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0月15日转载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中共党建专家李君如(原中央党校副校长)、贺新文(中国社科院研究室主任)等5人在接受中国新闻网采访时提出,“中国方案”在世界范围内对发展国家有借鉴意义。

所谓“中国方案”最早是中国外交部长王毅2013年在外交场合提到的,他说中国将为世界奉献更多的中国智慧,提供更多的“中国方案”。之后2014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德国演讲时也提到,将贡献完善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

那么,什么是“中国方案”呢?“中国方案”到底对发展国家有没有借鉴意义呢?它能否有完善全球治理的功效呢?笔者特根据李君如等人对“中国方案”所作的定义发表一些个人看法。

从报道看,李君如等对“中国方案”的定义含有几方面的内容。但核心是坚持党的领导、符合国情、顺应时代。于是本文先集中讨论这个问题。

所谓坚持党的领导,指的是中国的一切事情首先是发展的大事必须由中国共产党来领导、决策、指挥和实行,只有这样才能取得成功和进步。那么,中国的当代史和现实是否果真如此呢?我觉得并非如此。

这里只需提供一点就足以驳倒这种说法: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夺取全国政权,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后,大搞各种政治运动,并将所有生产资料公有化,对外则发动“抗美援朝”战争等等。结果呢?被公开屠杀和折磨致死的“敌对势力”,在朝鲜战场上丧命的军政战士,因经济崩溃而活活饿死的农民,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总计毁掉了近一亿中国人的生命。这是铁的事实,无可置疑。

这是坚持党的领导的好处还是罪恶?是符合中国国情、顺应时代的纲领还是违反中国国情、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人类罪呢?

我相信,除了权力狂、战争狂、杀人狂和疯子以外,不会再有人否认这种领导和纲领是绝对有害和有罪的。哪来的符合国情、顺应时代呢?

谁都知道,所谓“坚持党的领导”就是坚持中国的一切只能由共产党说了算,归根结底只能由党的领袖说了算。过去是毛泽东说了算,其他人说了都不算,谁想坚持说了算,谁就会被打倒,被整死。普通老百姓更是只能当听话的奴隶,哪有评说国事的权利!

正是这种一个人说了算才导致短短二十多年里中国人遭受了空前悲惨的大灾大难!因此,这种给中国人带来永世难忘的苦难记忆的“中国方案”还有什么理由要把它说成是人类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好经验,值得向世界推广,让发展国家学习和借鉴呢?不要说一切有良心和良知的中国人不会认同这一点,即使那些非常贫困落后的国家的人民,一旦看清了这种专制和极权主义的本质,也绝不会接受和实践这样的“方案”。

再说,“坚持党的领导”,实质上就是剥夺绝大多数中国人的自由。因为一切由党或党的领袖说了算,意味着大家都要听党的话,尤其是党的领袖的话,无须自己思考,发表意见,也不允许独立思考和发表意见,更不允许未经党的许可而随意行事和作为,否则,就以言论治罪。

如此这般不自由的“中国方案”,发展国家的国民会借鉴和接受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很多发展国家虽然尚处贫穷状态,但它的国民却相对地享有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和发展自由,特别享有选举和撤换政府的权利;在政治上他们都实行多党竞选制(尽管还不很完善)。这样的国民会甘愿抛弃自由而去接受不自由的中国方案中那种受奴役的地位吗?他们的政党敢于和能够像中国赵家人那样一统天下地去奴役自己的国民吗?答案绝对是否定的。例如在中国实施的“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于发展国家的国民绝对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它的民主制度本来就赋予国民选举和更换政府的权利,哪里还要“颠覆”呢?

所以李君如等人想将这样的“中国方案”向发展国家推广,只能是一厢情愿。也有人说,这样的“中国方案”只有朝鲜、古巴和越南三个国家能够接受。但朝鲜与中国赵家人本是同根生的兄弟,无所谓接受,而古巴和越南则正在抛弃一党专政的共产极权制,准备实行多党竞选制。可见,“中国方案”更不可能被发展国家借鉴和采纳了!

所以,只要实行多党竞选制和言论自由,那种一党专政的共产极权式的“中国方案”就绝无可能被发展国家借鉴和采纳。它只不过是某些中国政治人物和御用学者为了宣传而提出的一个虚幻概念而已。由此,我们也就明白了“中国方案”的鼓吹者避而不谈“方案”在政治上的专制和不自由,经济上对人的剥夺和掠夺这些最本质的东西的原因所在了。

所谓在中国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就能制定和实施“符合国情(中国国情)、顺应时代”的纲领。但当时中国国情是什么?时代是什么呢?

实际上,20世纪50年代初期起,世界发展的大潮仍然是发展和繁荣在私有制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经济,以及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民主自由制度和民主、自由、人权、公平、公正等普世价值。当时的中国正处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被奴役和落后的状态,需要大力发展资本主义经济,提倡民主、自由和人权等普世价值观。而1949年底,夺取全国政权的赵家人却机械地搬用俄国十月革命的老办法,在中国大搞无产阶级专政,彻底消灭私有制,实行全盘公有化的共产主义。为此,不惜利用武力和暴力,残忍地消灭一切所谓的旧势力和敌对势力达几千万人之众;由此导致经济大崩溃,活活饿死了3755万农民的大惨剧。短短27年的时间,总计有近一亿中国人无辜地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期,中国赵家人为了挽救自己的灭亡,才被迫放弃这一政策,转而求助于资本主义发展模式,部分融入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结果,连他们自己也未曾料到,中国一下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赵家人政权不仅没有垮掉,反而扬言要主导世界发展方向了。

人们由此可以看出,中国赵家人的前三十年统治,其纲领绝对不符合中国国情,不符合时代潮流,而是违反中国国情,逆世界潮流而动,后三十年则是为避免灭亡,无意识地采纳了资本主义发展模式,出乎意料地使自己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引领者。

由此可以断言,“中国方案”中所谓坚持党的领导,形成符合国情、顺应时代的纲领,不过是对那些不了解历史和现实的中国人尤其是教育水平低、信息严重缺失的下层人群的欺骗宣传而已。事实上,共产党人由于要坚守它的政治理想和信念,根本不可能尊重国情,顺应时代潮流,他们的本质就是要按自己的主观意愿,用自己的主观力量来改变任何客观世界。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就是他们的纲领。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人则用行动来实践这一纲领,但结果都失败了。

现在中国的某些政治人物、学者和媒体,包括某些外国的中共歌德派,喜欢用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来证明所谓只有“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才能有“符合国情、顺应时代”的纲领,才能取得伟大成就的论断的正确性。殊不知,这恰恰是为了避免共产党统治的崩溃,而不得不部分放弃那僵化的过时的政治理想和信念,半明半暗地融入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大潮,用半资本主义发展模式来挽救其被灭亡的命运。但他们不愿公开承认这一点,用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来掩盖”其不得不部分、背弃初衷的行为。

而中国赵家人只要不彻底放弃既有的政治理想和信念,完全融入世界发展大潮,最终还是无法挽救自己的灭亡。

中国赵家人至少必须改变两个根本理念,才能避免覆灭的命运:一是一党专政的极权主义政治统治;二是完全恢复私有制(并不消灭民主基础上的少量公有制)。

而这两条又是共产党人赖以生存的根本和根基,放弃它,就意味着共产党不存在了。所以,这又是绝无可能的事。于是,他们在19大上又提出所谓“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新纲领,新战略、新任务。强调在这个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不仅要充当领导者,还要领导一切,不仅不能取消公有制,还要强化公有制的主导地位,一切私有企业都得听命于党,为巩固和扩大国有企业服务。而且他们认为,只要这样,中国就一定能在本世纪中叶建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因此,他们正在加速让国有企业入股私营企业,在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建立党组织,旨在加强党对私营企业的政治和经济控制,一旦内外形势需要,不排除发动第二次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将内外私人资本完全国有化。

但是,历史和现实证明,所谓党领导一切,整体上是绝对桎息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的,不仅不利于社会的发展和进步,还会加深和加剧社会矛盾,最终摧毁共产党执政的社会基础。

而巩固和扩大国有企业,限制私有企业的发展,加强对私有企业的政治和经济控制,则只能促使资本外逃外流,桎息经济的发展,减缓民生的改善,进一步削弱共产党执政的合法基础。两者合二为一,最终必然导致共产党统治基础的崩塌,国家政治由极权主义转型为民主治理。

而这两点,在当今的中国,已经不是理论上的探索,而是日益明显的现实。中国经济连续五年来处于停滞和下滑状态,始终未能找到缓解之道。刚刚结束的执政党的19大,不仅没有提出新的解救之道,反而沿用党领导一切和国进民退的老方针老套路。这说明赵家人在经济、政治和社会发展上正陷入死胡同。因为党领导一切,经济上一大二公,正是毛泽东将中国带入破产和苦难的根本原因。

既然以“坚持党的领导”为核心的“中国方案”不是统治中国的良方,而是深渊,又怎么能希望发展国家还来借鉴和采用它呢?这不是欺人之谈又是什么?不是迫使人类社会倒退又是什么?

需要严肃而严厉指出的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多年所取得的巨大经济成就,是在非常特殊的政治经济背景和国际环境下,由中国人付出史无前例的牺牲(包括无数生命)换来的。

一是改革开放前夕,中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它的一切包括人、财、物、动产和不动产,全都掌握在赵家人手中。这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现象。

二是当时的中国约有10亿人口,无人有私有财产,他们全都是为政府打工,全都要听命于政府。这在人类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正是这两点,政府可以随时调动千军万马来发展经济,而对劳动者的反馈又完全取决于政府的施舍愿望,劳动者无发言权决定权。因此经济发展的人力成本极低。这在全世界也是独一无二的。

三是改革开放后,政府通过修改宪法,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私有财产权,允许有限地发展私营经济和私有企业。这一度极大地激发了一部分人改变命运,发家致富的积极性,从而促进了经济的发展。但这不意味着完全的市场经济,它只是共产党的权宜之计,随时可能改变。

四是为了挽救经济崩溃,赵家人不得不部分开放国门,允许外国资本包括港澳台资本大量涌入,才有力地促进了经济的发展。但这也是共产党的权宜之计,它的本质决定它随时可能改变。

没有这四条,中国经济绝不可能获得迅速恢复和发展。加上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才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这四条都是世界上任何发展国家所不具备的。

同时,中国人为此付出了非常巨大而沉痛的代价。而主要有四点:

一是赵家人是通过武力和暴力夺取全国政权的,不具有现代意义上民选政权的合法性。它只有不顾一切地强力发展经济来证明它的执政合法性,因而在经济发展中,造成诸多毁灭性的后果,主要是:1、生态环境被严重污染和破坏。中国的空气、水和土地几乎全被污染了。遗祸几代人的生存空间。中国现在是世界最大是肺病和癌症大国,发病率死亡率高居世界第一。

2、人力和自然资源遭到大规模浪费和毁灭。各种矿难和交通事故等居世界第一,仅尘肺病人就达五六千万之多,有说超一亿人。而这是最折磨人最令人痛苦的病。最终都得死去,造成难以计数的苦难家庭。

3、中国经济本质上是一种权力经济,一切经济事务都在各种大小权力掌控中,造成天然的官员贪腐土壤,使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贪腐之国,世界上财富分配既不公平均衡和贫富差别最大的国家。0.4%的家庭占有中国财富的70%。有的家庭财富高达万亿,几十万亿元,有的则贫无立锥之地,有病等死。

4、为了让经济高速发展来应对执政合法性,中国自上而下形成了 一切向钱看,一切为了赚钱,导致整体道德败坏,人性人伦丧尽,假冒伪劣坑蒙拐骗,无所不在。人们几乎对任何人都不敢相信,对任何东西都不敢大胆买和吃。这也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有人经过精心调研和分析得出结论: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巨大成果要远远低于中国人所付出的巨大痛苦和牺牲。

由此人们不得不问:如此“中国方案”能够适用于发展国家的发展吗?能够为域外国家的人民造福吗?这些国家会接受“中国方案”吗?我认为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当然也不排除某些发展国家的统治集团为了私利,为了巴结赵家人,而强行在本国推行“中国方案”。但可以断言,这样的国家和人民必然要遭遇中国人那种惨痛结局,从而更易导致其统治的垮台。

李君如等人在访谈中最后强调,中共19大不仅会提出有利于解决中共自身问题的改革和发展议程,也有助于为破解人类面对的共同难题提供更好的“中国方案”。现在19大已经结束,并未见到对中国的改革和发展提出新方案,有的只是重复毛泽东时期的老套路:党领导一切,加强政治、经济、文化、思想的控制和国进民退的经济路线。它连旧瓶加新酒都不如。

所谓破解人类面对的共同难题,而提供更好的“中国方案”,更属纸上谈兵,空空如也!什么是人类共同面对的难题,中国方案如何破解只字未提。

中国最高领导人经常提及要为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作最大奉献。但什么叫人类命运共同体,并未有具体定义,这就使人摸不着头脑!我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根本立足点是私有制为基础的自由平等的发展,维护人的权利和尊严的民主、自由、平等、博爱、人权的普世价值,离开这两点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毫无意义和价值的虚幻概念,纯属欺人之谈。

这一点被用来骗封闭的中国社会也许有短期之效,但要想在世界范围内骗人则是绝对无效的。

中国是一党专政的极权社会,一言堂的社会,信息相当封闭的社会,非常不自由的社会,随时有遭权力取缔和镇压的社会,权力监控无所不在的社会,国家恐怖主义统治的社会,恐惧无所不在的社会。这样的社会怎么能同各国人民建立命运共同体?这样的国家政权这么能负起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责任?

我劝某些国人还是收起你们宣扬推广“中国方案”那一套吧!在国内可以短暂玩一下自欺欺人的把戏,在国外恐怕就没有多少人聆听和领教了,反而会招致嘲弄!

2017.12.6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2018

By editor