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网按:徐泽荣博士是深具中西文化素养的社会学者。2000年入冤狱11年,狱中笔耕不缀,苦研马学,心得盈筪,自称“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广州监狱遭遇了滑铁卢!”作者改称马克思主义为马学,而马学之核心乃是劳动价值学说,本书即力证其说之非。以此见证马学入中100年。系列共20章,本刊将予连载。】

【马学劳动价值学说逻辑证非系列之三:天利】

马学奠基“公理”从“劳动时数决定交换价值”出发,断然否认已经索要劳动占有未经生产劳动加工的富于开发潜质的天然资源——简称“天利”(如地表水面、森林矿藏、旅游景观、陆兽水畜等)——已然具有交换价值,原因何在?“因为在人类接触它们之前,它们无一例外都不包含任何人类劳动”,一位经济学家这样引用马氏思想加以解释。例如,他说,煤炭、石油、原木等的价格,只测算探测、开采、仓储、运输花了多少钱,不承认它们在被占之后,开采以前这一期间就有了价值。在计划经济时代,这一专横而荒唐的理论否定,人为地造成了虚假的事实否定。但是计划经济被市场经济取代之后,颠倒的事实又被重新颠倒过来。古今中外的经济事实,无一例外地表明,上述未沾生产劳动却沾索要劳动的天利——又称天设物质效用——已然具有交换价值。已有无数交换个案——例如香港政府的预算来源,常常是卖地收入大于收税收入——表明如此。马氏以及配、布、坎、斯、李五氏,对此可作如何解释?

不认已经占有的天利具有价值,只认经过加工的天利具有价值,必然会使经过加工的天利的价值被人为大幅贬低,从而造成“极不等价交换”以及一系列连锁性罪恶果。上述理论的人为否定,必然招致实践对其的天为否定。试举一例:山西难变鲁尔,原因盖出于此。矿民挨贫穷而捧金碗乞食,环境遭污染而歎无钱治理。源自马学奠基“公理”的这种实践,带来的正是曾为马氏所深痛恶绝的剥削、贫困、落后和愚昧。有谁能说,近几年来发生在山西的砖窑奴工事件,尾矿溃坝事件,不是马学奠基“公理”所致蝴蝶效应结出的恶果?可见实践否定的先行形式便是恶果惩罚。国内已有学人大声疾呼:应当剥夺这一经济学大理论的“指导地位”。

出狱以后,作者方才看到国内学者竹石所说,乃为与己英雄所见略同:

“自然资源的耗费参与了价值形成”之说,是劳动价值论既不予承认,又不能反映的;但它又是经济建设当中不能不承认,不能不解决的大问题,因此需要寻找一个比劳动价值论更能全面解说一切资源配置、评价的理论。这个比劳动价值说更为全面的理论,只要在承认自然资源具有价值,自然资源参与价值形成方面迈一小步,那其产生结果,就不是对劳动价值论做出“补充”、“发展”,而必然是对劳动价值论的根本否定,因为自然资源只能具有与劳动价值截然不同的价值。

同样认为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说乃是“自然资源无价值说”的理论根源之人,还有国内学者晏智杰。他说:经济增长过程中的高消耗、高投入的原因是由劳动价值论导致的自然资源无价值论引起的。否定自然资源本具价值的理论依据就是劳动价值论。自然有价观念终被颠覆且被自然无价观念取代,乃与劳动价值观念兴起乃至渐居支配地位同步而行。自然无价观念乃与劳动价值观念互为表里。

不过也有勉为其难为马氏辩护,但却自曝其短的。例如国内学者王娟、黄敏说过以下的话:但应澄清,自然资源有无价值与自然资源有无价格,本属二事。马克思从没说过没有价值的物品同时就没价格,马克思认为没有人类劳动附着的自然资源虽然无价值,但却有价格,价格虚幻地表现价值……价值反映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自然资源利用更多地是反映人和自然之间的关系,对它不能套用反映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价值理论。价格不是价值末数,会是什么?断线风筝?甚至还有两位内蒙学者另辟蹊径,提出自然资源的价值乃由人类再度模拟生产该种自然资源所耗劳动时数决定,具体举例:人造草原所耗社会必要劳动时数,可以决定原有天生草原的价值。他们倒打一耙地认为:对自然资源的掠夺性开发和过强度利用,不能归罪于劳动价值论。相反,正是对于劳动价值论的片面理解,方才导致了自然资源无价论!众所周知,许多自然资源不可再生,此时可以如何测知人类再度模拟生产该种资源所耗劳动时数?草原儿女眼中只有草原,由此可见一斑。

第三章的核心概念,可以浓缩成为六字:天利无钟有价。

现在读者也许一脚踏进本书内里乾坤的门槛了,作者必须马上趁热打铁,借用此一较短章节末尾,增补读者对于天设效用和索要劳动的认识。一开始不能灌得太多,是吧?

其一,索要劳动也像生产劳动一样分成马学元论所云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但是索要劳动的具体劳动只能索得具体的天设效用,不能生成具体的天设效用。终获某种具体天设效用的索要具体劳动其实并无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试问:古今中外夺取一国最高权力的索要劳动,有无社会必要劳动时间?

其二,效用实质乃属可被人类利用的“理”的形而上式道化肉身。各种天设效用和人造效用,多为“四有”:有气——基本粒子,有形——空间形式,有理——客观规律,有效——使用价值。气、形、理、效四者之中,理为主宰。

其三,对于人类来说,天设效用和人造效用都是“用之得其效,不用得其形”的。那些未沾索要劳动的天利,例如火星表面的甲烷,则因为既无法“不用得其形”,也无法“用之得其效”,故尔——可能是暂时的——不被视为天设效用,因而不是交换价值。此事亦可反证人类对于索要劳动的承认。

其四,然而,也有一些天设效用乃属无气,无形但却有理、有效。例如,第一,全部基于科学发现的技术发明的原理部分,无疑乃是一种未曾沾生产劳动,却已沾索要劳动的无形天利,因而可被视为一种无形财产。被人称作“使用价值之母”的技术原理,之所以可被赋予价值,被授于专利,原因盖出于此。第二,社会关系效用,顺觉悦感效用,索要劳务效用也是无气、无形但却有理、有效。

其五,马氏先将使用价值从交换价值之中剔除——因为效用不是工时,所以不是价值;后将索要劳动从具体劳动之中剔除——因为索要并非生产所以不是劳动,就会逻辑必然地引导那些忠实践行马氏学说之掌权人及其诠释家,将“知识份子”从“劳动人民”之中剔除,将知识从社会价值中剔除,进而鼓吹“知识越多越无用”、“知识越多越反动”,以及“知识份子劳动化”、“劳动人民知识化”等等。为什么不打破分工,提倡“政治局委员村委会干部化”、“村委会干部政治局委员化”呢?显然,此非道法自然,而是对抗自然——天作孽,犹可存;自作孽,不可活!

其六,人类通过索要劳动而非生产劳动获取知识,顺悦这类天设效用,但是如前所述,人类难以测量通约这些索要劳动的所耗时数。例如,许多知识索要劳动,如地理大发现,基因大绘图,航太大集成,火星大探险等等,历时可为数代,涉人可为无数,期间所耗劳动时数,根本无从接受测量通约。劳动时数无法决定交换价值,由此又可得到一证。科学家无疑属于索要劳动者,工程师应被视为索要劳动者多一些,还是生产劳动者多一些,则须视其劳动创新级别而定。创新其实就是天设效用范畴的引进。

其七,虽然旨在获取无主天然财富的索要劳动,和旨在获取未知科学知识的索要劳动,一向都可以得到如同生产劳动可以得到的那种崇高的受认性,如“劳动光荣”之类,但是,旨在获取国家权力和国颁地位这两种天设效用的索要劳动的受认性,其内涵和尊卑性质,确为因时而异。当今时代潮流,国家权力必须通过民主选举、舆论褒贬、司法监督等,方能被获取、被维持;国颁地位必须通过公平竞争,公正考核,公开遴选方能被获取、被维持;系于君权神授、党权经受、权由爱出、权由枪出的索要劳动——不管其于伦理层面如何可歌可泣——的受认性,已在逐步走向消亡。只有认清这一世界大势,才能避免“瞎子点灯白费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和“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忙?”、“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等这类既是悲剧又是笑柄的结局,作者认为,在这方面,小小的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异军突起,先行完成了思想上和行动上的转变,走到了当今国际共运的前列。

质疑马学元论的中国学者晏智杰、王则柯 质疑马学元论的中国学者晏智杰、王则柯2

质疑马学元论的中国学者晏智杰、王则柯。

秘鲁卡哈马卡露天金矿

秘鲁卡哈马卡露天金矿

开放2017-07-3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