。《王丹观点》一书由香港的明镜出版社于今年五月出版,全书共247页,收录了六十八篇文章,书前有王丹自己写的一篇序。

正象王丹在序言里强调的那样,一个社会的发展与繁荣需要很多必不可少的前提,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不同的声音,极权主义最怕不同的声音,因此,确保中国存在不同的声音是一项重要的工作。王丹表示他的评论不见得正确或者深刻,但是他之所以要写作和结集出版,就是希望中国能有不同的声音。

《王丹观点》的文章,在内容上可以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是对八九民运的回顾,对六四事件的纪念。第二部分是对自由民主理念的阐发,对一党专制和种种反自由反民主论调的批判。第三部分是针对一些重大事件的评论,例如金融危机事件、法轮功事件、台湾总统选举事件,等等。第四部分是讲知识分子,讲知识分子的角色和社会功能。文章短小精干,文笔朴实无华,作者的议论都是经过长期思考,有感而发,作者的观点不但来自书本,而且还来自经验。通过这些文字,读者可以了解到王丹执着的民主理念以及深刻的中国情怀。

王丹信奉自由主义。在我看来,自由主义既是一种学说,一种理论,也是一种态度,一种开放的、理性的态度。这两个方面在王丹的文章里都有着清晰的表现,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们知道,近两年来,国内知识界有所谓自由主义与新左派之争。有些新左派朋友说,他们原先也是喜欢自由主义的,只是后来对自由主义失望了才转向新左派。我想,这些人其实并没有真正喜欢过自由主义,至少是没有真正地从自由主义的立场去发表言论,去实际参与过,否则他们就该从切身经验中体会到,不管自由主义的社会存在多少缺陷,自由主义的基本价值仍然是十分珍贵的,是值得我们奋力争取并坚决捍卫的,我们绝不会因为它有缺陷就反过去嘲笑它,甚至反对它。

众所周知,王丹是因为参加八九民运而被捕被监禁的,第一次出狱后又仅仅是因为写了几篇表达不同政见的文章而再次被捕被监禁,因此王丹深知,一个社会要能包容不同的声音,要能包容政治反对派的声音,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位先前流亡西方、后来返回故土的的匈牙利知识分子海勒说得好。海勒说:过去,我在共产党统治下的匈牙利不能公开发表我的政治见解,后来我到了奥地利和美国,我能够公开发表政见但不能作为一个公民实际参与我自己国家的政治。现在,我终于既能够在我的国家里公开发表政见又能实际参与政治,尽管我的声音只是众多声音中的一种,而且还常常是与众不同的声音,是不被重视的声音,但我对此没有抱怨,因为这正是我六十年来的梦想成真。

读一读王丹的书,想一想王丹的经历,有助于我们加深对自由主义的理解和珍视。

2000年

《胡平文库》读书·评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