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不向天水鞠躬

今天,我不向天水鞠躬。
有些人活着,却已经死去;而有些人死去,却依然活着。
而杨天水弟兄,正是这样虽死犹生精神不朽的圣徒。死亡不能拘禁他,他已经听从上帝的召唤,将来必与我们重聚天家。

杨天水才智超群,识见卓越。
他1961年4月12日生于江苏,1978年重开大学之际,才17岁的天水,就考入名牌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1982年毕业之后,先后从学从官,绝对是那个时代年轻的精英之士。不包括这次12年大牢尚未流传出来的诗文,他就写了数百篇诗文,包括小说,诗歌,政论,翻译,研究等各个方面,对许多重要问题都有超卓见识。在他从2000年到2005年自由的这几年,他很快就敏锐地察觉:维权运动对于书斋象牙塔中出生的中国民主运动不但伟大而且重大的意义,而这一重大价值,直到今天,大多数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依然模糊不清,似乎民主自由法治喊喊口号就能得到。于是他开始在文章交往中多次提出:维权与启蒙,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对于我为矫枉过正而提出的“维权就是最大的启蒙”,他也深以为然。

杨天水品德高贵,知行合一。
八九民运后他本已流亡香港,却又毅然回国组建中华民主同盟抗争;入狱十年中主动劝妻离婚,不忍牵累妻女,并特别感念妻子即使离异依然的相守与关爱;天水生活清苦,提倡俭以养德,凡认识者莫不感动敬佩;天水关爱同仁同胞,从物质到精神一以贯之爱护有加,单为张林赵昕等等就写了数十篇呼吁文章;天水洁身自爱,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就算是为了省钱与安全,被朋友安排了一次20元的澡堂,依然写文自律自戒;入狱后有人提出他为别人出卖,天水却信任同道不为所惑,坦然面对直言自己公开无秘,实为共党所忌。狱中几次获奖得金,他都不顾自己艰难与家人困苦,坚决要求把奖金转为帮助特别困难的同道兄弟,自己与亲人丝毫不留······这就是为什么零五年我刚获得自由,与妻子同回南京,清晨刚下火车不到二十分钟就接到他的约见短信,如此巧合之下依然对天水毫不怀疑的原因。

杨天水意志坚定,英勇无畏。
毕业工作后,天水就活跃在民间启蒙前线,很早就与李海先生结识;八九民运时,他也与南京高自联领袖程等过从甚密;八九之后,他从香港返回继续抗争,被判十年重刑,深陷龙潭而无悔;出狱之后游历南中国,所思所想无不是民权民生民族大业,他提出的民主互助基金会,今天也有周锋锁孙立勇等君建立坚守;由于他在各方面表现出来的卓越领导能量,在2004年5月28日和12月24日,他又被黄俄有司两次抓捕关押45天;我和天水见面时,特意向处于危险之中的天水提议一二三线轮岗制,劝他休息一段时间,以利持久作战。
可惜,天水虽然在【登山与民运】等文章中清楚体认民主事业的艰巨性,却提倡“危机中的中国社会亟需民主英雄主义”。他写道:“民运是一场艰难的登山,它注定要遇到比登山还要艰难的困境。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是义无返顾的登山者,必须利用任何能够利用的外部助力,征服任何阻碍和困难,朝着自己即定的目标奔去,坚定而不移!”
于是,他不避艰险,迎难而上,并在大陆民运人士中较早大力介入维权运动,为高智晟郭国汀等维权律师撰写了声援文章,终于在2005年平安夜时,再次被捕入狱。在开庭时,他拒绝回答中共公检法的问题,以决绝的态度捍卫了真民主英雄的尊严,并坚持不上诉,也不申请保外就医。直到他的家乡国保诱骗他四姐去劝天水申请保外就医就可以出来时,他才在家人劝勉下开始申请保外就医。没想到,中共却一次又一次地诡诈得逞。真等天水申请保外就医了,他们却非要置天水于死地。即便杨天水的病情是如此的恶化,他们依然不给天水治疗机会。直到天水刑期即将结束,直到天水已经神志不清,亲友不识,无法救治了,他们才假惺惺地表示:提前一天才检查出脑瘤,建议保外就医。而且,一点起码的人道责任都不负,直接就推给了四姐,逼着四姐卖房救弟。比之对刘晓波先生的全国权威医师会诊,国际专家会诊,恍如云泥之别,势利可见。当然,中共秀虽不一,目标结局却相同:扼杀的都是中华良知圣徒,扼杀的都是大陆民运领袖。

杨天水还是基督的精兵。
天水因亲友中有许多穆斯林,甚至一度到我的家乡云南昭通市的清真寺研习古兰经达三月之久。最终,他还是听从上帝的召唤,受洗归主做了基督的门徒。他写到:
“我们同时也感觉到,上帝召唤我们,不光要我们识破马列主义这样的推崇暴力和诡计的假先知式的邪说,更要我们修炼自己的品行。用博爱的力量去战胜暴政,需要漫长的历史时期和惨痛的巨大的牺牲。而要战胜自己心中的暴君——就是那些私欲和嫉妒的心理,很多时候不比战胜暴政简单。”
他在监狱中翻译了【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一书,并撰写了【圣经:最高的主义】,【听从上帝的召唤】等文章,深刻体认上帝的真实与爱的真理,并以之为中华民族的最高独一拯救。在日常生活中,他也通过身体力行神的教旨,背着自己的十字架,与主同行,通向了一条逐渐成圣的献祭之道。是啊,那美好的仗,天水已经打过。在主耶稣怀里,放下重担的天水,必得安息。

今天,我不向天水鞠躬。
但是,我必须向在座的每一位兄弟姊妹敬礼,我必须向海内外每一位反抗专制暴政的自由人权勇士敬礼!我必须向每一位自由人权勇士的亲朋好友敬礼,正是他们,实际担当了多少忧患与重担。

天水的亲朋好友无法来参加追思礼拜,我们就是他的亲朋好友!
天水的精神信念自有后来人前赴后继,我们就是他的同道战友!
无数活着的王天水,张天水,周天水,李天水,赵天水······终将看到,那专制暴政的万里长堤,在滔天巨浪的天水冲击下,轰然崩溃!

天水不死,精神不朽。

赵昕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九日杨天水追思礼拜上的主题发言。

杨天水追思礼拜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