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之说据说是中华“国粹”。有人说,风水是一人、一家、一族的天时地利人和的综合分析,结合人文、心理、环保,甚至电磁、核辐射诸多要素,成为一种多学科交叉的现代深层科学。也有人说,风水传承纯属迷信,是传统民间陋习在现代社会的残留。不论是科学还是迷信,反正在中国人文的范围内,都能接触到风水吉凶的传说,有时还多少有些应验或巧合。比如,我曾经走访台湾。到过台北的中正纪念堂和郊外的阳明山。少不得听到一些蒋氏家族的琐闻逸事。蒋介石是1975年去世的。因为心怀反攻大陆的遗恨,不肯在台湾落葬,于是遗体“暂厝”在台北城外的慈湖,有朝一日,反攻大陆,还想移灵柩归葬故土浙江奉化。可是中国人讲究的是”“入土为安”。不入土,家人子孙就不易安居乐业,安生立命。蒋经国重病缠身;甫推行民主,名望初升,却撒手人寰;接着蒋家的男性后代接二连三地或英年早逝,或丑闻缠身,最年轻的一代蒋友柏宣布不继承蒋家的政治理念,才活得潇洒了许多。

每年九月九都会有人说老毛。毛泽东的尸骸也没有入土为安。既违背了中共中央关于干部丧葬应该火化的倡议书(1956年4月,151名委员签署),也触动了民间关于风水的禁忌。关于毛家风水的议论,简直是说什么的都有。仔细看看,毛泽东当年尚未去世,他的长子刚上朝鲜前线竟遭美军炸死,次子智障无语,三子重病夭亡(一说走失多年)。前后三位夫人,一个遭枪杀(杨开慧),一个成疯癫(贺子珍),(毛死后)江青判死刑,缓刑后仍自杀。两名女儿身心皆不健康(在封建意识浓厚的中国大陆,她俩只要稍有能耐就有可能被抬举重用),李讷在解放军报社作恶多端,民愤极大)。唯独一名嫡孙毛新宇(毛岸青之子),竟是一名低智商宝货。虽借祖上庇荫(党政封建传统),获得博士、将军、研究员称号一大堆,终究掩不住笨伯的真实面目:谈军事专业他犯常识错误,拟文句他文理不通,写题词那破字像小学生,连毛泽东去世周年纪念的加减法都会算错。毛泽东的侄儿毛远新曾经是四人帮的疯狂打手,张志新烈士就是他领导的辽宁省委下令虐杀而死。这个毛家唯一智能健全的后裔婚后生下的女儿竟然是天生的聋哑人。民间早有因果报应的说法,毛氏家族为害中国数十年,难道真的应验了民间果报不爽的诅咒?幼儿何辜,似不应承受这样的天谴。毛的尸骸也传说面貌早已腐败骇人,纪念堂所陈列者不过是赝造的腊制品而已。诚然,民间的说法绝不可以当作所涉家庭成员们身心保健、临床诊断的科学依据;但是从社会心理和文化民俗学的角度分析却也不乏相当的社会科学价值。它反映了民间舆论对于历史人物的评价和判断。从《诗经》时代开始,中国的政治家和史学家就已经注意到民间舆论的重要参考价值,留下了“观风俗,知厚薄”的纪录。现代人岂可以完全置之不理?

这些还仅仅是关于毛氏家族的传闻。更有对于民生、国运的恶讯。世界上只有共产党统治过的国家热衷于保存党魁的遗体供草民们瞻仰。此外还有一个就是独裁国家伊朗的宗教领袖霍梅尼也被保存以供瞻仰。(台北的蒋介石不供直接瞻仰,仅为暂厝,留待移葬大陆;斯大林已经在非斯大林化时期移葬公墓)。这几个人物,列宁、斯大林、胡志明、毛泽东、金日成和金正日父子以及霍梅尼,无一例外生前都是残酷无比的独裁暴君。每个人的双手都沾满了人民的鲜血,却还偏偏要人民世代瞻仰他们的狰狞面目。其中中国共产党的僭妄尤为可恶,将毛的尸骸横陈在北京南北中轴线上,与天安门遥向对望。民间说法认为,京畿正道,南面而王,这是民族国家的“龙脉”之所在。天安门坐北朝南,毛泽东纪念堂原址实为民国中华门旧址(明清时代分别称大明门和大清门)。历代建都燕京的帝王,元人归葬蒙古高原,明代皇家或葬南京,或葬十三陵,清代王族或葬关外满族祖陵,或葬直隶皇陵。毛泽东何德何能,死后比任何其他帝王拥有更大的尊荣,尸压国怍之命脉?相比之下,列宁(斯大林)的陵寝在红场的西侧,克里姆林宫墙之外,胡志明的陵墓在河内市西城巴亭广场西厢,金日成父子的陵寝则在平壤东郊原办公楼旧址,(按大韩民族的民间说法,平壤本身就不是民族国家的首都,首尔(汉城)才是历代的正朔京畿),霍梅尼陵园虽未竣工,但是已定址兴建在德黑兰西郊新区。唯有毛泽东的尸身压在国家京都的中轴线上,从风水的角度推想,此公心术不正,阴气缠身,尸压国脉,民生难安,国运不祥。多年来果然道德失衡,人心秽乱。从历史和政治的社会科学方面推想,毛泽东创立政权,在位凡27年,既无外族武力侵犯,又无重大内乱造反,却给人民带来了数十次政治运动,文革浩劫重创民族经济与文化事业,非正常死亡人口超过历史上所有朝代的总和。这样的独夫暴君,值得人民腾出首都寸金之地的中心位置以为纪念吗?无论从天理,从人心立论,都不容毛泽东纪念堂经久滞留。俄国民众提议移出列宁尸骸的民意调查已经超出六成比例。列宁的塑像在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更加早已是人人喊打的众矢之的。归葬列宁遗体至其故乡总是早晚的事情。另外,中共中央长期秘而不宣的消息是,保藏陈年不腐尸身是一项高科技、高消费的国家支出,是全国纳税人肩膀上的沉重负担。年代越久,支出可能越高。撇开风水不论,人民也绝无必要承担这样的支出。纪念任何政治人物,不应重在他的肉身尸骸,而应重在他的思想言行。毛泽东的思想从“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到“枪杆子里出政权”,“七八年再来一次”地搞折腾,已经在国内外被反复证明是恐怖主义的思想,是祸国殃民的思想。越早将他的遗体归葬韶山冲越好。 当前韶山地方出现的个人崇拜式的乌烟瘴气也应当彻底扫除干净。

(2012 09 0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