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乃为俄国爆发“十月革命”100周年之日。我在一本书中曾作疾呼:“儒教本仁,尚有庚子之败;马学原错,宁为赤县所归!”

马克思雕像

列宁在十月革命

十月革命建立起了史无前例的名为赤党一党专政实为赤酋一酋专政的政体。赤党专政的理论依据,乃是马克思所总结的巴黎公社样式无产阶级专政原则。巴黎公社领导机构并非一党专政,十月革命之后短时期内的联合政府也非一党专政,但是两者都以摒除资产阶级政党在外作为前提。十月革命之后短时期内的联合政府,因为其他两党宣布退出以及制宪会议横遭解散,摇身一变,成为布尔什维克一党专政,列宁死后,进而变成斯大林氏一酋专政。列宁不死,信奉德国祁克教授“群众>阶级>政党>领袖”利益代表递进学说的他,肯定也会实行一酋专政,本属毫无悬念,不能寄予幻想。但是,这些还不算是十月革命铸成大错的终极原因。必产一酋专政乃为十月革命铸成大错次生原因,虽是第一次生原因。

苏共建政以来,冷战开启以来,苏东剧变以来,改革开放以来,无数对于十月革命以及各处共产社会的抨击,绝大多数都是针对次生原因以及衍生后果,很少触及终极原因,解锁钥匙始终没给找着。因此时至今日,还有西方学者执迷不悟,大谈“为什么马克思是对的”。东土马学信众听后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就像打了鸡血。

马克思

苏共建政之后,便在一酋专政、党高于法的政治基础上,依照马学原理改造国民经济、国民观念、内政外交、文学艺术……,当局严重行之弊端、知之谬误逐一大白天下。共产国家实行国有各业、计划经济,很快导致民权名存实亡,以及民生乏善可陈:产品匮乏、粮食短缺、居所逼仄、交通落后,不一而足。于是,十月革命铸成大错终极原因藏身之处这时方才得以进入追责之人视野。不过,因为一酋专政、党高于法能够置人于枉死,国有各业、计划经济只能置人于贫穷,所以芸芸众生所发抨击,矛头多为指向一酋专政、党高于法这一铸成大错次生原因。

共产国家为何定要实行国有各业、计划经济?这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无保留认为:私有各业、市场经济产生经济剥削、盲目生产,导致贫富悬殊、经济危机,严重阻碍社会进步。

按照马氏所说,私有各业,亦即常说的生产资料私有制度,乃是剥削产生的根源。私有制下,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却不提供劳动力所提供的劳动,劳动力提供劳动,却不占有资本家所提供的生产资料。马克思断言交换价值本数乃为劳动时数(一种基数),末数乃为市场价格。资本家既无凝结亲身劳动时数于产品中,那他取走仅为劳动力所创剩余价值便是剥削。

然而,作者系狱之时发现:交换价值本数乃为效用序数(绝非边际效用)而非劳动时数;效用末数与劳动价值末数相同,均为市场价格。不若劳动价值,效用价值本数、末数量纲可以完美合一,即为货币单位。交换价值本数若为劳动时数,末数若为市场价格,就为后世马学专家留下了百探不得其解的“转形”课题。资本家根据市场需要决定生产什么效用,工程师根据科技原理决定怎样生产效用,显而易见,二者对于商品生产所起作用乃具主导性。对比之下,劳动力对于商品生产所起作用仅具辅助性。马克思原以为,基数才能量化才能计算,序数不能量化不能计算,所以序数不能充当交换价值。序数咋会不能量化?幸福指数、容貌颜值等等,难道不是量化结果?难道不可比较?尽管不若基数精确。本文上载马克思语录“人的价值藏在人的才能之中”,表明马氏内心深处,仍认效用价值为交换价值本数,否则他会说:“人的价值藏在人的劳动之中。”

作者已在其狱中所撰《马克思原错:劳动价值知行归谬》(台北:唐山出版社,2015)当中,列出本人原创对于劳动价值学说的“证非二十义”。读者若有兴趣,尽可购来或者借来一阅。在此只想再举一例,说明马氏真我,仍是效用价值学说信徒。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一版第4卷105页上,读者可以找到马氏亲笔所写:“在没有阶级对抗和没有阶级的未来社会中,用途大小就不会再由生产所必要的时间的最低额来确定,相反,花费在某种物品生产上的时间将由这种物品的社会效用大小来确定。”试问:人类大脑灰质有没可能存在两种不同的的价值评定机制?人类雌雄个体有没可能存在两种不同的生儿育女机制?相信大脑神经科学今后的发展,必定会为此处所提出的非马命题提供更多更好的实证:在大脑灰质与效用价值之间存在“量子纠缠”。

那么,剥削如何发生?作者认为:首先,剥削——蓄意且持久的不平等交换——仅在诸资本持有者和租权力持有者勾结(简称官商勾结)之时——包括政府无意阻止垄断、腐败滋生——才会发生。在没有官商勾结的前提之下,有产阶级并无剥削无产阶级,因而并无剩余价值发生。其次,根据系统论基本法2,净利润归投资方天然合理。市场造成贫富不均必然发生,此为优胜劣败自然法则不得不然。缩小贫富差距责任主由政府承担,裒多益寡,俯就跂及。总而言之,平地一声春雷,“证非二十义”可为全球“拒租自律”的资产阶级、经营精英、科技人才彻底平反。租权力和普罗众矛盾,亦即官民矛盾,才是各种形态人类社会一以贯之基本矛盾。

中共提出的土地承包、改革开放、国退民进、三个代表、和谐社会、精准扶贫、军工混改乃至一带一路等等,均为顺应此种铁一般的自然规律的政策表达。不若苏共,中共前面出了个邓小平,直白声称“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后面出了个王沪宁,草拟出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作为改革开放党的纲领。如今习近平总书记又赋予“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崭新内涵。这是冰雪两重天,不忘初心,时人未必个个看得清楚。

幸福的主要因素

“证非二十义”各义之题依次乃为:索品、数学、天利、假死、△L、品牌、货币、承认、剥削、理气、物心、割率、孽息、利润、工资、分科、边际、失诚、失善、失美。前有绪言,后有结语。拉斯韦尔关于价值的分类、达尔关于权力的定义、伊斯顿关于政治的界说、郑克中对于边际的质疑和对于基数、序数两者区别的强调、我国古代圣贤的有关论述……乃为其证非马学重要工具。

西方民主制度,包括司法独立制度,本是为了截断前述诸资本持有者和租权力持有者勾结(简称官商勾结)而设。它带来了社会公正,兑现了天赋人权,是一种最为不坏的政法制度。开始有阶级性残余,尔后却尽显全民性。对比中国现行政治制度,也许西方民主制度行政效率、基建效率乃至军事效率不高,受到排外国人耻笑,应向后者学习,但是在它治下,科学发现、技术发明这对排第一生产力杠双轮的推力,却是前者无法望其项背的。口头创新永远不能变成事实啊。

马学原错对其本人来说,只是一个学术失误,但对全人类来说,却是一场人间史无前例惨剧。马氏本人应对国际共运的连番浩劫、东西双方的多次仇杀,负上40%的责任。其余,30%,由东方政治精英、知识分子担责;30%,由西方政治精英、知识分子担责,各打五十大板。西方部分,你有言论自由、学术天才、科学传统、研究基金,条件这么好了,咋还破解不了马学迷误?

《马克思原错:劳动价值知行归谬》封底,载有一位中国北美移民林达的评论:“现在我总算弄明白了我的解放军工程师父母亲生前苦苦追问的问题:‘造成共产国家,尤其是苏中两国人民苦难连连的根源,究竟在哪儿?’”作者希望,打出樊笼第一关的“证非二十义”能够帮助全体人类无论东西认识清楚这个问题。

卡廷屠杀

卡廷屠杀

当然,人类也得吞下试验貌似进阶社会制度失败的苦果,永不放弃试验进阶社会制度的勇气,永不放松对于走上“奴役之路”的警惕。试验程序,尤其是认可程序的权重,一定要比试验本体为大。至此,十月革命缘何铸成大错终极原因已明,国人就得齐刷刷朝前看,不要老纠缠在痛苦回忆、悲情揭发、愤怒控诉之中——让其告一段落,而应仔细检出我们社会当中原先基于马学谬误建立起的各种法律条文、规章制度、百科学说、名词术语等等,加以肃清,先破后立;多思建设性事,乐观面对未来。钥匙找着了,还怕开不了锁?何愁脱不了困?

2017-11-04于香港上水唐公岭

开放2017-11-0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