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很多中国人都耳熟能详地听说过毛泽东的一句话:“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是中共阐述十月革命、马列主义和中国革命之间的关系的一套标准化的说辞。这里的“一声炮响”是指被布尔什维克控制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开炮轰击圣彼得堡的冬宫;“十月革命”是说1917年11月7日(儒略历10月25日)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武装力量向冬宫发起总攻,推翻了资产阶级的临时政府,建立了苏维埃政权。事实上,“一声炮响”和“十月革命”纯属子虚乌有,是列宁和《真理报》编造的谎言,后来斯大林编写的《联共(布)党史》进一步扩充了谎言。毛泽东和中共的这一套说辞源自于《联共(布)党史》。

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的历史学家重新审核当时的历史真相,认为“十月革命”不是事实,改称为“十月政变”。可是在中共十九大的政治报告中,习近平仍然在重复毛泽东的这句老话,真可谓是坚持政治谎言不动摇。其实这也很自然,中共继承了苏共的衣钵,编造了充满谎言的中共党史及中国近现代史;习近平继承了中共的衣钵,他本人就是一个撒谎造假的高手能手。

习近平没有当过一天研究生,居然可以搞到一个博士头衔;习近平有“晒书单”的嗜好,他访问俄、英、美、法等国时都会卖弄一番,声称自己读过俄、英、美、法的什么什么名著,他晒过的书单的长度达到令人吃惊的程度,凡是稍有点常识的人作一些简单的分析就会发现,习近平不可能读过那么多书,他完全是在说谎吹牛;2015年5月7日,习近平在《俄罗斯报》发表署名文章称:“毛岸英作为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坦克连指导员,转战千里,直至攻克柏林。”这是习近平瞎编的故事,毛岸英虽然参加过苏联红军,但从未参加过战斗,也不是什么坦克连指导员;文化大革命期间几千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毛泽东干的一件大坏事,习近平却说:“七年下乡对我的锻炼很大。”还吹嘘说,当年他扛200斤麦子走10里山路不换肩,真是吹牛吹破了天。对于习近平这样一个撒谎吹牛的高手,坚守他的鼻祖的“十月革命”政治谎言当然不足为奇。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100年前在俄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第一次世界大战破坏了俄国经济,激化了社会矛盾,1917年1月、2月寒冬,俄国经济崩溃,食物短缺,民不聊生。1917年3月8日(儒略历2月23日),13万圣彼得堡工人罢工和游行,示威者提出“反对战争”、“结束专政”等政治口号,二月革命爆发。第二天参加罢工示威的工人增加到20万,接着首都各大工厂举行有30万人参加的联合总罢工。3月10日,沙皇政府派军队镇压示威者,发生流血事件。部分军队发生哗变,倒向革命一边,攻击监狱和政府机构。3月15日,沙皇尼古拉二世宣布退位,成立临时政府接管俄国。临时政府的主要任务之一是主持俄国立宪会议的选举,选举产生立宪会议,建立正式政府,所以3月15日成立的政府称为临时政府。

当时俄国党派林立,政见分歧很大,各党派的力量都不是很强大,无法形成权力中心。所以临时政府没有什么权威,管理不了国家,也不组织俄国立宪会议选举。在几个月时间里临时政府变更了三次,在5月5日、8月6日和10月8日分别建立了第一次、第二次和第三次联合政府。第三次联合政府由社会革命党和社会民主工党孟什维克派联合组成。

1917年11月7日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派(列宁为领导人之一,以下简称布尔什维克)的一支武装小分队前往冬宫,到达冬宫以后,冬宫的卫兵就打开大门让武装小分队进去了,没有发生任何战斗,阿芙乐尔号巡洋舰也只是放了一声没有炮弹的空炮,布尔什维克就接管了临时政府。11月8日,召开了第二次全俄苏维埃大会,列宁在会上强调,推翻临时政府的主要理由之一就是临时政府不愿意立即选举并召开立宪会议,强调必须立即召开立宪会议,并强调立宪会议才是唯一有权决定国家问题的机构。列宁还明确表示即使布尔什维克在选举中失败,他们也将服从人民群众的选择。

这就是在11月7日发生的事情,显然这不是一次革命,俄罗斯的历史学家现在称其为“十月政变”。如果这算是一次政变,那么这样的政变在此前已经发生了三次,而且这次政变只是临时政府的执掌者从两个社会主义党派转变为另一个社会主义党派。这样的政变在历史上并不是很重要,而以后发生的事情却非常重要。

11月12日俄国举行立宪会议选举。选举结果共选出707名立宪会议代表,布尔什维克175名代表,占代表总数不到1/4,加上其盟友左派社会革命党40名代表,也只占代表总数的30%,而社会革命党主流派获得370个席位,超过半数。在选举中失败的布尔什维克背信弃义地在1918年1月5日发动政变,用武力解散立宪会议,开始了布尔什维克专政。所以历史的转折点并不是“十月政变”,而是发生在1918年1月5日的“一月政变”(按照儒略历,则称为“十二月政变”)。

布尔什维克接管临时政府以后,列宁要求捷尔任斯基创办一个可以“用非常手段同一切反革命分子作斗争的机构”。1917年12月20日,全俄肃反委员会(契卡)成立,捷尔任斯基任契卡主席。契卡是布尔什维克实行一党专政的屠杀机器,处决、关押和流放异议人士,镇压所有敢于提出抗议的士兵、社会主义党派,将富农和反抗的农民家庭押解到天寒地冻的森林里任由冻饿而死,杀害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人。契卡在1922年改组成国家政治保卫局(格别乌),1954年更名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在列宁以后的斯大林时代,展开了更加残酷的镇反屠杀运动,斯大林发动的“大清洗”运动,镇压、迫害、冻饿、酷刑、处决了几百万党政军职人员、知识分子和普通老百姓。

1918年1月15日,列宁建立了脱离军队国家化、由布尔什维克领导的红军。

布尔什维克专政的另一个特点是禁绝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实施报禁党禁,列宁下令查禁一切非布尔什维克的报刊杂志,建立世界上最严酷的书刊媒体检查制度。

布尔什维克专政就是列宁提倡的无产阶级专政,建立由党掌控的军队及契卡之类的专政机构、镇压反革命、肃清异议人士、残酷的屠杀、禁绝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实施报禁党禁等等,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具体内容。以后建立的各国红色政权都传承了这样的无产阶级专政。中共政权自称是人民民主专政,毛泽东本人就说过,人民民主专政实质上就是无产阶级专政,毛泽东还发明了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上亿中国人受到无产阶级专政的残酷迫害和虐杀。

共产革命的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但这只是在口头上空喊的口号而已,实际上各国共产党在建立了红色政权以后没有做过一件向共产主义过渡的事,它们所干的事全部都是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给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灾难。世界上已经有几个国家建立了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实际上这些受难者是无产阶级专政受难者,的的确确是无产阶级专政使他们受了难。

马克思在列宁之前就谈到了无产阶级专政,但是马克思所说的“无产阶级专政”和列宁所说的“无产阶级专政”是有区别的。

马克思认为无产阶级必须用革命手段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新的真正民主的国家政权;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也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工人革命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以后,为了镇压资产阶级的反抗,巩固政权,仍然需要无产阶级专政。但是在无产阶级的政权巩固了以后,在经济建设阶段是否还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呢?马克思当然不可能涉及这个问题,但是马克思曾多次谈到要防止国家和国家机关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谈到国家的消亡,可见马克思并不认为要把无产阶级专政一直坚持下去,他认为无产阶级专政应该逐渐消亡。

列宁发展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列宁认为:无产阶级专政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工具。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是一整个历史时代。只要这个时代没有结束,剥削者就必然存着复辟希望,并把这种希望变为复辟行动。被推翻的剥削者不曾料到自己会被推翻,所以他们在遭到第一次严重失败以后,就以十倍的努力、疯狂的热情、百倍增长的仇恨来拼命斗争,想恢复他们被夺去的“天堂”。为了镇压被推翻的剥削者的反抗,需要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还是无产阶级为反对旧社会的势力和传统而进行的顽强斗争,即流血的与不流血的,强力的与和平的,军事的与经济的,教育的与行政的斗争。

显然,列宁的思想不同于马克思的思想,他认为从苏维埃政权的建立直到实现共产主义,都需要无产阶级专政。这种不同来源于他们对无产阶级革命的不同见解。马克思认为无产阶级革命将在一切先进国家内或至少在多数先进国家内取得胜利,在无产阶级的政权巩固了以后,国家机器的镇压作用就渐渐地不需要了,国家应该逐渐地消亡。而列宁认为无产阶级革命将首先在一个国家内取得胜利,无产阶级在一个国家推翻了资产阶级的统治,夺取了政权,但是其他国家仍然是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在一个国家获胜的无产阶级必须继续与世界各国的资产阶级斗争,所以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

列宁的理论有一个根本性的缺点。从理论上来说,无产阶级专政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但在实际上,专政不可能由很多人来实施,专政是由国家机器,即由组成国家机器的少数人来实施的,所以专政在具体执行的时候总是由少数人实施的专政。如果国家机器长期地由某些人掌握,这些人就自认为是代表人民的,对他人实施专政是自己天经地义的职责。这时候马克思所担心的“国家和国家机关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这样的事情就发生了。历史事实也证明了,各社会主义国家的国家机器无一例外地都成了少数人专政的专制国家。

各社会主义国家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已经纷纷土崩瓦解了,现在只剩下中国等几个共产党政权还在苟延残喘,它们也是秋后的蚂蚱,没几天蹦跶的了。以下的系列文章将详细分析社会主义国家崩溃的原因及过程。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7年12月2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